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正文 第1878节 赛义夫帕夏
    赛义夫首先有礼貌地向戴先生致敬:“戴大人,您好!”

    然后坐下来,再来句“谢坐!”

    侍卫为赛义夫送上茶水,他呷上一口,舒服极了。

    这是好茶,俘虏营里喝的尽是茶梗和茶渣泡的劣茶。

    赛义夫知道中国人的习性,就对戴先生说声:“谢谢戴大人的好茶!”

    貌似戴先生很健谈,或者是有很多时间,他与赛义夫讨论起赛义夫的情况,是的,赛义夫是土生土长的马腊什城人氏,十五岁入伍,已经从军三十余年,家里人因遭遇瘟疫都死光光了,这是他作的交代材料上有的。

    “你是爱芬迪,负责马腊什城的城防军?”戴先生问道。

    “是的,我负责马腊什城的防务。”赛义夫承认道。

    “你从军三十多年,都做不到贝伊?”戴先生询问道。

    “贝伊是生出来的,能够做到爱芬迪,我已经尽力了!”赛义夫他的意思很明白,意思是投了个好胎才能做得到贝伊。

    “你这话不对!”戴先生不由地笑了,他告诉赛义夫有关东南军诸将领的出身,除了少量是前明军官出身,绝大部分将领的出身都不好,来自海贼军和山贼军的居多。

    就拿戴先生自己来说,他在东南军是“始祖”,靠的是自己的打拼,没有父荫。

    “遇上了开国皇帝,是你们的福气啊!”赛义夫叹息道。

    “你知道得倒是不少啊!”戴先生道。

    “如果不是开国皇帝,一般的皇帝哪有如此的进攻能力,我对我们奥斯曼人是有信心的!”赛义夫落落大方地道。

    戴先生提起了先前包头佬的败迹,并说到了中国的类似战史,也就是三国时的失街亭,他把这个历史典故娓娓道来,赛义夫听得津津有味,摇头道:“贵军早有战例,我军败得不冤。”

    “当道不设寨阻敌,军皆屯于山上,易被敌人包围,就象我们的街亭,你们之前那个布尔汗帕夏组织的防守!”戴先生说道。

    “你们拥有乌尔班大炮,这炮连君士坦丁堡的城墙都能够打垮的,建寨哪堪你们的重炮轰击,布尔汗帕夏只能在山上屯驻了,也是迫不得已的。”赛义夫油然道。

    “如果给你指挥,你会怎么样?”戴先生问道。

    “给我指挥的话。”赛义夫不假思索地道:“我不会屯积军队在山上阻挡你们,我会派游骑兵对你们进行袭拢,然后我军守城,加强城防以抵抗贵军的进攻!”

    “但是要你在道路上阻截我军前进,以为后方争取时间,你会怎么做?”戴先生问,盯着赛义夫问道:“你会放弃道路,上山防御吗?”

    “肯定不会!”赛义夫说他会当道立寨阻敌,加上山上的屯军,互为犄角,以抗入侵。

    “你不怕重炮吗?”戴先生好奇地问道。

    “当然怕!”赛义夫首先承认他怕,然后他说起了他对付重炮的方法,即加强纵深,节节阻挡。

    两人说得入巷,戴先生取出一张地图,与他纸上谈兵。

    他们热烈地讨论,浑忘记了戴先生是东南军的大人物,四星上将,而赛义夫是个阶下囚。

    最终得出结论,中国人会赢,但不容易赢,因为赛义夫会使出种种手段,阻截住中国人的进军,中国人不得不付出代价后才能完成进军的任务。

    “你有帕夏之才啊!”戴先生感慨地道:“幸亏掌军的是布尔汗帕夏而不是赛义夫帕夏!我军之幸也!”

    试探地问赛义夫道:“你想做帕夏吗?”

    赛义夫点头道:“想!”

    戴先生提道一个尖锐的问题道:“你为什么投降,我遇到的各个城镇守军,中高级将领都是战死的,没有一个人投降,你是第一个投降的,是不是怕死?”

    赛义夫坦然道:“怕死是肯定的,我承认我怕死,但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尽力而为,我的所作所为对得起奥斯曼帝国!”

    他提出好建议不被采纳,布尔汗帕夏还两次驱使他去送死,赛义夫认为他投降是问心无愧。

    “好,好!”戴先生含笑道,然后与他再闲聊几句后,即行送客。

    戴先生自然是戴维先生,他回去见了颜常武,把他与赛义夫的见面情况作了汇报,认为可以用他作为突破口,起千金市马的作用。

    这对君臣都是老奸巨滑之辈,哪还不知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现在包头佬抵抗得很厉害,中高级军官都是战死,虽说两君臣口口声声说不怕,草长得越密,割得越快,但要是包头佬投降,连割都不用去割,岂不美哉!

    颜常武信任戴维先生,乃授权他去负责此事。

    于是戴维先生再临战俘营,召见赛义夫,向他表明身份,问他可愿为中国人效力否?

    在得到了尊重他宗教信仰的承诺后,赛义夫同意加入东南军,为中国人效力!

    赛义夫出面召集旧部,得三百六十一员同意加入东南军。

    不同意者---那些新降的包头佬马上见识到中国人的雷霆手段,不同意者全被卖掉,一个不留,战俘营就此取消!

    然后举行了隆重的授职仪式,颜常武亲自出席,还有诸多的东南军高官,以及三千军士和驱赶来的一些包头佬一起观礼,给足了赛义夫的面子。

    颜常武授予哈立德·赛义夫以“帕夏”的头衔,秩比东南军的少将。

    勉励赛义夫帕夏好好为两中华而奋斗,赛义夫帕夏以神的名义应允,向颜常武及两中华效忠,从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虽说是沐猴而冠,然而有东南军的军队作为后盾,显然这位赛义夫帕夏底气还是很硬朗的。

    要说到赛义夫帕夏有心,他急就章学会了一些汉语,结结巴巴地讲出来,表明他对颜常武与两中华的忠心,得到了颜常武的高度赞赏!

    而他三百六十一员旧部成为他的护卫队,负责保护他的安全,另有三百名中国人也是他的护卫队,行护卫及监督他的作用。

    赛义夫帕夏是双喜临门,除了升官,还有结婚成家。

    戴维先生主持了隆重的婚礼,在叙利亚及埃及的权贵家庭里各挑选了两个处女给赛义夫帕夏,成为他的老婆,对他真是关怀备至啊。

    心中苦笑着的赛义夫帕夏学到了一个汉语:“带路党!”

    是的,既然受足了人家的好处,就要做一个合格的带路党!

    于是新出炉的赛义夫帕夏就带着他的卫队,到达了阿达纳城附近的各处村落城镇劝降。

    很快地,他的大名传遍奥斯曼帝国,影响有够恶劣!( 大明之雄霸海外 http://www.biqukuxs.com/3_3774/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