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夜错爱:女人,劝你乖点 > 72怎么会是你?
    会场上刚才还在沸腾的男人们,此刻都在窃窃私语,一千万卖一个女人的初夜,这也太贵了点,你以为镀金边,而且关上灯女人都一个模样,谁会舍得出那么多钱去买一夜?

    主持人连忙喊了三遍,“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二次,一千万三次,成交.”。《+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何以宁听到一千万,那块悬在心头的大石终于着地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看是谁那么大手笔买下她的一夜,她只知道,她的危机暂时解决了。

    随即,朱姐安排何以宁走进夜歌的总统套房里,坐在床上,透过落地镜,看到镜中的自己,她别过头,不敢再去看那样的自己。

    她害怕着,整个人都没法压抑着的颤抖,但是为了天赐的医药费,尽管她此刻很想逃,可是却没有离开的勇气。以前,陶渊明为了五斗米折腰,如今,她何以宁为了30万,亦落沦到卖身的地步,但愿等一下的男人不要太恐怖,闭上眼睛,忍一忍就过去了。

    此时此刻,她的耳朵里异常敏感,连神经也是处于高度紧张,盼望着那个人快点来,又害怕他的到来,同时担心天赐在医院里的情况,复杂的心情交织着,何以宁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终于,腿步声越来越近,她紧张扯着裙子上的腰带,门嗒一声打开了,她眼睛没有勇气去看那个男人,只听见门关了起来,然后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怎么?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买主吗?”,冷冷的声音响起,只觉得这声音很熟悉,可是又不敢相信,抬起头来,她顿时吓到从床上弹了起来,“怎么会是你?”。

    顾非寒狠狠盯了她一眼,不难看出来,他此刻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该死的,他只不过才离开一段时间,难道宋子轩对她不好?她有这么迫不及待来夜歌找男人吗?

    “何以宁,看到我很失望?我现在可是你的买主,怎么服待男人你不知道吗?”,假如今晚他没有出现在夜歌,此刻在她的房间里的男人会是谁?他气得只想杀人,在她眼里,他甚至连外面那些男人都不如吗?

    听着他的声音,她忍不住哆嗦,是的,顾非寒是她的买主,但是看到他那瞬间,不可否认她的心莫明就放松了。知道买她的人是顾非寒,那种恐惧感一下子就降低了,听着他的语气,他们之间只有交易,为什么心却那么痛?

    在他心里,她现在只是一个高级的妓女而已,她的手颤抖着解开腰带的蝴蝶结,眼睛忍不住闭了上来,尽管眼前的人是顾非寒,但她还是非常的紧张。

    顾非寒看着她如同一副受惊的小兔子,明明那么该死,还装什么可怜?一手将她扯到怀里,下一秒便狠狠封住她的双唇。

    没有丝毫温柔,只是狠狠的惩罚,没一会儿,她的双唇便被他吻到又红又肿,然后厌恶的推开她,“何以宁,宋子轩不要你了吗?我才离开多久?你就这么急着来夜歌找男人了?要钱是不是?我给你.”。

    说完,顾非寒顺手拿出一叠钞票,撒在她面前,红红亮眼的百元大钞在何以宁身边散落,撒满在一起,躺在地上异常的耀眼。

    她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红钞正如她此刻的尊严,肆意的撒落在地上,随人任意溅踏。她弯下身,一张张捡了起来,不是去捡她那荡然无存的尊严,而是在捡天赐的命。

    一张张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她从六年前,就已经忘记了眼泪。但在顾非寒面前,此时此刻,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滴在掌上,仿佛化成火红的铬铁,刺在她的身上,痛得已经麻木了。

    顾非寒看着她蹲在地上捡钱,气得简直就想当场捏死她算了,大手一扯,毫不温柔将她扔在床上,粗鲁的撒开她的衣服,雪白的双峰瞬间出现在顾非寒的眼前,尽管很生气,但是立即对她有了反应。

    她简直太过分了,如果她要钱,可以来找他要,怎么可以来夜歌出卖自己的身体,既然她是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也不用在意她。

    不过一分钟的时候,何以宁全身的衣服已经被顾非寒撕成了碎片,高贵典雅的长裙扔在地上,正如此刻床上的她。

    何以宁全身都颤抖着,她好害怕这样的顾非寒,可是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忍着,他是她的买主,朱姐说过,不管客人要什么要求,她都只能服从,没有说不的权利。

    但是,眼泪却是无法忍住,顾非寒吻到一丝咸味,顿时停下了动作,居高临下看着她,该死的,她还好意思哭吗?

    “不准哭,听到没?”,他气极了,冷声低吼。

    何以宁咬了咬下唇,是的,连哭的资格也没有,客人要求不能哭,她便不能哭。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真的想死,死了就可以解脱,可是,连死她都不能自主选择,她死了,天恩天赐就彻底变成了孤儿,这怎么可以?

    于时,她又顽强的活着。

    顾非寒被她绝望的眼神看到心烦意乱,她那样的眼神看不到一丝生气,仿佛就是一具抽掉灵魂的木偶,让他的心跟着撕裂般的疼痛。

    “何以宁,你这个死女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顾非寒,我要钱,你要做就快点吧,我没时间了,求你快点吧”。

    听了她的话,顾非寒万幸自己没有心脏病,她这是要气死自己吗?好,她就是有本事惹毛他。

    于时,一个挺身,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狠狠占有了何以宁,她眉心紧紧拧在一起,手猛地捉住被单,双唇死死咬着。

    顾非寒没想到她生过孩子仍然这么紧,不由得停了下来,重新覆上她的双唇。这一次跟刚才不同,像是安抚,透着他无尽的心痛。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喜欢折磨他呢?

    何以宁在他高超的吻技之下,慢慢放松了身体,开始学着回应他的吻,她是喜欢顾非寒的吗?可是,她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喜欢的人眼前?以后,还有脸去面对他吗?而他,恐怕对这样的她绝望了吧?

    也好,本来就不该有希望的,这恐怕也这是辈子唯一的一次了,何以宁像是想通了,热情的回应着他。

    顾非寒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热情,狠不得将她揉在体内,这样,以后她更再也没有机会离开,别的男人也休想再对他染指半分。

    房间里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和呻、吟声,床上两条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

    激情退去,顾非寒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这些年来,他的失眠症一直没有好转过,此时此刻,他却睡得非常安心。

    何以宁尽管也很累,可是,她睡不着,也不敢睡着。

    侧过身,看着顾非寒熟睡的脸,她伸出手,想去摸,可是伸到半空中,却没有勇气摸下去。他觉得她脏,她也是这样觉得的,还是别摸了。

    轻轻翻身下床,也该结束了,她必须赶去医院,拿起地上的红钞,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床上熟睡的顾非寒,毅然离开了房间,向朱姐的办公室走去。( 一夜错爱:女人,劝你乖点 http://www.biqukuxs.com/8_8505/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