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擒魔记 > 第四百二十二节:“黑寡妇”受诛
    奥隆双手钻心地痛疼,拼命地跑了一气,慢慢地停下脚步。 望望双手,再看看前胸,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受了伤了,也就想起哥哥奥特来了,回威拉托星球搬救兵。

    奥特见弟弟前胸与双手都受了伤,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奥隆不敢隐瞒,如实地告诉了哥哥,最后说:“我看高道友实在找不到地方,每日愁眉苦脸怪可怜的,想讨回原来住的那个星球,又身单力孤地无法实现。”眨巴着大眼珠子,显出十分神秘的样子,并把嘴吧嗒出响来,“那真是个好去处,山如屏风,水如明镜。我真的想帮高道友讨回来,一来他有家可归了,二来我们也少了忧烦。况且,他还答应过我,讨回那个地方后,送一半给我们”

    奥特很生气,满脸怒容地望着弟弟:“那里再好,终归是人家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甭怀着非分的想法。我们在这地方住的好好的,不要去与人结仇结怨,不招灾不惹祸,消消停停地比什么都好。那个姓高的,有没有地方住,不关你的事,也不是你该考虑的。就凭他抓了那么多咱们这里的居民,当牛做马地干苦力,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他在原来住的那个星球,也不会干什么好事的。见利不见害地给好处就上,那是傻瓜蠢蛋,别吞不下去地再把你烫着。我劝你还是及早回头,不可一错再错,最后铸成大错”

    奥隆抹了一鼻子灰,不但救兵没请到,还劈头盖脸地被撸了一顿,心里好不是味道。这蠢货跟高米尔走了一圈,早已判若两人地非原先的那个了,奥特的话,一点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报仇,如何把地球抢到手。

    奥隆来到一个叫帕德斯的星球,那里住着一个精怪,叫海斯,两个要好。奥隆大谈两个之间的感情,把受了伤的手给海斯看,最后求他出手相帮。海斯经不住他新近在高米尔处学来地那一套极具感情的色彩的花说柳说,便随其来到地球上。

    自从与蜈蚣精失去联系后,蜘蛛精便到处寻找,因为那是她唯一的伙伴。这日,在一处大山中,遇到了奥隆与海斯两个。

    奥隆见一个全身黝黑的女人,在山中飞来飞去,以为是大华的手下,上前拦住。“黑寡妇”先是一愣,看清两个后,砰砰跳动地悬起来的那颗心,平稳地放回了原位。把黑脸一撸嘟,指着两个道:“你们是什么人拦着我的去路,又要做什么”

    奥隆把双手奓势开,嗷嗷直叫:“快把烫伤我手的那个人交出来。”

    “黑寡妇”眼皮一翻,白眼仁一横愣:“你在这里猫啊狗啊的,说什么呢谁是烫伤你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转身就走。

    奥隆因上次之事,不敢近身了,发出来飞树来缠妖女。惹得蜘蛛精大怒,取出旱鬼的法器,手中晃出红光来,对准飞树当头就照。被晃到的那树,立时枯干死掉。

    奥隆大惊,见那宝放着红光,更加胆寒,心想,个个手中都有法器,真的不好惹啊。又急忙发出飞鱼,来咬蜘蛛精。妖女见那些长了翅膀的鱼,张着嘴向自己飞来,不敢大意,甩手抛出数张大网,去兜那些飞鱼。那鱼见网胆寒,四散奔逃地没了影子。

    海斯见奥隆处处受制于人,已经山穷水尽了,相信了他所说的话,这地方的人,个个都难对付,不得不出手相帮。只见他把手一摆,弄出一种放光的石头来,向“黑寡妇”飞去这东西看到了眼瞎,碰到了就死。

    蜘蛛精立觉双目刺痛,眼前漆黑一片地什么都看不见了。情知不好,转头就逃。

    奥隆一见,高兴非常,上前就要擒拿。蜘蛛精用法器乱晃乱照,吓得他不敢近身,发出飞树、飞鱼去咬,被海斯拦住:“她现今双目失明,急于找人帮助,我们悄悄地跟着,肯定会找到她的同伙。”

    聪明猴与伶俐鸡打这方经过,远远地望见蜘蛛精,像没头苍蝇一般地撞来。后面还有两个人跟着,其中一个与安德森等几个描述的有些相像,各自取出法器,严阵以待。伶俐鸡打开了上帝的酒坛,浓烈醇美的酒香,飘了出来。蜘蛛精迎风而醉,头重脚轻,步伐更加凌乱,歪歪斜斜地摇摇欲坠。聪明猴就机抛出上帝的盾牌,正中妖女的脖颈,身子一倒,神火罩随之坠落。聪明猴急忙舒展长臂,把那宝物接住,揣到了怀里。

    后面上来的奥隆与海斯,一头雾水,有点搞不懂了,心想,难道不是一伙的吗怎么互相残杀了呢这到底是敌啊还是友啊奥隆大着嗓门问:“你们和高道友什么关系”

    聪明猴知道他问的是魔鬼,心想,关系你个头啊,不想搭理,东张西望像没听见一样。海斯小声与奥隆嘀咕:“这人耳朵不灵光,我们近两步,再大点声。”于是,挪到了聪明猴的近前来。

    聪明猴趁他们不注意,伸出神鬼莫测的长臂,抽冷子打了两个几下。奥隆与海斯被打得晕头转向,前后左右地来看。伶俐鸡忍不住,“咯咯”地笑出了声来。奥隆与海斯知道被人愚弄了,伸手来抓聪明猴,聪明猴动如脱兔,身法快如闪电,两个连边都没沾着。

    奥隆大怒,弄出来无数个飞树,舞动着枝条向聪明猴飞去。正好引得聪明猴兴起,想看看这树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飞身过去,在树间穿梭跳跃,喜不自胜。还每每给奥隆扮个鬼脸,不时地长鸣两声,虽然险象环生,总是有惊无险地避过每一次的危机。

    奥隆被惹得更加气恼,大叫道:“既然你想找死,我就尽最大努力地满足你。”扬手又弄出一些飞鱼来,一股脑地向聪明猴游去。聪明猴既要躲着飞鱼,又要防着飞树,一不小心,被树的枝条缠住,让其吞了下去。

    奥隆大喜,又驱动飞树和飞鱼来咬伶俐鸡。伶俐鸡忙打开上帝的酒坛,想用酒香熏倒那两样东西,可半点作用不起,倒把奥隆与海斯弄得有点醉了。海斯再次出手,发光的石头再次显现,五光十色,满天的霞彩。

    伶俐鸡不知厉害,举目来看,顿时感到双目疼痛,泪流不止,旋即,眼前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海斯伸手来擒,忽见一物,圆圆地,大如锅盖,旋转着向他飞来。缩手退身,急忙躲闪,伶俐鸡被聪明猴救走。

    大华见伶俐鸡双目失明,急命小安烈乘飞狮到神岛取水,好给伶俐鸡擦拭,他带着几个人来迎。

    奥隆与海斯正当喜气洋洋之时,傲睨得志之际,聪明猴带着大华等人从天而降。大华站在中央,后面有忠义狗,胖胖猪,遁地鼠,大力牛,聪明猴,呈扇面形站定。

    奥隆望着聪明猴,与刚才的一模一样,怎么看都是一个人。擦了擦眼睛,歪着脑袋仔细来看,觉得就是那个人。指着问道:“你可是刚才的那个”

    聪明猴把双臂一摆,眼睛涮来涮去地望着奥隆:“我刚刚从这里离去,前后加起来也没多长时间,你的眼睛瘸了怎么的,这就不认识了”

    奥隆睁着吃惊的眼睛,望望聪明猴,又望望海斯,觉得不可思议。

    大华见两个形体、外貌迥异,从来都没有见过,上前问道:“两位来自何方,为什么到这里杀生害命”

    不待海斯张口,奥隆抢着回道:“我们是受高道友之邀,来为他讨个公道,要回原本属于他的东西。”

    大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有没有和你们说,这里都什么东西是属于他的。”

    奥隆睁着两只大眼睛,开始胡扯瞎掰了:“这里的山川,河流,草草木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大华觉得甚是可笑,用手往上指了指:“这里原本混沌一片,是上帝我父造了天地,造了空气、水以及万物。才有鸟兽鱼虫欢欢喜喜,才有百姓快快乐乐。你们的高道友,原本是我父手下的一位最高级别的天使,离经叛道地处处与我父作对。用他那勾勾巴巴的心眼,歪歪斜斜的脑筋,教人学坏,受其特殊教育的影响,这里曾经被毁灭过。后来,你们的高道友在世间有了许多孩子,用另外的各种方式,搜刮百姓,置其于水火之中而后快。我怎么能够视而不见又怎么能够袖手旁观这就是我与他之间的所谓恩怨,他完全是从个人的角度出发,而我却是从天下苍生的角度出发的,这些东西,难道他没有同你们讲一讲吗”

    奥隆咬着一根硬邦邦的“屎橛子”,虽然很臭,可能是嚼着够劲,就是不肯放松了,大声大气地道:“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当然想怎么说就这么说了。难道你随意胡编乱造一个故事出来,就想轻轻松松把我们打发了吗”

    遁地鼠见大华还要往下说,有些不耐烦,几步走上前去:“我们讲的是一面之词,你的高道友讲的是不是一面之词呢他的一面之词,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的一面之词,就令你产生了怀疑,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的这里面你与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用法铲指着奥隆,“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也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地装大瓣蒜,人模狗样地总得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奥隆见遁地鼠个子不高,尖嘴龅牙还戴了副眼镜,听其刚刚所说的话,与其长相一样地不招人喜欢。强忍着性子,反问一句:“你是说我不够资格喽”

    遁地鼠用鼻子“哼”了一声,满脸的讪笑:“想把自己摆在明面上,想让别人绕着你走,总得有超凡的法力与压人的手段吧”

    奥隆把胸脯一挺,趾高气扬地道:“我能上天入地,能拿云握雾,能化风化气,还能使树驱鱼,这些够资格不”

    大力牛飞身上前,两眼通红,就像黑夜里燃烧的两个火把,直照着奥隆,瓮声瓮气闷雷一般地吼道:“如此说来,前段日子用飞树、飞鱼吃人屠城的事,都是你干的喽”

    奥隆把胸脯挺得更高,更加地洋洋得意。

    大力牛大叫一声:“够了,够了,这些就够资格了,就够资格送你下地狱了。你要知道,血债就得用血来还,现在不是你与我们讲什么狗屁道理的问题,也不是你打算如何为魔鬼讨公道的问题,而是如何把你的狗命留下来的问题。”直扑上去。遁地鼠肺子差点没被气炸,跟着也上去了。

    大力牛和遁地鼠互相配合着,一个空中,一个地下,神出鬼没,缠着奥隆不放。想这奥隆有变化之功,又能使树驱鱼,大力牛的幔子被飞树缠住,遁地鼠在地下又不敢露头。不敌人家,双双退了回来。

    奥隆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朝大华来了。大华膀不动身不摇,把法杖往空中一抛,瞬间变成千千万万个,都向奥隆砸去。吓得他急忙退身,化成一股风回到海斯的身边。( 擒魔记 http://www.biqukuxs.com/8_8528/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