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659章 完败
    池妩仸此言一出,季道翩表情猛的一僵,众蚀月者亦是神色骤变。

    在北神域,蚀月者、阎魔、魔女皆是层面仅次于神帝的存在。他们只会被诸世万生远远仰望,触犯他们,便等同触犯天威。

    而稍有资格俯视他们的,唯有北域三帝而已。

    若非此言是出自魔后之口,敢如此妄言者,必已横尸当场。

    焚月神帝笑意尽敛,微微皱眉:“魔后此话何解?莫非……是觉得本王这义子资质平庸?”

    “哦?”池妩仸却是一脸更为疑惑的神情,反问道:“焚月神帝之意,难道竟是觉得此子资质尚可?莫非,这些年焚月神帝不光将身子,连脑子都耗空到女人身上了吗?”

    “哈哈哈哈哈!”

    被池妩仸已是近乎羞辱的嘲讽,焚月神帝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他感觉得到池妩仸大概是在故意激怒他,所以……他偏偏就是不怒。

    “多年不见,魔后竟变得如此爱说笑。”焚月神帝上身后仰,目光有意无意的瞟了静默于池妩仸身后的魔女蝉衣一眼:

    “魔后魔威齐天,怕是这世间无人能真正入你之眼。不过……道翩接受焚月神力的时间,与你新收的第九魔女倒是相近。可这修为,却要略高上半筹。”

    “若道翩的资质尚属平庸,那魔后麾下的魔女,岂不是更难入目?魔后此言,莫非是有意自嘲么?”

    焚月神帝无恼无怒的一番言语,顿时狠狠泄去众蚀月者心中之气,看向池妩仸的目光,顿少了几分敬畏,多了几分嘲讽。

    传闻劫魂魔后可怕如妖,无人不惧。如今亲见,却是为了嘲讽他人而搬石砸脚。

    不过如此。

    池妩仸淡淡而笑:“若论说笑,本后在焚月神帝面前可是甘拜下风。资质与修为,又有何干?本后的蝉衣虽不敢说天资无双,但也远非你新收的这个外姓小儿可比。”

    焚月神帝还未开口,季道翩已是猛的抬眸,道:“魔后殿下,晚辈敬你为前辈,不敢失礼。但,身为蚀月者,纵你为魔后,亦不可恶意辱踏!”

    身为蚀月者,身处焚月王城,纵面对魔后,他亦有铮然以对的资格。

    池妩仸媚眸轻转,唇角倾出一抹讥讽:“恶意辱踏?凭你也配?”

    “蝉衣。”她忽然下令,徐徐道:“这是你第一次踏足焚月界。既然来了,那就顺便和这新晋蚀月者切磋一下,指教指教他什么叫‘资质’!”

    “是,主人。”

    蝉衣领命站出,立于季道翩之前。

    大殿空气微凝,所有目光都变得格外惊异。

    在场的七蚀月者,除季道翩外,皆为九级神主。他们一眼看出,这个新晋魔女的玄力修为是神主境八级中期,而季道翩则是神主境八级后期。

    虽同为八级神主,但到了神主后期这等境界,半个小境界之差是几乎不可能跨越的。

    而蚀月者与魔女作为同等层面的存在,所修魔功亦难分高下。因此,“几乎”二字都可略去。黑暗玄气的强度,便可直接判别强弱胜败。

    因此,若当真交手,魔女蝉衣根本不会有胜的可能……又谈何指教。

    这魔后……是疯了,还是在刻意找茬?

    锵!

    未等季道翩应答,南凰蝉衣已是金剑出鞘,身上黑雾弥漫,魔威尽释:“请指教!”

    剑已出鞘,焚月已是不得不应,且也没理由不应。季道翩眼睛眯了眯,目光转向焚月神帝。

    焚月神帝起身,道:“好。既然魔后有此兴致,道翩,你便与这位资质卓然的第九魔女切磋一番。”

    “是,父王!”

    轻哼一声,季道翩手臂一横,一把黑色巨戟斜空而现,澎湃的黑暗气浪顿时引得大殿动荡,更在短短一息之间,生生将蝉衣的气场噬灭大半。

    焚道藏与另一蚀月者离席飞出,一个隔绝结界快速形成,将大殿一分为二。

    “既是切磋,点到为止即可。”焚月神帝面带微笑,但心中却毫不轻松。

    他反复确认过魔女蝉衣的气息,的确是神主八级中境无疑。而他对季道翩的实力更是了如指掌。当真交手,季道翩没有败的可能。

    但,他所认知的魔后,可绝对不会做出明明不敌还主动送丑的事。

    那么,就剩下唯一的可能。

    借机发作!

    季道翩显然已被激怒,他恼怒之下,会释放全力,以最快速度战胜第九魔女,来打魔后的脸。但如此之下,第九魔女很可能受创。

    池妩仸便可趁此发作!

    一念至此,焚月神帝向季道翩凝魂传音:“切记,不可伤她!”

    千叶影儿冷目瞥了焚月神帝一眼……神帝,当世最高层面的存在,真正的俯视万生,真正的无敌无忌。这等局面,若换做其他神帝,定是狂肆大笑,顺势横压嘲讽。

    然而,这个明明占据局面绝对优势的焚月神帝,眼神中竟满是慎重和犹疑。

    简直是神帝之耻。

    不过……

    能为神帝者,又怎可能是简单人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和处世之道,神帝亦是如此。若连神帝这等存在都敢小视,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千叶影儿目光收回的刹那,她猛然感觉到一抹寒芒从自己的身上瞬掠而过。

    那一瞬间的黑暗威凌,让千叶影儿眉角猝然一沉。

    虽然只有极其短暂的一瞬间,却让千叶影儿清楚的感受到,这焚月神帝的实力,绝对要超过星绝空和当年的月无涯……甚至,比之宙虚子亦不遑多让。

    结界之中,季道翩动了。

    他没有繁琐的客套礼让,巨戟挥舞的刹那如出渊之龙,暴释出黑暗的魔辉,瞬间将结界内的世界完全充斥。

    纵是结界之外,都猛然罩下沉重如天覆的重压。

    他是历史上年纪最小的蚀月者,是焚月神帝第一个破例而收的义子,本就有着强大的尊严和骄傲。

    在焚月神帝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一个实力明显弱于她的劫魂魔女,他岂能败!

    蝉衣秀眉微蹙,腰肢轻扭,手中之剑掠着金影点出,碰撞于迎面砸来的巨戟之上。

    轰隆!

    结界之上涟漪四起,久久激荡。

    不可跨越的境界差距,同等层面的魔遗之力与魔功,力量对撞之下的结果显而易见,蝉衣如风中之蝶,远远翻飞而去,巨戟的余力被她的魔女领域层层吸收抵御,身体亦快速平衡。

    但,第一个照面,她已直接落于绝对的被动。

    季道翩已带着黑暗魔光迅疾扑上,巨戟在他手中生生弯曲成一轮残月,然后带着恐怖巨力,如鞭子一般抽向蝉衣那宛如弱柳的腰肢。

    轰隆!

    轰隆!

    轰隆!!

    神主之战,隔着结界都能感受到那堪称毁天灭地的威势。

    而战局,从一开始便已注定。修为弱势的魔女蝉衣最初还能稍做回击,但时间一久,她劣势尽现,在季道翩大开大阖的巨戟之下再无还手之力,皆为守势。

    随着魔女领域被步步摧灭收缩,就连守势,也逐渐临近崩溃。

    “呵呵呵,”焚月神帝长笑一声,道:“魔后想为本王展现的‘资质’,本王已经见识到了,便到此为止如何?”

    如此的见好就收,若非足够了解焚月神帝,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温雅随和,胸襟广博,与人为善,不喜争斗之人。

    池妩仸淡淡一笑,悠然道:“焚月神帝这话,似乎说的有些太早了。”

    池妩仸话音刚落,结界中战局陡变。

    被压制得节节败退,连魔女领域都即将溃散的蝉衣竟忽然强行转守为攻,周身领域之力瞬间聚拢身前,直迎季道翩的毁灭巨戟。

    这般举动,似是彻底崩溃前的强行反扑,殿中众人已可以预见接下来魔女蝉衣重创横飞的画面……

    唯有焚月神帝目光猛的一凝。

    因为魔女蝉衣将领域之力拢合的速度,快的根本不同寻常。

    轰!

    神主之力正面激撞,魔女蝉衣上身后仰,身形暴退……力量被击溃,本该是周身玄气大乱乃至短暂失控。

    但,她身形微稳,身上竟再次耀起黑暗玄光,身前快速绽开一朵黑暗之莲,直覆迎面追击的季道翩。

    这超出黑暗常理的一幕,反倒让上一个瞬间还占据绝对优势的季道翩措手不及。

    他虽惊不乱,身势未止,巨戟横挥,将黑暗之莲直接轰散……但亦在这时,他的瞳孔猛的一缩。

    魔女蝉衣的身影依旧在后退之中,但她玉掌所向,竟是三朵黑莲绽放迎面轰至,每一朵黑莲,都释放着丝毫不弱于前的黑暗气息。

    “??!”身为承载焚月神力,有着最高黑暗认知的蚀月者,季道翩竟在这激战之中,生生愣了一下。

    大殿之中,众蚀月者全部面色骤变,而焚月神帝……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向前迈了半步。

    相比季道翩,他们看得更为清楚,魔女蝉衣在力量溃败,身体失衡的状态下,不过抬手之间,竟连凝三朵黑暗之莲!

    黑暗巨戟横刺而出,瞬间魔光滔天,如咆哮的恶龙,将三朵黑莲快速刺穿,散开无数的黑暗碎片。

    黑莲崩裂的同时,巨戟上的魔光亦暗淡大半,而就在这时,魔女蝉衣已是直逼而至,剑上黑芒夹杂着道道金纹,骤刺季道翩。

    砰!

    剑戟相撞,黑星漫天,而这一次,后力未继的季道翩全身剧震,身形暴退,脸色亦出现了刹那的愕然。

    但,他还没来得及缓半口气,剑芒已再次直掠身前。明明是紧随而至,但威势比之先前,居然没有丝毫的减弱!

    魔女蝉衣左手挥剑,右手凝莲,一剑震开季道翩的巨戟,黑暗之莲重轰其身,让他的护身领域剧烈凹陷,脸上也出现了一瞬间的狰狞。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魔女蝉衣那诡异无比的变化并非昙花一现,反而愈来愈烈,她出剑极快,宛若狂风暴雨。而这本非什么奇特之处……

    而根本不合常理的是,她每一剑所携的黑暗之力,竟都霸道之极,没有因骤雨般的攻击而渐衰。甚至,随着她的攻击,之前消弭的魔女领域亦缓慢铺开,越来越大,将季道翩不断收缩的领域层层压制。

    六蚀月者全部站起,神色各异。焚月神帝亦再无法掩饰脸上的惊容。

    黑暗玄力是威力强大,但难以驾驭的凶兽,这是北神域存在至今的基本常识。

    但,在魔女蝉衣的身上,黑暗玄力竟如流水一般温顺,凝聚、释放、收势的速度之快,都到了一种让他这个北域神DìDū无法理解……甚至惊栗的地步。

    他忽然侧目,看向池妩仸和云澈,却发现他们的气息没有丝毫动荡,仿佛这一切,是再正常普通不过的事。

    战场之中,季道翩节节败退,而魔女蝉衣的攻势却连绵不绝,如水银泻地。季道翩上口气还未缓过来,魔女蝉衣又一轮的黑暗之力便已猛攻而下。

    锵!

    一声沉闷的撞击,季道翩麻木的右臂被蝉衣一剑狠狠震开,终于彻底失去了知觉,黑暗巨戟脱手飞出,她的另一只手强行穿破季道翩已摇摇欲坠的护身领域,黑暗之莲在他胸口无情爆开。

    轰隆!

    巨响声中,季道翩的护身领域瞬间千疮百孔,他身体倒飞而去,后背重重砸在结界之上,落地之时轻微摇晃,然后稳稳站住……死死吞下了涌上喉头的逆血。

    只是,他表现的再刚硬笃定,那脱手的黑暗巨戟和明显带着一分惨白的脸色,都清清楚楚的彰显着他的败相。

    而且……几乎可称之为惨败。

    魔女蝉衣收剑转身,未见她有什么动作,那本是汹涌澎湃的魔女之力在转瞬间消散无踪。

    这一幕,再次让一双双瞳孔久久动荡。

    季道翩定定的站在那里,他努力保持眼神的傲然和神色的刚毅,但他的目光却在恍惚,似乎根本不敢相信,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败了……

    身为蚀月者的自己,败给了修为境界根本不如自己的劫魂魔女!

    “这……是?”焚月神帝缓缓转目,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以他神帝之尊都无法完全压下的震惊。

    “何为资质,焚月神帝看清了吗?”

    池妩仸手持玉盏,雪白的纤指竟比魔晶打造的玉盏都要精致莹润:“被女人榨空身子也就罢了,可别连脑子都给掏空了。”

    ————————

    【季道翩战力10,输出功率2,魔女蝉衣战力9,输出功率,貌似都可以吊锤。】

    【上面的数据并不是为了表现云澈的黑暗永劫多厉害,重点是【季道翩】的下场[]~( ̄▽ ̄)~*】( 逆天邪神 http://www.biqukuxs.com/0_627/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