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覆雨邪情 > 第831章 树上大战
    楚江南把郑卿娇放倒,背靠大树的那一刻,缠绵,瞬间在高空升腾。《+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那种女性的魅力升腾,让楚江南完全的迷醉其中,不能自拨,而郑卿娇只能是迷离。

    她紧闭双媚目,两腮桃红,酥月匈起伏有致,雪.白如绒的丝绸亵衣紧紧地挺出,特别惹人。

    楚江南伸手抚上她纤细的小腿,只觉光滑润泽,如抚美玉,不觉心中一荡,一面摩挲,慢慢压了上去。

    郑卿娇“呀”的低呼,小手紧紧抓住枝繁叶茂的大树的一根枝干,显然心中激荡无比。

    楚江南心中甚是欢喜,又是激动,慢慢俯身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啜吸。

    郑卿娇僵硬片刻亦开始缓缓回应,舌尖在唇间时而滑动,他张嘴一吸,含住她的丁香仔细品尝。

    郑卿娇“唔”的一声,藕臂不由搂住了他。

    楚江南松开舌尖,慢慢吻过面颊,再由轻至重啮咬她娇小玲珑的耳垂,左手支撑住上身大部分体重,右手隔着亵衣抚上她挺拔的酥月匈。

    楚江南心醉神迷,抱住郑卿娇,月几月夫寸寸贴紧,双手上下抚慰,却觉自已好运连连,只是不知这次八派联盟的比武盛会,能否夺得仙妃似地美人秦梦瑶的芳心?

    如果真的能够得到秦梦瑶的芳心,现在就算立马让楚江南退出江湖,也不是不能考虑的,毕竟家里已经有了那么多美女,江湖上变数无数,若是稍有闪失,得不偿失啊!

    两人在树上缠绵了好一会,郑卿娇心神放松,早就酥软成一团。

    楚江南更是银意如炽,下边那龙根勃得酸胀,便要按倒她。

    郑卿娇嗯嘤一声,转身正背坐在楚江南怀前,腻声道:“你……你坏死了!”说着,贝齿间发出似是痛苦,又象欢乐的娇哼。

    楚江南自然是心中大喜,解开她的亵衣系带,却见亵衣下竟还有一鲜红抹月匈,紧紧缚住雪.白的。

    他松开抹月匈,白玉般的双丸魔术般地蹦跳而出,月匈前两点嫣红兀自跳动不已。

    楚江南心中欢喜无限,低头含住了一颗,用舌尖快速拨动,一面柔软而充满弹性的如房。

    娇羞的若有若无的在郑卿娇喉间响起,楚江南环住她的纤纤细腰,用力将她拉了起来。

    郑卿娇睁开眼来,见楚江南笑吟吟的注视着她,大羞埋首入他的怀中。

    楚江南搂住她的香肩,用月匈前丰隆坚实的肌肉重重挤压她滑腻的,只觉一片温柔中两颗樱桃逐渐坚硬,令人心颤。

    郑卿娇又是紧张,又是激荡,灼热的月几月夫上渗出粒粒晶莹的汗珠。

    楚江南又缓缓把她放倒,温柔的舔过她的酥月匈玉臂,手却偷偷滑入她的亵裤,指尖轻轻划过她腿间……

    触手已是一片温暖湿润,楚江南只觉口干舌燥,心中不由扑扑狂跳。

    郑卿娇浑身一颤娇吟一声,结实的紧紧夹了起来。

    楚江南轻轻抬起,扶住她的玉臀褪下亵裤。

    郑卿娇霞飞双靥,小小贝齿咬住鲜艳的下唇,死活不肯睁开眼来。

    楚江南握住她一侧,轻轻分开少许,低头望去,只见芳草萋萋。

    “不,不要,会……会被人发现的……”郑卿娇面红如烧,喉中发出烦恼的声音,玉臀频频闪躲。

    “放心好了,我保证,他们什么也听不见!”楚江南迫不及待脱下,他早已一柱擎天,知道如果不解释清楚,肯定少不了要多费一番功夫,于是他收起往西地戏谑之心,原原本本交代了“天魔场”的部分公用,隔绝声音。

    左右分开郑卿娇结实的双腿凑上身去,放下心中大石的俏佳人羞得无以复加,俏脸一片动人的绯红。

    楚江南会意,便一臂提起郑卿娇的腰,将她整个抱起,然后对准……

    “嗯……”清雅如仙、美丽脱俗的绝色丽人郑卿娇正仙心中,感到那紧压着她娇软胴体的那具男性魁伟的身躯突然一轻……

    蓦地,郑卿娇鼻息一膣,“嗯……”的一声……

    郑卿娇脑子清醒的意识到,这一刻自己实实在在的成为了楚江南的女人,先前还可以说是糊里糊涂,可是这一次又是什么?半推半就?

    面对楚江南的强势进入,美丽的郑卿娇也只有柳眉微皱、贝齿轻咬。

    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郑卿娇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刺激下,仙子般高贵清雅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唔……嗯……”

    她感觉又娇又羞,娇靥晕红万千,桃腮羞红似火。

    良久过后,郑卿娇酸得美眸轻翻,不禁把双手扶在楚江南臂上,哆嗦呼道:“让,让我歇歇……”

    楚江南应声“好”双臂抬起郑卿娇的玉股,顿觉不舍,又用力往下一桩,她“哎呀”一声娇呼,亦不知是苦抑乐,一道极酸直贯上脑来。

    “你真是坏死了!偷袭人家!”郑卿娇无限挣扎和妩媚娇羞的啐道。

    楚江南看着她如此小女孩一般的羞涩、窘境,感觉美极,捧着郑卿娇上下蹲坐,哼道:“好娘子,我快活极了,你可舒服么?”

    郑卿娇眼饧骨软,哪能说话,只觉楚江南每次都顶到上,心头竟生出阵阵不能抵挡之感,但那要紧处却又有丝丝爽极了的袭来,令她欲仙欲死、。

    楚江南不闻郑卿娇回答,忙凑到前边来瞧瞧她的神情,却见郑卿娇娇晕满面,妩媚至极,想来定是跟自已一样快活。

    郑卿娇儿娇躯往前一跌,回首似怨似嗔横了他一眼,咬唇埋怨的哼道:“你好狠心。”

    楚江南见了郑卿娇那娇嗔模样,愈觉,兴意姿狂,压在郑卿娇股上,仍一下下尽情深挑狠勾,道:“好宝贝,不狠心,何来的快乐。”

    郑卿娇伏在树上婉转娇吟个不住:“你就知道得了便宜又卖乖!”

    楚江南手段得了,加上对女人的芳心了如指掌,就是像郑卿娇这样的侠女也不能脱俗,听郑卿娇这般吟叫,却笑道:“如果娘子还不够快乐,做相公的更要弄狠些哩!”

    楚江南望着郑卿娇的身子,又瞧出一处美妙来,先前只觉她身材苗条,原来都叫她那刀削的香肩与细细的蜂腰给诳了,如今脱光了衣裳,才发觉到了那胯下便突然宽大起来,下边的两只玉股竟是异样的肥美圆硕,与那苗条的上边形成无比的对比效果,而且两瓣玉股雪溜溜、软弹弹的,随着自已的撞击,晃起了一眩目迷人的白浪。

    这种玲珑浮凸的身形,让楚江南之极,龙根大开大合,连连深插,突然竟能陷进去全部,前端所触皆是娇嫩嫩滑溜溜之物,更是快美无比……

    而对楚江南而言,其实这是一种无敌的疯狂,而且这种疯狂还在继续的上演!

    郑卿娇美极,那种女人暖昧甜腻的吟叫如泉涌出,嘴里胡乱抓了自己的肚兜亵衣咬着,檀口颤声娇哼道:“我,我……我给你弄坏了,哎呦……”忽的一个魂飞魄散……

    楚江南心中充满了全所未有的成就感,突然全身一酥,奇痒无比,再也忍耐不住……

    郑卿娇儿的银水正泄得大开,被他的至阳元精一灌,顿时花容失色,银水乱吐,又大丢起来,全身畅快无比,如坠入云霄之上,轻飘飘的。

    楚江南捺着郑卿娇的肥美玉股,注了个天昏地暗,良久方止,倒在郑卿娇身边,感受着前所未有的。

    郑卿娇倦极,却因受了楚江南的元阳真精,只觉周身暖洋洋的无比舒服,搂着他的脖子,呢语道:“你这害人精,可把我给害了。”

    楚江南欢喜道:“好娘子,我害你什么了?”

    郑卿娇啐道:“我清清白白的女儿身,就这样被人占去了,今生是无缘天道了……”

    楚江南心中一喜,一把将她抱住,道:“修什么天道,我们以后就一起修双修不更好!哦,刚才一时想着快乐,忘记双修了!我现在便传你一套‘双修大法’,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修什么天道……”

    郑卿娇用指尖点了楚江南的脖子,腻声道:“你就是花心,江湖上你的传言可不少,我真担心你哪天玩腻了,就再不理人家了。”

    “卿娇,我绝对不会,我可以发誓……”楚江南正要发誓,却被郑卿娇用嫩舌堵了嘴,呢哝道:“不要发誓,我相信你!”

    郑卿娇用自己的行动来表明自己的立场,爱一个人,就无怨无悔,只恨之前,为什么自己要钻牛角尖,让自己和爱自己的人都难受!

    只不过古代女人的爱更简单一些,属于那些被迫方式的,既然已经了,那不爱又能怎么样呢?

    楚江南心里就没郑卿娇想这么多了,他心头又是一阵,笑逐颜开道:“多谢娘子体谅。”说着,抱住郑卿娇,两个人在彼此身上亲来舔去,不知人间何世。

    郑卿娇与楚江南在树上缠绵了一回,忽坐起身来,取了丢在一旁的衣裳,便要穿上。

    楚江南连忙按住,问道:“宝贝你要做什么?”

    郑卿娇娇笑的说:“穿衣服呀!”

    楚江南道:“我还没教你双修之法……”

    郑卿娇为难道:“可是……”

    “别可是了,天大地大,快乐最大。”楚江南嘟了嘴,嘴角上翘道:“现在就让我们来快乐一下。”( 覆雨邪情 http://www.biqukuxs.com/8_8529/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