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57欢爱九(中)
    李寡妇哄着三个人去海边,说要指被海水淹没的村庄给他们看,“以前的村头可不在这,在海底下给海龙王霸着呢。《+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我带你们去瞅瞅。”

    这厢三个人跟着居心不良的老板娘往海边走,这厢符大壮带着村里一帮游手好闲的年轻仔在海边埋伏就等着他们入陷阱。一见他们来,符大壮拦住去路,拿棍子敲着手心,嚼着槟榔,狞笑“听说你们是集团公司派来的?想要在我们这海边搞个大项目?”

    这样子就知道是遇到地痞流氓了,林白杨拉着韦静雅往后退,李寡妇在后面拦住他们的去路。林白杨转身往旁边跑,四周出现了几十个光着膀子穿着拖鞋的青年人,每人手里都拿着刀棍,在空中挥舞比划着,冲他们得逞地笑。

    韦静雅慌了,惶恐的望着林白杨,林白杨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安慰,“没事的,别怕。”

    林白杨看着说第一句的男人,“找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问我们这个事?我们的确是公司的职员,不过只是个打工的而已。我是端茶倒水的,”林白杨指指韦静雅,“她是专门收拾东西的。”

    符大壮用棍子指着曲恒枫的方向,“这小子是做什么的?”

    林白杨扭头看着曲恒枫,胡诌,“他是我哥哥,跟着一块来的。”

    符大壮□,“情哥哥情妹妹吧,哈哈。”后面一群男人跟着笑起来。

    曲恒枫把墨镜摘掉,“有事说事,有屁快放,老子没有时间跟你们磨叽!”

    符大壮“老子还就跟你们磨叽了。”拿棍子指着不远处的建筑物,“那房子是不是你们公司建的?”

    林白杨扭头看,公司建的二层楼临时‘指挥所’在岸边立着,“是的,前段时间做项目勘测的时候建的。”

    符大壮,“凭什么建在这里?”

    韦静雅争辩,“我们是经过了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批准建立的。”

    符大壮掏掏耳朵,“说什么?县人/民/政/府?我可不懂什么批准不批准,我只晓得这地是我们村里的,我们说不让建就不许建!”

    曲恒枫问,“你们想怎么样,直接说!老子还有事!”

    符大壮见曲恒枫出众的外貌就不顺眼,墨镜一拿下来,更是气得鼻孔冒烟,一个男人长那么好看做什么?不是鸭子就是小白脸,符大壮怒骂,“你们公司在这里建的房子污染了我们的环境破坏了我们的资源,我们的沙滩我们的红树林,还有我们的土地,都不允许外人来作践!”

    曲恒枫摊摊手,“明白了,不过不管我们的事情,所以,可以让我们走了吧?”

    “想走!没门!”符大壮一招手,众人上前要抓他们。林白杨拉着韦静雅就往车那跑,刘二带着一帮人从车后面钻出来,刘二摸着车身说,“这车不赖啊。”一个猥琐的男人用手遮阳从车窗里往内探,“椅子底下好像有一个女人的包,位置上还有手机。”刘二举起木棒开始砸车,招呼着身后的人敲烂车窗玻璃,从里面把车门打开。几个村民争先恐后钻进车里

    林白杨顿住脚步,曲恒枫刹不住脚,迎面撞上她,韦静雅赶紧扶住她,林白杨也不计较胸口被撞得发疼,问“你们的手机呢?”

    韦静雅指指车,“搁在车上了。”

    曲恒枫,“我的在,”他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一看,“不过没电了。”昨晚曲恒枫在酒吧里混了个通宵,手机没时间充电,躺在他手上黑屏。

    前有狼后有虎,左右还有追兵。韦静雅急的满脸涨红,“怎么办?”

    林白杨指着岸上一处爬坡,“从这边上去。”曲恒枫脚长,两步就迈了上去,伸手要去拉林白杨。林白杨把韦静雅推上去,“她先上。”曲恒枫拽住韦静雅的手往上扯,还没等韦静雅站稳,曲恒枫在上面喊,“林白杨你快点!”

    林白杨回头看,一群男人舞刀弄枪的朝他们这边走过来,不慌不忙的好像三人已是瓮中鳖。曲恒枫嫌林白杨动作慢,趴在陡破边伸长手去拉林白杨,“快点拉住我的手,都怪你腿短手短,害得老子得趴下来脏了我的新衣服。”

    林白杨一手拉着韦静雅一手扯着曲恒枫几步就登上了坡,韦静雅环顾四周,“怎么办?”

    曲恒枫,“从这出去最少得走几个小时才能看到高速路,期间还得穿过好几个村子,”他低头看着两个女人的鞋子,“你们踩着高跷是跑不了这么远的。”韦静雅爱俏,鞋跟有十厘米,林白杨也穿着双三厘米的中低跟鞋。

    曲恒枫问,“那简易房里有没有电话?”

    韦静雅想了想,“有。”

    三个人往临时搭建的二层楼奔去,韦静雅鞋跟太高,踩在沙地泥土上歪歪斜斜,林白杨蹲下来把自己的鞋子脱下,摆在她面前,“穿上。”

    韦静雅还在这不好意思扭扭捏捏,林白杨抬起自己的脚露出脚底板,“我这段时间常在沙地上走,打着赤脚早就习惯了,你看我这后脚跟都有茧了。你快穿上,别耽误时间!”

    曲恒枫也凑过来看,林白杨赶紧把脚放下,怒瞪他“看什么看?”

    “没见过你这么皮糙肉厚的女人。”曲恒枫嘲笑。

    两人鞋码相同,韦静雅穿上鞋后跑得比刚才快多了。一会的功夫三人就到了楼下,曲恒枫问“电话在哪个房间?”

    韦静雅指指楼上,“第三间房。”

    爬上简易铁梯,站在房门口,林白杨试着推推门,上锁了,她向曲恒枫招招手,“你来,把门踹开!”

    曲恒枫深吸一口气,后退几步,往前两步冲刺,一脚踹在门上,门屹然不动。

    林白杨把他挥一边去,“你瘦的跟啃光了肉的老北京烤鸭架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是不是男人?!”林白杨胆大,这时候还不忘调侃曲恒枫。曲恒枫气坏了,双手抱着胸,侧身去顶门,这回门总算是被暴力撞开了。

    林白杨看已经有几个男人赶到楼下,她赶紧把韦静雅推进房,和她一块把桌子挪到门后挡住门,吩咐曲恒枫挡住他们进来。

    林白杨看看屋内,“找找电话。”

    韦静雅在靠窗的茶几旁找到一部落满灰的电话,她高兴的喊林白杨过来,林白杨拿起电话试了下,兴奋的说,“可以打,线路是通的。”

    曲恒枫在那吼,“那你们还不快打电话报警!”

    林白杨拨打110,居然提示排队等待。她气得挂掉电话重新再拨,第三次才算接通,她听到呆板的无感情的问好声从话筒里传来,冲韦静雅和曲恒枫呼出一口气,“你好,我在龙沐湾海岸,我和朋友一行三人被这附近的村民围堵。”

    “请您再重复一遍地址。”女警询问。

    “在龙……”林白杨的话还没有说完,话筒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音。林白杨瞪着眼看着话筒,挂掉重新再拨,还是断线。这时有人站在外面窗户旁敲了敲玻璃,“想报警?”符大壮拎着手里的电话线,“没门!电话线被我们给剪断了!”他伸出两根手指头做出剪刀的形状,“你们赶紧把门打开来,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

    林白杨和韦静雅冲到曲恒枫身边,帮他一起推桌子挡着门,可终究外面人多力量大,没一会大门就被他们拿刀砍烂了,几个人从破洞处踩着桌子钻了进来。

    曲恒枫挡在两个女人面前,一手拿着墨镜指着他们,“你们想干嘛?有话说话,有事说事,不要拿刀动枪的。”

    符大壮跟着进来,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你们公司鸠占鹊巢的做法太不道义,给那么点钱做青苗补偿和建筑物补偿,还不够塞牙缝!我们村里人多嘴多,吃的喝的穿的玩的,哪样不要钱?”

    左一句钱有一句钱,林白杨问,“你们这事得和公司谈,我们只是小职员。你们砸了我们的车,抢了我们的东西,还把我们堵在这里,这是犯法!”

    符大壮大笑,“犯法?这村里我就是法!”他吐出一口鲜红的槟榔汁,溅在地上像团鲜血,“你们破坏生态污染环境那才是现在这个社会不可饶恕的大罪!”

    刘二跟上来献计,“没错!隔壁村的电厂污染事件,就是通过媒体报社宣传,还请了老外记者来采访,上了外国的报纸,把那事一闹大,这下那个开发商扛不住了,赔钱赔得爽快的很!”

    原来他们打得是敲竹杠的主意,林白杨镇定的和他们谈判,“你们说的我们都明白了,这事可以商榷,只不过我们公司现在该项目仍在申请批准的过程中,是否在你们这选址建设还是未知数。”

    符大壮一挥棍子,“老子才懒得管那些!反正你们在这盖了这房子就算污染环境了。”

    后面一群人跟着喊对。

    韦静雅慌张地问,“那你们想怎么样?”

    符大壮说,“简单,你先把你们负责人喊过来,不许找帮手,只能一个人来。”然后对刘二吩咐,“你去找那些拿钱办事的记者来,就那个电视上经常放的热线电话有料就有奖的那个!快去快去!”

    符大壮拿着电话,问韦静雅负责人的号码,没等韦静雅回答,林白杨抢先报了一串电话号码,符大壮输入手机,脸色一变,上前就给了林白杨一巴掌,骂,“臭/婊/子敢骗老子,你们公司是帝都的,号码怎么会是隔着十万八千里的黑龙江?”

    林白杨报的是裴奕的电话,号码是黄甄给他的。林白杨没料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心思还挺细腻。她摸着被打的左脸,不动声色的坐在地上。

    曲恒枫一见林白杨被打,他气的冲上去捏着拳头要揍人,符大壮不留意被他揍了一拳,他摸了把被打出血的鼻子,挥手让身后的痞子们上前制住曲恒枫,站在他面前冲他肚子几下,曲恒枫被打得缩成一团,符大壮还不解恨,拿着棍子准备从他后面给他脑袋来一下。眼看着棍子要落下,林白杨大喊,“我说我说!你们先住手!”

    林白杨老老实实报了高宪的电话,暗想,高宪知道了就也等于裴奕知道了。

    符大壮按照号码打过去,结果手机关机,他眯着眼蹲在林白杨面前,“你别和老子耍花枪,这个号码是不是真的?”

    林白杨点点头,“是我们经理的,他叫高宪,你可以去电信公司查下号码的名字。”

    韦静雅也在一旁解释,“我们经理他今天晚上的航班从帝都回来,现在这个点可能正在飞机上,所以关机。你可以等一会再继续打。”

    符大壮站了起来,“姑且信你们一次。”身后的小痞子们把三人押到村里去,关在破旧的祠堂的偏屋里。

    林白杨晃晃大门,锁得死紧,曲恒枫在一旁坐着也不再爱惜新衣服了,“老子怎么摊上这事?”

    林白杨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安慰,“人生经验嘛!别人想摊上还摊不上的。”

    韦静雅哭丧着脸说,“我就不想摊。”(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http://www.biqukuxs.com/7_7845/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