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降鬼才 > 正文 第1719章 究竟谁荒谬
    “为什么?我提出的条件,明明都是建立在人道与法理之上!你们凭什么不能答应我的恳求!为什么?难道只要不符合你们自身利益,我们就必须被定为邪道罪人?你们凭什么能一口咬定我们是邪道罪人!”

    痛苦、不解、无助和委屈交织在心头,天宫鸢面露哀伤的神韵,满腔愤懑的质问正道门人。

    “你们不敢在天龙庄伤害我,不能依法抓我去官府,却又宣称我是邪道罪人?你们、凭什么代表正义!你们、凭什么杀害和奴役我们!你们、凭什么践踏法理,惨无人道的支配、奴役和蹂躏他人!”

    “大家不要听她妖言惑众!她根本不是来投降,她是来制造是非,为邪道恶徒的恶行找借口,动摇大家的斗志!”华禹孟高声大喝。

    “我胡说、我荒谬、我颠倒是非、我妖言惑众。你们辩驳我的理由,可怜到只剩下苍白的字词吗?”天宫鸢充满鄙夷的环视江湖协会众人,铿锵有力发出灵魂拷问:“莫非对你们江湖协会的人而言,江湖就是可以不理,任你们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地方吗!”

    我列个去!周兴云内心震撼不已,如果不事先知道蟠龙众乃邪道联盟,听着天宫鸢和江湖协会的辩驳,他十之会觉得,江湖协会才是邪道人马,蟠龙众才是中原武林的正道表率。

    天宫鸢荒天下之大谬的本领,比他犹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如今江湖协会的武者,个个都像生吞蟑螂般难受。

    “我懂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裘震西仿若洞察到天宫鸢的真实意图,提高声调对慕容沧海说道:“天宫鸢说来投降,实际上是缓兵之计!我们决不能答应她的要求!她是花言巧语蒙骗我们,让我们释放正道门人抓回来的邪道妖人。一旦我们如了她愿,无异于放虎归山!”

    “我们将邪门妖人扣押起来,是杜绝他们继续在江湖上为非作歹!”慕容沧海立即跟进裘震西找到的话题突破口,振振有词的反驳:“今天我们要答应天宫鸢,对蟠龙众的作为既往不咎,并且释放邪门妖人,天宫鸢即可集结更多的邪道妖人围攻我们!到时候,蟠龙众必然血洗中原武林,江湖正道各派都会大祸临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我算是看透你们这群所谓的正道君子了。何为正道,何为邪道,不是依法定论,而是凭一张嘴,你们就能宣判我们是罪人。”天宫鸢冰冷的视线,再次缓缓地扫过前方的正道武者。

    天宫鸢非但如星辰、皎月、太阳般光明与圣洁,她今天的发言,更是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有情有理。

    不少江湖协会的正道武者,在对上天宫鸢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内不愧心的目光时,都自愧形秽的避开了她。

    然而,众人越是不敢与天宫鸢对视,天宫鸢的每一句话,就越能渗透他们的心灵。

    “他们、那些被奴役之人,全是绝对不可宽恕的万恶之徒吗?不!并非如此!被你们囚禁在哀矿山,被你们奴役的邪道门人,多是些迫于生计而走投无路的可怜人!他们并没有犯下大错,只因与你们口中的邪门有瓜葛,就被抓到了哀矿山,永无止境的劳作!

    难道正道门人,就没有一点同情与恻忍之心吗!”

    “华禹孟毒杀华夫人无人问津!江南七少猎捕邪门女子,在奴隶营肆意奸淫虐杀,其中还有不少喊冤受屈的良人姑娘。敢问天理何容!”天宫鸢一席话激起千层浪,原本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江湖武者,一时间如雷轰顶,纷纷昂首瞩目她。

    江南七贤闻言色变,对于自家孩子的行径,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因此天宫鸢说出这番话,他们心里顿感一阵虚寒……

    亦或者说,江南七少若是对邪门女子犯事,他们都有办法化解,毕竟是死不足惜的邪门妖人。可天宫鸢话语中,还有良家女子……这可是万万不能逾越的红线。

    江南七少越了红线,竟然没有杀人灭口?不对,或许是他们来不及灭口,因为蟠龙众崛起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攻占下哀矿山……

    “你们为何沉默了?你们为何不继续说我信口雌黄?因为你们心里有数,蟠龙众解放了哀矿山,我有人证和物证,我能击鼓鸣冤,依法定你们的罪!因为你们就算骂我一千遍一万遍的妖言惑众,在铁证面前,你们都难辞其咎!”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谁荒谬!”

    “谁能告诉我!究竟谁才是泯灭人性的邪恶之徒!”

    “官府都不认为是罪犯的人,却要被你们奴役,饱受你们的摧残!而真正的罪人,不仅能打着正义的旗号逍遥法外,甚至还不断假借正义加害无罪之人。”天宫鸢眼眸含泪,悲天悯人的怒斥正道武者:“如果你们的所作所为,也能够被世间认同是正义,我天宫鸢,即便堕入魔道粉身碎骨,也要逆天行事,撕下你们虚伪的假面!让世人看清你们的丑陋嘴脸,为惨死在你们手中的无辜哀魂请命!”

    “既然你们执迷不悟,依旧假借正义之命为非作歹,罔顾世间法制法规,滥用私刑奴役和残害他人,让江湖规则凌驾于道德法理之上。”天宫鸢猛地拔出手中长剑,坚强不屈的剑指慕容沧海:“我等蟠龙众人员,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那我们就成全你们!”江南七贤坐不住了,因为天宫鸢手里,可能掌握对他们世家极端不利的罪证,因此他们都急于动手,心想抓住天宫鸢,要挟她交出哀矿山的人。

    毕竟,天宫鸢只是个极峰武者,没有人护着她,江南七贤要抓她并不难。

    一旦双方在天龙庄开战,江湖协会人多势众,蟠龙众必然陷入劣势。

    江南七贤即可趁机擒拿天宫鸢……

    至于他们擅自抓拿不是犯人的天宫鸢,是否会惊动杭驭城官府……那根本无所谓。

    天宫鸢手里掌握有关江南七大武林世家的罪证,是绝不能让她对外公布。

    诚然,江南七贤也怀疑,天宫鸢是故弄玄虚恐吓他们,因为哀矿山不在江南一带,奴隶营是否真有她口中说的良家女子,是个不确定因素。

    不过,江南七贤必须防患未然,只要有这个可能性,他们就不能放任天宫鸢。

    更何况,现在是抓捕天宫鸢的大好机会,只要千尘客牵制住六凡尊人,江湖协会的高手,肯定能完压蟠龙众的武者。

    “停手!我们不能在天龙庄伤人!”鳌棕长老动身挡在了江南七贤前方。

    天宫鸢虽然拔剑了,但她并没有动手打人,这摆明又是一个圈套。

    江湖协会的武者,要是在天龙庄先动手伤害天宫鸢,引来官府调查,必然会牵连令狐飞龙。

    令狐飞龙虽是鳌棕的弟子,但他只是一介商人,而非江湖中人。

    江湖协会的武者,借住令狐飞龙的庄园也罢,可让他牵扯到其中的江湖是非恩怨,引起地方官府的彻查,鳌棕心底会很过意不去。

    “蟠龙众妖女就在眼前!只要抓住她,所有事情都能迎刃而解!”晋家家主晋少英气愤的喝问:“鳌长老为何要妨碍我们!”

    “天宫鸢提出的四个条件,让我们依法办事,也不是说完全不能答应。”景华门的杜飞,认为今天的谈判,仍有商量的余地。

    毕竟,他也觉得天宫鸢所言不无道理,江湖协会擅自奴役邪门的人,确实做得太过分。

    不便直接释放奴役的邪门武者,但可以将他们交由官府秉公判案,给邪门武者定罪,从而不至于放虎归山留后患。

    “我认为事情可以从长计议。”凡雨大师默默地思考着。今日一见天宫鸢,他总算明白邪道中人,为何都心甘情愿的为她卖命了。

    无论是谁,都会有自私的一面,即便凡雨本人也不例外。

    但是,在天宫鸢的眼中,她没有自己,有的……是无私的献身。

    为了击溃江湖协会,为了救赎邪道中人,天宫鸢会毫不犹豫的付出性命,用自己的死亡去推动胜利的天平。

    天宫鸢真就像光明的化身,用她的言行、生命、血肉,在黑暗中缔造光芒。

    此外,天宫鸢深明大义,她率领的蟠龙众,至少在表面上,比江湖协会更加团结、更加正义。

    若非今日亲眼见闻,凡雨大师绝不会相信,江湖正道门派居然会有被邪道联盟,用法理击溃‘正义’立场的一天。

    现在江湖协会口中宣扬的正义,什么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在天宫鸢和蟠龙众面前,根本站不住脚。

    正道门派无法可依,凭什么宣判蟠龙众是罪恶之人?凭什么擅自奴役邪门中的无罪之人?即便是有罪之人,正道门派凭什么绕过官府,滥用酷刑处罚和支配他们?

    因为是正道门派,就可以不遵纪守法?就可以凌驾法理吗?

    天宫鸢一句句发自肺腑的灵魂拷问,不得不令江湖协会的武者们深思。

    再说了,擅自奴役邪道武者,将他们扣押在奴隶营劳作,似乎真的做过头了。

    最叫人背脊发凉,该不会真有江湖门派,像天宫鸢说的那样,假借正义口号,冤枉良家好人,把他们关在奴隶营蹂躏……( 天降鬼才 http://www.biqukuxs.com/3_3829/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