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56欢爱九(上)
    两个女人说干就干,丢下资料就直奔地下车库,韦静雅按下负一层的按键,小脸兴奋得红通通,“如果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那,那……”

    林白杨接话,“那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韦静雅把车开出来,林白杨开门上车,两人对视一笑,韦静雅按一声喇叭,兴奋的喊,“向着胜利前进!”

    曲恒枫这小子刚巧路过,看到林白杨,虎躯一震,又习惯性的跟了一段路,不为别的,就是想膈应膈应裴奕,走着走着发现不是平常的路线,正纳闷着,索性一路跟着她们的车上了高速,往东去了。

    林白杨和韦静雅坐在车上不停的讨论项目,聊得热火朝天,一时也没有注意远处尾随了俩烧包的跑车。在高速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从匝道下去,由于路况不好又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才驶到海边。

    把车停好,两人跳下车,直奔记忆中的小旗子而去,沿着海岸线走了两个来回也没有找到那颗椰子树,更别提树上的小旗子。这对于两人来说是个好消息,韦静雅用手遮住烈日,“没有找到椰子树,可能是被海水淹没了。”

    林白杨点点头,“如果作为岸滩整治的项目进行申报,应该十有□是能通过审批的。”

    韦静雅,“海岸线侵蚀的这么严重,这附近的村民应该对情况很了解。”韦静雅指指不远处的村庄,“要不我们去那走访一下探探情况。”

    两人转身,曲恒枫就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看着她们,林白杨恼道,“你怎么来了?”

    “你们来这荒郊野岭的干什么?”曲恒枫反问。

    林白杨不搭话,牵着韦静雅的手就走,“咱们别理他。”

    曲恒枫一言不发就跟在她们后面。

    韦静雅偷偷回头,“他跟着咱们呢。”

    “让他跟着,甭搭理就是了。”林白杨道。

    韦静雅自言自语,“哎,怪可怜的一个帅小伙,长得这么好就可惜脑子有问题。”

    曲恒枫跟在后面气得往前冲,“老子我脑子正常得很。”

    韦静雅歪着脑袋斜着眼睛看他,“可我们林白杨说你每天都得吃药。”

    “吃什么药?”

    “脑残片。”

    “林白杨!”曲恒枫气得要去抓她,林白杨像火箭炮一样往前发射,跑得比他还快——

    自近几年海岛轰轰烈烈的搞开发以来,农村靠卖地租山实打实的富裕了一把,农民再也不用守着一亩三分地面朝黄土背朝的辛苦耕作,只要把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地卖给开发商,那就一辈子不愁吃喝了。全家老小再去城里打工,赚上几份工资,怎么都比在村里种地强。

    剩下留在村里的不是老弱病残孕就是好吃懒做之徒。整天聚众打麻将玩彩票,无所事事成天滋事。因此有人戏称,赌私彩比公彩还猖獗,树底下能围成一个彩票大学;男人比女人还懒惰,路边坐的都是喝老爸茶的爷们;地里干活、菜市场卖菜的都是女人,男人坐在家里打麻将。

    这不村里的刘二刚从麻将馆里输得分文不剩的溜出来了,他想起还在外面打工的老婆,就起了贼心,屁颠屁颠跑到村口小卖部的李寡妇店里,刚掀开帘子,就看到李寡妇和村长符大壮搂在一块啃,见他进来慌慌忙忙分开来,李寡妇整整衣服,“大中午的这么热的怎么还往外跑,要买什么?”

    刘二是符大壮的表弟,两兄弟在村里为非作歹、胡作非为,纠结着村里一群和他们一样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整天寻事挑衅,都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惯了的。

    刘二凑上去摸了把李寡妇的屁股,奸笑,“没事就不能来了?来看我妹子不行啊。”

    “哪个是你妹子。”李寡妇状似撒娇的推他一把,不仅没推开,反而被他一把拉到怀里,刘二喘着粗气就上去乱摸,李寡妇指着旁边看热闹的符大壮,“村长在呢。”

    符大壮抽着烟,一口土话,“没事,你们玩。我在这抽烟帮你们把把风。”

    李寡妇在村里能混起来也是有几把刀的,她顺着刘二的身子往下摸,一把抓着他的东西,揉了几下,调笑,“这几天不见这家伙怪饿啊。”

    刘二的臭嘴对着她的胸脯喷气,“那都是想妹子想的。”

    李寡妇扭妞身子,“瞎说,要真想我了,那块靠海的地怎么不归我头上来?”她抛个媚眼个符大壮,“村长也真是的,上次开会非要把那块地归为集体所有,怎么就不肯可怜可怜我孤儿寡母的,给块地给我们也让我们好活啊。”

    符大壮嗤笑一声,抖抖烟灰,“你这骚蹄子想得倒美,本来这块地就是从陈大爷那抢来的,找个借口说国家要收回现在转为集体所有,如今谁不知道这海边要建个大项目,转手一卖,吃喝不愁。”

    李寡妇也是事先打听了,“瞎说,国家补偿都是有数的,哪能你们说多少就多少啊。”

    刘二和符大壮相视一笑,贼眉鼠眼道,“好妹子你这就不懂了。这国家的补偿可不是一个不变的数字。这要多少,还得靠自己争取。”

    刘二一手做数钱的动作一手往李寡妇下面摸,解释,“国家最怕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啊,我们组织些人去省政府一静坐,这钱就多了;再给开发商捣点乱,这钱又来了;最狠的就是,往工地上丢个把死人,说是他们害的,这钱是要多少有多少。”刘二吃槟榔吃得满嘴黄牙,往李寡妇嘴上凑。李寡妇推开他,“你们倒是说得好听,可半点没我的好处啊。”

    符大壮在一旁□,“有我们兄弟俩的就有你的,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这仨人做这苟且之事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李寡妇得了村长这话也不扭捏了,脱了裤子就蹲下来帮刘二咬,直把刘二爽得魂都飞天了,暗想这骚/货就是比自己老婆来劲。符大壮在旁边看得热血沸腾,把小卖部的帘子一拉,上前抬起李寡妇的屁/股就开始动,三人把这一个小卖部搞得是yin/声遍野——

    事毕,李寡妇回屋洗澡,刘二和符大壮坐在小卖部的木头长椅上抽烟聊天,刘二有狐朋狗友在政府工作,打探到了一些消息,“据说这海边的项目要停了。”

    符大壮眼一瞪,“咋停了?”

    刘二,“我也是听朋友说的,说什么没有通过批准啥的,你说要是这项目不做了,那我们之前那些功夫不都白费了?陈大爷那也是连哄带骗的才把地搞到手,上次那帮小子差点没把那把老骨头打断气。”

    符大壮皱眉,“不管怎么说,这钱一定要凑齐,不然我们俩的赌债还不上,小命可得交代在这。”

    刘二没主意,问“那你说咋办?”

    符大壮把烟头往地上一丢,“妈/的/个/逼/的,好不容易来了条大鱼,结果网破了,鱼要溜!老子不信这邪了,非把它逮回来不可。”

    刘二傻问,“哥你说咋逮?”

    符大壮,“记得上次电厂事件吗?隔壁村的小子回来说,吴家村堵了开发商的道整整一个月,水和电都断了,才把开发商制住,说开电厂污染环境,要他们赔了这个数……”符大壮比划五根手指头。

    刘二,“五十万?”

    “屁!”符大壮敲他脑袋,“没出息的家伙,是五百万!”

    刘二嘴巴张的老大,仿佛看到数不清的钱在眼前飞,“哥,那你说我们怎么办?开发商也许都进不来了。”

    符大壮掀开帘子,指着海边,“那栋楼不就是他们建起来做临时办公室场所的?只要有这个,咱们也可以搞个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新鲜名词来整出点事。”他眯着小细眼,“他们不进来,我们就把他们抓进来。”——

    林白杨坐在凳子上打量四周,简陋的货架上摆着一些山寨货,‘淫痒快线’、‘新橙多’、‘康帅傅方便面’。老板娘穿得清凉露肩的花俏衣服从屋里面端了几杯水出来放在桌上,热情的招呼她们喝水。

    林白杨浑身不自在,韦静雅倒是一脸从容,问老板娘关于海岸线的情况。

    老板娘一看曲恒枫,心道这辈子都没见过长这样的男人,看一眼都能让人心跳到急速,忍不住冲他多瞄了几眼。曲恒枫特烦这样的眼神,压根就不往店里面钻,只斜靠在门口等着林白杨。

    老板娘好不容易才把视线从曲恒枫身上拉回,回答,“阿妹你说的是有这么回事。这几年我们村里靠海的几户人家都被淹了,往村后头盖房子的人家是越来越多了,就是怕这海不断的往上涨。”

    韦静雅看着林白杨,忍不住喜笑颜开,遮不住的雀跃涌上脸。

    老板娘也是眼明的人,赶紧追着问,“妹子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韦静雅一高兴嘴就不把门了,这厢林白杨拉都来不及,那厢韦静雅就抖出来了,说自己是负责项目前期策划来实地考察的,拟在这建立一个国家级大型项目。

    李寡妇手一抖,马上恢复镇静,借口说屋子后头水煮开了,让她们在这等一下。出了屋子就往符大壮家跑。一边跑一边兴奋的想,这下自己少说也能分个百八十万的。

    符大壮一接到消息,大喊,“来的正好,正愁没有资本去谈条件。”他一边交代李寡妇稳住她们,一边去纠结村里的闲散人等赶到海边。

    作者有话要说:

    那年,椰子的车被村民砸了个稀巴烂,最后是当地公安负责维修。(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http://www.biqukuxs.com/7_7845/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