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骗婚精英 > 18. 未知解
    杨缪的这一句话给了曾岚今天最致命的一击。《+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她忽然觉得这也许是她活了二十八年来最糟糕的一天。她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温柔踏实的男人,不敢相信他竟也有如此狰狞的一面。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他从她心中的那个穿着格子衬衣憨厚老实的男孩变成了现在这个外强中干的媚俗男人。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曾经甜蜜的说过爱她。

    “曾岚,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太刺激你,可是我想了很久一直想告诉你却说不出口,既然今天把话都说开了,我索性也就不再隐忍了。曾岚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从来就没爱过我?你找我做男朋友,只不过是在你的众多追求者里随便挑了一个看上去老实听话的而已。你觉得你为我牺牲一下就是天大的恩赐,我就应该感激涕零的为你效忠,万死不辞。其实你只是个最自私的女王,你只爱你自己。”

    她此刻才发现原来杨缪如此口才。他说的不错,她确实小看了他。于是目光直直的看着他,一直到他一口气连珠炮似的说完了这一大段讨伐檄文。

    然后她笑了,那个笑容虽然清浅却十分凌厉。她盯着他,问:“说完了吗?”

    他被那笑容吓到,沉默着点点头。仿佛气势用尽了,只留下空虚的后怕。

    她吸口气道:“那我也说几句。本来对于你背叛我这件事我已经不打算再提了,可既然你今天已经说了这么多罕见的心里话,我也不得不回敬你几句我的听后感了。杨缪,我不清楚爱情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从你刚刚的话里,我听出了几点矛盾。第一,你说一个男人可以对无数个女人动心,那个叫做爱情吗?那么你对我和对那个女人是一样的动心吗?你又说遇到了她之后就可以不再去想她的过去身份,只爱她,给她她想要的一切。那么你有努力的想要给过我什么?是不是从你的话里可以理解为,你其实也不是真的爱我,而遇到了那个女人才是所谓的真爱?”

    他想要开口,她却没有理会继续说道:“你说我没有爱过你,我无法否认,也无法承认,因为爱情对我而言仍是个未知解。姑且当做你是对的,那么在我们这一段关系之中,我们谁都没有爱过对方。你控诉我不为你考虑,回国工作,买房,跟你结婚。那么你又为我考虑过什么?我说和你一起回国时,你为什么不拒绝?我说我来付房子的首付款时你又说了什么?我答应嫁给你时,你又在想什么?难道这一切都是我逼你的么?你又何时说过一个不字?”

    他被她锋利的眼神刺到,逃也似的移开了视线。

    “况且,现在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我不爱你,而你也不见得有多爱我的情况下,你又为了什么跟我在一起四年,忍受我的专政呢?你做我的男友,既然不是因为感情,那么我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只有面子。你在国外时是那些追求我的男生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可是我接受了你,那么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为了你那可笑的自尊?而现在因为你的工作不如我,你买不起的房由我来买,这让你的自尊心受创,所以你决定放弃我。如果对我刚刚说的这些你没有意见的话,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其实你爱的也不是别人,你和我一样,都只爱自己。”

    他叹了口气,仿佛带着极大的不甘心似的,苦笑道:“曾岚,我到底还是说不过你。”

    “既然我们谁都有错,你是不是也该成熟点,收起你那副受害者的尊容?杨缪,我承认我是看错了你,季姝说的没有错,外表老实的男人内心不一定老实。我说我就是想要找个老实人结婚,好好过日子,可你不是。你的老实只是建立在你的不自信基础上,而现在你的自尊已经狂妄到彻底吞没了你的老实。我不知道这对你今后的人生意味着什么,我只想再说一句,随波逐流和坚持自我并不相互矛盾,但是它决不能成为你放纵迷失的借口。”

    曾岚以一个平静而坦然的背影告别的杨缪。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浓云。十月的A城,阳光一被遮住马上就有些凉丝丝的。

    她一路平稳的走到停车场,从包里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上去。双手扶着方向盘,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一颗不争气的眼泪滑落脸庞。她迅速抽了抽鼻子,想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却发现手机屏幕是亮着的。来电显示着莫啸白的名字。

    如果可以,她希望此刻全世界都忘了她。就让她静静的一个人待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可她还是接起了电话,莫啸白找她,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

    “喂?”她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曾岚,你在哪?我刚刚去你实验室你不在。”莫啸白似乎没有察觉异常。

    “啊,我今天实验不多,所以下午休息。”她说。

    “难得啊,你周六居然不在实验室?怎么,难道是见情人去了?”莫啸白开玩笑道。

    她笑不出来,因为又有一大颗泪留下来。“你有事?”

    “我刚接到电话,合约的事情程氏集团已经订好了。不过签之前还有一点小细节需要再沟通一下。程总的意思是以非正式的方式沟通,所以今晚邀你去参加他们公司办的一个晚宴。你可以吗?”他说。

    她忍不住又抽泣了一声,然后立刻回答:“好啊,我去。”完全没经过大脑的一句话,慌张而蹩脚。

    可他还是听到了。“曾岚,你的声音不大对,发生了什么?你在哭吗?”

    “没有,我很好。那个晚宴是几点,我现在就回家准备。”她不理会他的问题。

    “七点半,我去你家接你吧。”他顿了一下道。

    “好,那就一会儿见。”她迅速挂掉了电话。

    她回了家,洗了澡,要换衣服的时候想起了季姝帮她挑的那件洋装。于是跪在地板上,将床底下那个盒子拿出来,打开盖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件婚纱。

    心脏又是剧烈的一阵疼痛。然后迅速的盖上那盒子,又塞进了床底下。她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一件衬衫穿上。她以为她已经很坚强了。可有些事情不是吵个架口头占个上风就能解决的。所以即便她毫不示弱的教训了那个男人,心中的那口气也还是一样咽不下的。于是就化成了伤,瘀在那里。

    他走下车看了看表,六点半,显然到的有点早了。今晚这个场子是莫啸白串通了程孟樵,故意用一个“非正式谈公事”的借口要曾岚来的。这场晚宴其实是程孟樵儿子的满月酒。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打电话叫曾岚下楼。他的直觉告诉他,曾岚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可他却有点拿不准这时候应该作何表现,是应该表达一下关切,还是假装什么都么察觉。这样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真不像他莫啸白的作风。可他好不容易才卸掉她对他的防备,他不想前功尽弃。

    想来想去还是拨通了曾岚的电话,绵延的嘟嘟声响了半分钟,那端才有回应。

    “喂?”她的声音比刚刚还低。

    “准备的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合适的衣服?”他没话找话。

    “嗯,或许,我能不去吗?对不起。”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没有底气,一点都不像平日里的曾岚。

    这让他更确定了这事一定非同小可。一时间竟也什么都不管了似的,“我已经到你楼下了,你现在马上下来。”几乎是脱口而出。

    一分钟之后,他见到神色黯淡的曾岚。她上面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配正装穿的那种,下半身却穿了一条牛仔裤。这个样子着实把他惊到了。曾岚平时虽然穿着简洁随意,但也总是十分得体的。而此刻的的这一身,绝对是恶灵附体了。

    曾岚看出了他眼神中的意思,勉强着尴尬一笑:“不好意思,我刚刚在犹豫是该穿正装还是休闲装。”她没有说下去,事实上是她衣服换到一半就崩溃了。对着镜子里的人发呆,越看越认不出这是自己。

    他笑着摇头,看来他来的早倒是对了。于是打开车门,“上车吧。”

    她犹豫着:“我今天状态不好,能不能和程总说一下,改天再谈?”其实她的心情已经彻底糟透了。

    他走过去拉起她的手,硬把她塞进副驾座位,“系好安全带。”他说了一声,车子便奔驰而去。( 骗婚精英 http://www.biqukuxs.com/8_8533/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