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骗婚精英 > 2. 一百分
    曾岚一直坚守着一个人生信条就是,凡事都要做到一百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从小到大,她也一直在一百分的簇拥下茁壮成长了二十八年。她是老师眼中的优等生,父母眼中的好孩子,朋友眼中的女强人,外人眼中的女博士。

    她天资聪颖,后天勤奋,是个得天独厚的科研型人才。高考后顺利进入全国首屈一指的A大,大二那年又得到国家奖学金资助出国交换,大学毕业直接留在美国读了生物医学系的PhD,只用了四年就毕业回国进入国家高级研究所,成了最年轻的正教授级研究员。她的履历足以被A大后辈们广为传颂好几年。

    她相貌虽然不是极美但也绝对出众,所以从来都不乏追求者。她和那些读了博士就修炼成东方不败的可怜女人们不同,她不愁嫁。

    但她对恋爱这件事却并不执着。科学研究显示,恋爱感觉其实就是大脑皮层情感中枢的神经元在多巴胺的刺激下发生的一种钙摄入量依赖性的神经冲动,英文叫的很形象,firing。而这种神经冲动由于源自于神经细胞膜表面的钙离子泵,在长期firing的情况下会产生疲劳耐受性,所以对多巴胺的刺激便会逐渐消弱。这就和糖摄入量过多会导致胰岛素耐受,进而引起二型糖尿病的原理一样。简言之,真正恋爱的感觉非常短,有学者说只有几秒。她不想只为了那么一瞬间的心跳而浪费宝贵的时间精力与爱情玩捉迷藏。她要做的事情明明那么多。

    但她却是一定要结婚的。婚姻和恋爱不同,夫妻关系的构建更多的是需要相互扶持与体谅,人类是群居动物,所以每个人终究还是需要一个伴的。这其实和那短短的几秒钟真爱没多大关联。用句俗话来说便是你所相守的人并不一定是你最爱的人,从古至今,历来如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歌颂爱情,因为得不到。

    恋爱是糖,吃到口甜,吃不到想,吃多了消化不良。婚姻是粥,尝着无味,却能包容一切酸甜苦辣,清淡温和,有利消化。所以小时候爱吃糖,长大了爱吃粥。

    走出酒店的时候阳光很温暖,她站在路边愣了三秒,恍惚间不知该何去何从。她觉得世界都在高速运转,街道上永远车水马龙,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只有她仍驻足在一个角落无法前进。定了定神,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家。还好,这个时候她还是有家可回的。房子是她和杨缪一起买的,虽然大部分首付都来自于她的安家费。而现在这个房子的户主却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真不知该感激他有良心,还是该恨他做的绝。

    杨缪其实在曾岚眼里只有八十分,虽然她从未告诉过他。他绝不是她众多追求者中最优秀的,也不是最帅的,但却是最踏实最诚恳的。曾岚一个人在海外求学多年,亲眼见过太多高智商的奇葩男,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自诩天赋异禀了不起的凤凰男,成天满脑子的猥琐想法,在女人面前却故意要高谈阔论的讲讲弗洛依德的精神需求,仿佛你不知道罗素有几个情人就是文盲一样。明明也刚从**窝里飞出来没几年,却早已得瑟的不知道什么是五谷杂粮。

    所以她选杨缪,因为她坚信他可以踏实的陪她走完漫漫人生。但她到底也还是失算了。

    不仅她失算,连一向看男人极准的季姝也拍着脑门叹着自己看走了眼。她还记得当时季姝见完杨缪第一面后就说,这男人虽然没什么大出息但拿来当个老公是足够了。长相也算得体面,学历也配得上她,老实巴交的绝对任劳任怨,心烦时踢他两脚他都肯定不带吭一声的。谁会料到,这样的男人竟然出轨了,竟然逃婚了。果然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曾岚,你也该好好反思一下了。季姝如是说。

    难道是她有错么,她把一切都准备好就等着和他领证,他却跟个一夜情的女人跑了,难道是她有错么?

    她在家发呆了一整天,傍晚时分,被季姝约出来见面分享心得。季姝问她一夜情初体验感觉如何,她也只是皱着眉摇摇头,这个课题远比她想象的复杂,很需要设计一个正交实验再把结果线性回归一下才能得出结论。可她却不想再亲身研究了。

    “对了,那个男人,他告诉我他今天结婚。”她忽然想起来说。

    季姝瞪大了眼睛,然后和她一样,仰天大笑了三声:“我说呢,那男人一看就是个精品怎么就这么痛快跟你走了,原来是last single night!”那表情仿佛曾岚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last single night,这个她倒也是有所耳闻过的。不过又想起那男人轻车熟路的样子,笑笑道:“只怕就算他结了婚,也还是会隔三差五的pretend to be a single man的。”

    季姝笑:“这就是男人啊,连杨缪那种闷葫芦都能出轨,谁还会指望昨晚那个妖孽从一而终?”

    季姝的话里虽然是嘲讽,可曾岚还是听出了暗藏着的那几分悲凉。她知道,季姝骨子里已经看透了那些花心的男人,所以对爱情对忠诚甚至对婚姻都满不在乎了。她现在是真正自由的女人,她对男人的态度和那些男人对她的态度一样,各取所需,然后互不相干。季姝的名言就是,凭什么只有花心男人玩女人,就不许有花心女人玩男人?

    五年前的季姝应该完全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曾岚仍记得那时候对那个男人一心一意的季姝羞涩的像朵海棠花,谁没有过一点不堪回首的过去呢。想到这曾岚又看开了许多,现在看来,她唯一的过错就是这么多年来实在是太顺了,学业顺,事业顺,恋爱也顺。老天就算是按人头数,也该轮到她走背字了。

    咖啡厅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男人夺门而入,身材精瘦,五官却是十分精致的。一进来就走到曾岚面前,弯下身子紧紧的抱住了她。

    “亲爱的,我回来晚了!”高兴说。

    曾岚没有推开他,她很需要这个拥抱。“高兴,没事,反正婚礼也取消了,你回来的晚点没关系。”

    高兴松开怀抱,坐在她身边,满眼的伤感快要溢出来:“我早就说杨缪那小子不是个好货,你非不听,还有你季姝,成天跟我面前装男人百科全书,也还是看错了人吧!”

    季姝捶胸顿足:“行行,我们都被那混蛋的老实外表蒙蔽了,就你心明眼亮,那你怎么不早点劝曾岚啊,现在搞得婚礼都取消了才回来事后诸葛。”

    “我说了你们听吗?成天不把我当男人看,我是含辛茹苦,苦口婆心啊!”高兴表情比季姝还夸张。

    “好,happy哥,我认栽,从今往后拜你为师了!”季姝抱拳。

    曾岚被逗笑了,看着两个好友兼闺蜜的一唱一和,心里很温暖。这种时候最是患难见真情的。

    高兴转过脸来,看着曾岚:“还好,还能笑得出来,我们岚岚就是了不起,女中豪杰。”

    “那当然,为那种渣男伤心多不值啊!做女人最要紧的就是要有骨气。”季姝接话特别快。

    “高小兴,你能不能别总叫我岚岚,我每次听都**皮疙瘩掉一地。”曾岚说。她不想她这个霸气的山雨欲来的名字就这么被叫的俗了。

    “啧,曾小岚,那你也能不能别总叫我高小兴,我好歹也是个执行总裁。”高兴故作严肃。

    “happy,就你那小破公司还执行总裁?可别笑掉我们的牙哦。”季姝笑道。

    高兴摇着头:“行,在你俩面前我就是永世不得翻身的小弟了。”任他在外呼风唤雨,到底也敌不过这俩知根知底的姐妹淘。

    他把手搭在曾岚肩上,用力握住她的肩头,“没事啊,回头我再给你介绍几个好男人,经过我happy哥认证的,绝对品质保证。”

    季姝笑了:“不用你了,我告诉你,咱们得让曾岚自己成长。这些年来她就是太不看重恋爱这回事儿了才那么容易就被人坑的。”

    “话是这么说,可你看她哪有一点想要成长的意思?曾岚同志,对于爱情这件事,组织上不得不批评你一下,你实在是太不思进取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亲。”高兴又捏了一下曾岚的肩膀。

    “嘿嘿,昨天晚上咱们曾岚已经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了!”季姝忽然拍手笑道。

    “啊?什么第一步?”高兴看向曾岚问。

    曾岚干笑一声,说不出口。

    “昨晚上曾岚跟我去了Zero,和一个帅哥one night stand了。巨大进步啊有木有!”季姝的语气兴高采烈。

    曾岚却急忙挥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做个实验而已。”

    高兴的脸色却陡然变了。( 骗婚精英 http://www.biqukuxs.com/8_8533/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