笔趣库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二卷 圣泉皇朝 第四百二十九章 名侦探陆希(下)
    所有人都不敢动弹了。

    两个风神守卫,认真动起手来一分钟之内就可以把甲板上所有的人全灭。识货的自然知道那两个风元素生物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不识货至少也能从那气焰冲天的压迫感上感觉到恐惧。更重要的是,当安德莉尔少校露出了犀利仿佛剑刃一般的笑容时,便再没有人怀疑她的决断了。

    如果稍有异动,真的可能会死啊……

    “学,学姐?”就算是赛希琉,也不由得被安德莉尔的举动吓了一跳,但陪着陆希下过无数副本身经百战的她随即便很快反应了过来,她抽出法杖,也当机立断地释放出了两个傀儡,迅速进入了警戒状态。

    “大家,配合愉快。”陆希向两位美女魔法师的方向吹了一个口哨,接着才用同情的眼神看了看普郎克船长:“别在意,我的船长先生。你的确不是亡灵们的内线,否则,作为北极星号的船长,您有无数次机会无声无息地把这艘船弄沉,即便是圣明烛照如本人,也只能在睡梦中享受一下自由落体的快感了。”

    最重要的是,系统酱倒是没有从您老的跟脚上照出什么可以的地方来。

    普朗克船长刚刚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便听到陆希说:“当然了,也正是因此才让我确定了,对方一定就是冲着我们这艘北极星号来。我刚才也说过了,敌人既然早早就潜入了绿松石号,那么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工夫破坏船体呢?结果还留下了那么多手尾和幸存者。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想办法直接攻击绿松石号的蒂斯鲁核。我们都知道,那玩意的自毁机关是非常敏感的,很容易就会遭到外力的冲击而爆发……如此一来,整艘船都将失去浮空的动力坠入茫茫云海,连带着数万吨货物和上百名船员消失不见,死无对证。联邦就算是要查也得花上三五个月的,这岂不完美?”

    说到这里,陆希看了看提艾托鲁:“当然,你这种能力的高位血族,应该可以随时伸出两只蝙蝠翅膀来。即便是船只毁灭了。想要打开翅膀逃走应该也是很简单的吧?”

    也许是自己说的很有道理。总之对方是无言以对的,陆希倒也没有追问。他听到了甲板后方楼梯口传来的一阵喧哗声,以及一阵很熟悉的脚步声。

    这个时候的莉姆,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上了全副的武装。不但套着那套贴身乌黑皮鳞甲。背后和腰间还带着四柄剑。看着郑重其事的样子,估计是再来上一头蛇魔将军大打一场都没有问题了。不过,我们的三无洋娃娃四刀流剑豪此时却是气不喘脸不红。简直连热身运动时候都没有做完似的。

    莉姆的身后跟着同样也是全副武装的布尔。已经快要成年了的牛头人此时已经长成了将近2米半的超级巨汉,身躯强健得仿佛一尊铁塔似的,他的两只大手则一边一个地拎着两个垂头丧气奄奄一息的人,就像是提这两只待宰杀的小鸡似的。

    “少爷,我们回来了。”布尔粗声粗气地向陆希行了个礼。

    “辛苦了。”陆希偏过了头,用眼神向牛头人扈从示意。后者虽然脑子一直不大好,但好歹也是跟了陆希好几年的“老人”了,当下便了然地点头,然后将手中的两个俘虏用近乎于砸的动作“扔”到了地上。

    “这,这是?”普朗克船长盯着被砸到了甲板上的两个人,顿时便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看了看恶形恶状的布尔,又迟疑地看了看站在一旁似乎“人畜无害”的莉姆,小心翼翼地道:“小姑娘,你这是……”

    “敌人。”既然是三无洋娃娃,就自然也以非常洋娃娃的方式作出回答了。

    “可是,可是……这是我的二副兼导航员拉格啊。”他看了看其中一个人,又看了看另外一个:“这个,这不是绿松石号的水手长努尔先生吗?他不也是您们救下来的幸存者之一吗?”

    “作为一艘普通运输船的水手长,懂得一点剑术倒不奇怪,所以拥有剑客的职业也不奇怪,但如果是一个白银级的剑术高手就有点奇怪了。”陆希看了看那个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看上去肋骨和手骨都被打折了好几根,这家伙也正是当时陆希他们接近船舱时问出逗逼问题的逗逼男:“另外,这个剑术高手却完全是一副没见过世面被吓破了胆的淳朴老百姓的样子,那就不能叫奇怪,而分明便是有妖气了。”

    说到这里,陆希停顿了一下,“平静”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他觉得自己的目光应该是非常淡定毫无杀伤力的,却偏偏让在场众人,甭管有鬼没鬼,一个个都不由得低下了头,仿佛是在被威严的训导主任眼神压迫的熊孩子似的。

    看见此景,陆希很是得意洋洋地暗爽了几分钟,然后,他摸出了怀中的星盘,道:“当然了,通过星盘我们就知道了,绿松石号被毁灭的位置是奥尔索空域的边缘,正好处于联邦常用的运输船航运轨道上。不过如果我没记错,北极星号是客货两用船,而且还有为上等人们准备的头等舱。为了让哄这些贵客开心,它走的向来都是游轮的航线,据说一路上还会经过几处特别有名的景点。那么……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恰到好处地正好出现在绿松石号的毁灭现场呢?普郎克船长,您是不是需要和您的导航员好好沟通一下?当然,堂堂星空航运的金牌运输船,其导航员和二副竟然会是一个新晋的亡灵巫师,我相信,过不了多久贵公司一定会收到联邦政府的诘问吧。”

    船长微微一怔,但随即便如同霜打了蔫了吧唧的茄子一样萎靡了下去。再也说不出话来。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余力去想为什么陆希会知道水手长努尔和二副拉格的身份了。而自己就算是将责任摘得再赶紧,一个领导责任和渎职的罪名也总是跑不掉的,最保守的结果也是完全丢掉商船船长这么一份体面而收入丰厚的职业。

    ……要不,到坠星海去投靠我们家的远方堂弟?

    且不提普朗克船长心里正在转动什么样的念头,陆希慢吞吞地将手放在了黑蔷薇上,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他像模像样地判断了一下奥尔伽和提艾托鲁之间的身体位置,又估算了一下今晚的风力和风向,然后露出笑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陆希这套动作做得一点都不隐蔽,似乎是一开始就准备让对方看清楚似的。果然。他用变化过的巨手一边继续拽着奥尔伽。一边缓缓地挪动身体,似乎是准备往船头的方向移动。

    “唷,这就准备走了?就不准备留下来喝杯茶什么的?”陆希已经摸出了黑蔷薇,开始慢条斯理地上子弹。

    “嘿。既然一切都已经被您识破了。我留下来也是自取其辱。总而言之。我是失败了,败得非常彻底,但好在并不是输完了所有的筹码。”提艾托鲁冷冷地道:“就请您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不会伤害他,但只希望你们就这样停船三天,也不要试图来追捕我。三天之后,我自然会把这位小姐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以我月下贵族的荣誉和家名起誓。”

    “吸血鬼的誓言啊……只要不是卡赞那老僵尸扶持起来的**丝组成的新晋家族,老派贵族的誓言在大多数时候倒是比人类要可信一些。”陆希沉吟道。

    “那么,您是赞同了?”提艾托鲁用急切的语气道,这个时候,他已经退到了前甲板,离视野开阔的船头也就不过二三十米的距离了,倒是一个特别适合吸血鬼暂开翅膀冲刺腾空的助跑距离。

    草食系的大小姐不断地摇头,向陆希露出了无助的表情;那位被陆希吓得几乎不敢说话的紫菜头也向前走了两步,看了看陆希,又看了看安德莉尔,面对后者的眼神近乎于是哀求。这么一个随时让无数**丝屁民欲仙欲死欲哭无泪的豪门公子哥,一旦完全失去了威权,却比那些经历过了无数磨难和艰辛的一般民众更显得无力。

    “抱歉,我还是要拒绝!”陆希用非常悲哀的语气回答道。

    你特么又在逗我?吸血鬼伪正太再一次用传神的表情表达了自己的意图,而陆希则无奈地摊开了手:“话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第一,你手里面那位姑娘,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正的苦主家属……哦,就是那边那个摆出一脸‘大爷我给你跪了’的表情的格调很低的紫菜头,那才是正主儿好不好。第二,我只是因为你那么寂寞想和我这个安安静静打酱油的美男子聊聊天,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这才站出来和你扯上几句的。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才是在场的最高负责人呢?第三,我只是上尉,那边那位漂亮又危险的姐姐是安德莉尔少校,她的命令才是第一优先的。不如你再和她谈谈?看看人家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这个时候,对方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是“你特么居然还在逗我了”,而是一种完全被践踏了智商和人格的愤怒,苍白的脸上竟然白中开始透着青紫,嘴角也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对于血族,尤其是血族的贵族这样一个得瑟程度不亚于高等精灵的群体来说,如此不优雅的表现已经算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证明了。

    当然,哪怕是对方“整个人都被灌满了”,也已经不关陆希的事了。他在众人近乎惊慌乃至于惊悚的表情中,举起了黑蔷薇瞄准了两人,用坚定的动作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啊?住,住手啊!再怎么也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赛希琉抱着脑袋,发出了一声惊呼。

    她是知道黑蔷薇的威力的,在这种距离上如果命中了奥尔伽,子弹一定会撕开她那单薄脆弱的身体,去势不减地击中身后的挟持者。当然,猝不及防的敌人一定会受到重创,但当人质的大小姐,以她那普通人甚至还偏瘦弱的体质,子弹无论是击中她身体的哪一个部位,都只会有一个结果……

    你,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把奥尔伽小姐和那个吸血鬼一次性干掉算了?赛希琉觉得,以陆希的人品,这么丧心病狂的事也并不是一点都做不出来的。

    可无论如何,喊话的速度是不可能跟上子弹的,在赛希琉还没有发出声音的时候,子弹便已经从枪膛中呼啸而出,螺旋形的冲击波甚至将目标脸上绽露的惊悚和绝望的表情都吹得变形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嘛,今天还是二更一下,这是第一更求票票( 天国的水晶宫 http://www.biqukuxs.com/0_180/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