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32欢爱一(中)
    一大早高梓淇就不停地打电话,林白杨从厕所出来,手机上十几个未接来电。《+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回过去,高梓淇在那咋咋呼呼,“小白,我已经帮你向我哥请好假了,你今天去接马粟,那妞上岛做个项目,要在你那呆段时间,”她喘口气继续说,“千万看好了她,她路痴而且沟通有障碍,哦,对了,她还夜盲。”

    林白杨惊讶地张着嘴巴,暗想我也认识她一段时间了,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多毛病。

    高梓淇总结,“千万注意章雨辰。”说完匆匆挂了电话,把航班信息发到林白杨手机上。

    最后一句话信息量太大,林白杨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看短讯,再过半个小时航班就到了。二话不说更衣出门。

    -------------------------------------------------------------------------------

    曲恒枫坐着保姆车里看停车场外的众多记者,点着窗户问励姐,“老子要这样下去不被撕了才怪。”

    励姐皱着眉,“等保镖先护送其他演员去登机,吸引记者视线,你再下车。”

    一姐宋雅善坐在前排,打趣,“这说明你人红,是好事啊!”

    曲恒枫摸着脸暗想,要不是今天早上起床,老子发现脸上长了个豆,还会怕这帮记者的长枪短炮。

    林白杨随便套件长裙、踏着个人字拖,急匆匆往机场赶。到了停车场,车门一关抬脚走人,差点没栽一个跟头,回头一看,长裙被车门卡住了。

    这边又开门又拽裙子的,慌得一乱团,眼看超过了十分钟,林白杨急的就往接机大厅狂奔。据高梓淇介绍,那妞容易走丢,责任都归她。

    曲恒枫坐在车上就看到林白杨这傻妞又摔又跑又跳的往这边来,立马开车门去拦住她。

    励姐在车上急得直喊小心记者,要曲恒枫赶紧上车。曲恒枫长臂一伸,把路过的林白杨拽到车上来。

    等林白杨看清楚是谁把她劫上车,一巴掌就把曲恒枫的墨镜拍歪到一边去,“别烦我。 一边去!”

    励姐和一姐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曲恒枫还万分委屈的问,“难道你不是来给我送行的?”曲恒枫一行人坐今天早上的航班回帝都参加一年一度的电影节颁奖盛宴。

    林白杨向车上其他人礼貌的打声招呼问个好,然后扭头白曲恒枫一眼,“少来这套,该干嘛干嘛去。我是来接朋友

    html/2/2829/" title="逆界至尊王 ">逆界至尊王

    的。”这林白杨对曲恒枫向来不假辞色:既不被他的外貌所迷惑;也不被他的嗓音所诱惑;更不被他的电影角色所蛊惑。总而言之,曲恒枫在她眼里就是个流氓色狼小痞子。

    林白杨跳下车还不忘怒目瞪一眼曲恒枫,曲恒枫被她瞪得缩在椅子里按着心脏,暗忖这妞的眼睛真邪乎。

    -------------------------------------------------------------------------------

    林白杨在角落里找到坐在大箱子上的马粟,她小小的个子穿着一件森女风格的棉裙,长长的拖到脚踝处,裙摆离地不远的荡悠悠。

    “十五分钟。”马粟冷淡的说。

    林白杨解释,“哎,今天来机场的路上有特别多采访车,交通有些堵。”

    马粟点点头,拖着大箱子跟在林白杨后面。

    到了停车场,曲恒枫又跳下车拦住林白杨和马粟,“嗨,小白,你接的就是她啊,这谁啊?你朋友?”

    林白杨点点头,嗯了声。

    “你好。”曲恒枫打个招呼,伸手欲和马粟握手,马粟双手握着行李箱的拖杆,看着他的手没反应。

    曲恒枫尴尬的把手缩回来,冲着林白杨笑,“你朋友和你一样有个性哈。”

    林白杨白他一眼,往前走,曲恒枫又拦住她,“我后天的飞机回来,你来接我?”

    林白杨头也不回,“不来。”

    “喂喂,咱们好歹是兄妹,要不要这么绝情啊?”曲恒枫跟在后面不依不饶。

    林白杨担心他又要整蛊她,死活不答应。

    马粟跟在后面瞅了半天,指着曲恒枫问林白杨,“小三?”

    曲恒枫一愣,立马停住脚步,灰溜溜地往回走。

    林白杨回马粟一句正宗四川话,“他就是个方脑壳。”

    -------------------------------------------------------------------------------

    韦雅静非常欢迎马粟的加入,刚好空着一个房间。等三个人把马粟的行李整理好,林白杨点的外卖也到了,三人坐着电视机旁边看边聊边吃。

    活泼开朗的韦雅静和冷漠少言的马粟异常投缘,一人滔滔不绝地讲话一

    html/0/330/" title="异能教师 ">异能教师

    人点头摇头偶尔插几句,也能谈上一两个小时。韦雅静直夸马粟聪明理性,机灵聪慧,对事物有着不同的独到见解。

    韦雅静指着电视上播放的韩剧,“你瞧这棒子国的女人,每次吵架都要拔掉手机电池,多此一举。直接按关机键不就可以了。”

    马粟回答,“因为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瞧不起乔布斯的开不了壳去不了电池板的苹果机。”

    林白杨暗忖,明明是因为拔电池提示的是无法接通;关机只能是提示关机。可韦雅静还一脸的佩服。

    韦雅静恨铁不成钢地对着电视里男主说,“不就一句解释的话吗,何必吞吞吐吐遮遮掩掩还非得去咖啡厅坐着谈。电话里几秒钟就搞定的事情还得等服务员点餐上菜至少露脸两遍才说一半,后一半还被冒出来的甲乙丙丁打断了。”

    马粟回答,“因为那个服务员被潜了,导演让她露露脸。”

    林白杨暗忖,不多制造点误会还怎么拍成连续剧。可韦雅静还一脸的恍然大悟。

    -------------------------------------------------------------------------------

    林白杨很想八卦高梓淇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可高梓淇这家伙最近忙着参加设计大赛,手机关机联系不上。她又不好意思直接问马粟,嗨你和章雨辰之间有什么□。遂只好不了了之。

    一个礼拜后,林白杨在楼下看到一部特骚包的挂着黑牌的阿斯顿马丁跑车,车上坐着个老熟人章雨辰,他看到林白杨就赶紧上前跟着后面,开口闭口就问马粟在哪,林白杨看他着急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就知道绝对有戏。

    -

    马粟是被国家工信部门请来专门协助创建国际旅游对外窗口服务网站的设计师,加班加点是常事。章雨辰就这么一直站在阳台上抽着烟,一脸心事的看着外面、吞云吐雾的等着马粟回来。

    韦雅静站在厨房冲泡咖啡,用肩膀耸耸林白杨,“这帅哥是马粟的男朋友?”

    “我看不是,也快是了。是也是,不是也是了。”林白杨是过来人嘛。

    -------------------------------------------------------------------------------

    马粟回到家已是半夜一点,她有轻微的夜盲症,开着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摸着钥匙开

    html/0/492/" title="重生藏娇记 ">重生藏娇记

    门。客厅里一片漆黑,室友都睡觉了。她蹑手蹑脚地往自己房间走,刚打开门,就被一股大力抱紧,吓得她尖叫出声,嘴巴又被一只大手捂住。

    马粟在黑暗中看不清是谁在施暴,只能用力的踢打对方。

    对方被踢中了也不松手,反而愈发得寸进尺开始强吻。直把马粟亲的缺氧喘不上气来,对方才略微松了口,在她耳边呢喃,“没良心的小家伙,你吃了就想抹嘴巴开溜?”

    马粟一听是章雨辰的声音,立马呆呆的被他压在门后,一动不敢动。她人本来就性格木讷,遇到这样的情况,想着是自己理亏在先,更是不敢再放肆,只得任章雨辰左搓右揉一顿戏弄。

    章雨辰跑了几个国家好不容易才逮着她了,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他流里流气的说,“你那天是怎么对我的。嗯?”

    他挑开她的扣子,“是这样把我的扣子给挑了?”

    接着伸手去解开她胸衣钩子,“是这样把我的领带给解了的?”

    把衣服顺着手臂往下脱,“是这样把我的衣服给脱了?”

    马粟这妞这么多年都和计算机打交道,做事情那叫一个认真严谨,章雨辰一边脱,她还一边回忆,一边点头,嗯是的,是这样的。

    章雨辰一看她那样就更顺着杆子往上爬了,把她的裙子往下拉,用脚踩在上面,“我的裤子你也是这样踩在脚下的?”

    马粟点点头,“我是用右脚踩的。”

    章雨辰赶紧跳起来换一只脚踩。

    “是不是这样亲你的?” 章雨辰埋在她胸口问。

    马粟被亲的浑身打颤,还不忘指出不符之处,“我没有亲你的乳/头。”

    章雨辰玩不下去了,憋着火低吼,“你是要站在这里做,还是乖乖躺在床上去?”

    “我晚上还得加班改数据。”马粟老老实实交代,“你来干什么?”

    “能干什么?干你啊。” 章雨辰把她抱着往床上丢,坐在她身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脱一边开始和她算账,“您可真能耐,一个晚上风花雪月后,把我光溜溜的丢在床上。”

    章雨辰把衬衣一脱,丢在她脸上,“居然连件衣服都不给我留。爷是裹着床单去车里拿衣服的。”

    马粟在黑暗中看不清章雨辰的脸,但是也能才出来他一脸怒意,她争辩道,“那是你玩游戏赌输给我的呀,一件衣服一局呀。”

    章雨辰气得恨不得把她嘴堵住,“爷把自己都赌输给你了,就不能给爷

    html/0/575/" title="大唐盗帅 ">大唐盗帅

    留件遮羞?”

    马粟喏喏的答应,“那下次吧。我给你留条内裤可行?”还低声嘟囔,“都和你说了不要玩,你肯定赢不了我的。可忠言逆耳,你非要和我赌,赌输了还不认账,为了一条内裤还好意思追着我跑了这么久这么远。”

    章雨辰觉得和她没有好说的了,直接做吧,架起她两条腿就开始向前进,把一腔的不服气都化作动力,让身下的人儿咬着嘴唇差点叫出来。

    章雨辰一边奋战一边想,爷玩游戏玩不赢你,爷就直接玩你。(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http://www.biqukuxs.com/7_7845/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