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老师的办公室 > 40 谁把我家打扫了
    “哎呦……哎呦……你……你轻点行不行……很……很痛的。【绝对权力..】”江蕊搂着甄瑟的腰皱着眉头说道。

    “嗯嗯嗯……”甄瑟忙不迭的点头,但速度依旧不减,不仅不减似乎更快了许多。

    咳咳,是不是有人想歪了?其实事真的是这样的。

    江蕊说要和甄瑟同行,他不敢有反抗之心,只好委屈的答应了,没走多远,甄瑟就为自己答应江蕊的要求这一英明抉择深深折服了。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若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古人诚不欺我。甄瑟在心中感叹,原来江姐在这个星期这么折磨我是为了在此时报答我呀。

    甄瑟一边操控着摩托车,一边挺直腰板向后靠去,努力的感受江蕊的丰满,心中兴奋不已。

    乡村的道路基本都不平坦,一路上坑坑洼洼多不胜数,甄瑟不是超人,能够在这样的道路上驾驶摩托车平缓前行,所以这一路上他和江蕊颠簸个不停。

    刚开始的时候,江蕊还不愿搂着甄瑟的腰,但是几分钟之后,她就有些受不了了,最后只好不愿的环抱着甄瑟,但即便如此她还恶狠狠的警告道:“不许趁此占我便宜。”

    甄瑟信誓旦旦的答应,但心中却开了花。

    不占你便宜?你掐了小爷那么多次,现在腰上还有淤青呢,不占你便宜天理都不容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以放过呢?

    一路上,甄瑟故意驾驶着摩托车走在坑坑洼洼的地方,两人不停的起起伏伏,摩擦时刻都没有停止。

    江蕊既然环抱着甄瑟,她那丰满、高耸的胸部自然无厚非的抵在了甄瑟的后背,而每一次的颠簸便是两人隔着衣物的摩擦。

    身后传来的那柔软、舒适的感觉让甄瑟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裤裆中的小弟弟也是越来越胀大,他忽然想起一本书上曾写过这样的景,书中的男主角似乎还用过急刹车的方法,甄瑟决定试上一试。

    他不动声色的扶着车把,一边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一边准备随时来个急刹车。

    终于,他等到了机会。

    ‘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甄瑟挺直腰板迎接着江蕊的自投罗网。

    柔软,饱满……好像两个大馒头抵在了后背,美妙的感觉难以表达一二。

    “你想要干嘛?知不知道猝不及防的撞在你身上有多痛啊。”江蕊气愤的在甄瑟耳边吐气如兰道。

    她不得不用这么暧昧的姿势和甄瑟说话,不然甄瑟是听不到的。

    “你说什么?”甄瑟回头大声喊道。

    江蕊气结,又提高了声调喊道:“你别急刹车行不行?撞在你那没有几两肉的身板上是很痛的。”

    没有几两肉?甄瑟低头看了看自己‘健壮’的身躯,这也不瘦呀。

    是的,甄瑟虽然不胖,但也不能用瘦来形容,他的身材还算是相对比较匀称的。

    什么眼神,哪里看出小爷瘦了?甄瑟心中不满,很想告诉江蕊她的眼睛有毛病了,审美观已经开始扭曲。

    三分钟之后,甄瑟又来了一次急刹车,江蕊同样和上次一样身体前倾,紧紧地趴在了甄瑟的后背上。

    “你故意的是不是?”江蕊羞愤的在甄瑟耳边吐气道,那麻麻地感觉令他一阵阵的心神摇曳,胯下之物更加壮大了,都快要触碰到摩托车的油箱了。

    “不是,你刚才没有看到吗?差点撞上一块石头。”甄瑟头也不回的说道。

    他本以为就这样躲了过去,谁曾想,片刻之后江蕊竟然松开了环抱着他的手臂,紧接着把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以此来维持平衡。

    甄瑟在心底很想骂娘,本想多占点儿便宜,现在倒好,半点也没有了。

    他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江姐,你不怕摔下车吗?”他说完之后,还故意把摩托车撞上了路上的一处高地,两个立刻便高高颠起,随即重重的落在了摩托车座上。

    “不怕。”江蕊皱着眉头说道,旋即在车座上扭来扭去,大概是屁股被颠簸的不轻,想要找个舒服的位置。

    甄瑟不死心,继续道:“你这样很容易摔下去的,万一把你那漂亮的脸蛋毁容了怎么办?我不负责任。”

    女人不都是很注重容貌的吗?那就从这个软肋入手。甄瑟在心中暗道。

    谁知道他不说还好,说完之后,江蕊直接一巴掌‘啪’的削了过去:“你哪那么多废话啊,再说废话把你扔下车。”

    江蕊彪悍的没话说,坐在别人的车上还要把别人扔下车,甄瑟顿时把嘴紧绷住了,他一点儿也不怀疑江姐说这句话的真实度。她一般都是出必行,扔人下车似乎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甄瑟在心中愤愤想道,母老虎终究是母老虎,是变不了小羔羊的。

    几分钟之后两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枣花村。

    和其它村子一样,枣花村也没有什么出众之处,同样是女人看家,男人外出。

    推开庭院大门,甄瑟瞬间愣住了,院子里一点儿也没有很长时间没人居住的痕迹,地上的杂草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堆尺许长的野草堆积在院子的一角。门窗也没有尘土堆积,唯有生有斑斑铜锈的门锁在无声宣布,此地缺少生气。

    看着甄瑟不愿踏入院中,江蕊疑惑的走上前去问道:“怎么傻了?”

    她一边说一边向院中望去,瞬间便看出了蹊跷之处。

    “谁这么好心还把我家打扫了一遍?”甄瑟笑道,墙角那还未失去绿色的杂草在提醒他,院子刚被人打扫几天的时间。

    他将摩托车推入院中,随即打开了中堂大门。

    屋里也是一样,无论客厅、卧室、卫生间全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一毫的灰尘,甄瑟心中更疑惑了。

    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倒也并不担心,只是有些奇怪上个月还布满灰尘、长满杂草的住处竟然焕然一新了。

    “难不成是李叔帮我打扫的?”

    自从甄瑟上大学以后,因为长期不在家,所以就把住处的钥匙交给了邻居李大柱一把。就是为了让他们一家帮忙照看一下院子,免得有什么人进来搞些破坏。

    但是李大柱常年在外,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一趟,是他打扫的能几乎没有。

    他的婆娘则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能性也不大。

    哪会是谁呢?

    甄瑟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扎着马尾辫的青春靓丽的少女,李婷,也就是李大柱的女儿,一个从小便喜欢做甄瑟小尾巴的女孩儿。

    甄瑟从小就很调皮,村子里的同龄小伙伴几乎都不喜欢和他一起玩,只有还是小不点儿的李婷愿意跟在他后面,和他分享糖果和玩具。

    只是当时的甄瑟感觉和一个小丫头在一起太没有意思,更喜欢和小姑娘一起花前月下,所以也就没有太在意她。

    到了后来小婷婷渐渐长大,甄瑟因为要去县城上高中的缘故,两人的交集也越来越少,有时半年几个月也不能见上一面。

    最后的一次见面是在一年之前,两人还是在去往县城的公交车上相遇的。

    那一年,小婷婷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清爽朴素的打扮更是给人一种自然的美。虽然很久没有见面,但李婷仅仅看了甄瑟一眼便认出了他,随即两人坐在一起天南地北的交谈起来。

    那是的李婷刚好是要迈入大学的大门,而且还是一所有名的省城大学。

    算算时间好像现在也没有到大学放假的时候,这妞怎么就回来了呢?甄瑟在心中想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甄瑟还没有把肩上的背包放下,庭院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进来的正是一年没有见面的李婷。

    一头靓丽的黑发束在身后,额前有刘海儿垂落,远山般的黛眉,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瑶鼻,香腮微红,点绛般的朱唇,鹅蛋脸颊娇羞含,晶莹剔透胜雪般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形苗条,一如出水的洛神。

    她身穿一件半袖衬衫,玉臂裸露在外,白皙赛雪。一条洗的有些泛白的牛仔裤紧紧地包裹住下身,雪白的小脚丫露在外面。胸部高高挺起,隐隐约约以看到里面的黑色内衣,小腹平坦,美腿修长。

    甄瑟最喜欢看的就是李婷的长腿,修长,不带一丝赘肉,每次看到他总是会升起邪恶的念头,这样的两条腿不知道摸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甄哥哥,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李婷快步走到甄瑟面前,星辰般的大眼中满是欣喜,似乎看到甄瑟比中了彩票还要高兴。

    “这么长时间没见,当年的小丫头更漂亮了,都成大美女了。”甄瑟拍着比自己稍低的李婷的脑袋说道。

    和一年前一般无二的话,和一年前一般无二的动作。

    “还是老一套,下次打招呼一定要有新意哦!”李婷眨巴着大眼睛俏皮的说道。

    甄瑟微微诧异,没有想到李婷竟然还记得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景。

    正在这时,屋里传来了江蕊的声音:“小瑟瑟,和谁说话呢?”

    话未落下,江蕊便一边整理被风吹乱的长发,一边轻移莲步走了出来。

    新书求收藏和推荐......。.。

    </td>

    </tr>( 乡村老师的办公室 http://www.biqukuxs.com/5_5334/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