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骗婚精英 > 68-71
    第68章 .染洁癖

    王主任提了两个水果篮笑呵呵的来探病,一进门就看到莫啸白在给曾岚削苹果,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百度搜索 4G中文网 更新更快)

    “莫先生也在啊,曾岚,感觉怎么样了?”

    莫啸白见到王主任,没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致意。神态自若,又似带着几分倨傲。

    王主任也不在意,确切的说是自从他得知曾岚和莫啸白已经结婚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喜上眉梢了好久。曾岚这姑娘真厉害,看着挺高傲不食人间烟火的,居然这么不声不响的暗地里搞定了莫总。这不是帮他们研究所捧了一尊大神回来么。

    “王主任,我的实验怎么样了?”曾岚省略了客套,直接问重点。

    王主任一脸严肃道:“曾岚啊,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身体养好,实验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莫啸白漫不经心的插话道:“我已经和程氏那边说好了,你的那个项目暂停一阵子,程总也答应了。”

    曾岚眉头微蹙:“其实就算我不在,实验也不用中止啊,秦征可以独立完成的,有问题就随时来问我好了。”

    王主任神色一变,默然看看莫啸白,欲言又止。

    莫啸白一个眼神,王主任很知趣的彻底闭嘴了。

    曾岚眉头皱的更紧了,“秦征怎么了?”

    莫啸白自顾自的又拿起了水果刀继续削平果,非常自然的事不关己。

    王主任为难的又看了一眼莫啸白。

    “莫啸白,你对秦征做了什么?”曾岚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莫啸白一挑眉,“我可什么都没做,不关我的事。”

    “对对,和莫先生没关系的。是秦征自己辞职不干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本来是要给他一个严肃处分的,可我的处分还没下达,那小子自己跟我说不干了。”王主任急忙说。

    “秦征辞职了?咳咳”曾岚一着急,就咳了起来。

    莫啸白急忙放下手中的苹果,过去帮曾岚抚着背。

    “那我的实验怎么办?我有好几个反应还在反应器里需要人看着呢!还有我养的成骨干细胞,没有人定期换培养液怎么行?”

    莫啸白还是第一次见到曾岚这么着急。

    “你别急曾岚,你放心,没事啊!秦征临走前我叫赵研究员和他做了交接的,所以你的反应和你的细胞现在都是赵研究员在帮你看着,不会有事的。”王主任急忙解释。

    曾岚缓了口气,“秦征他为什么要走呢?这根本不是他的错。是我那天车祸之后就头很晕,总觉得听不见别人说话。所以那天在冷冻室,是我没听到秦征叫我,才被锁在里面的,不关他的事。”

    秦征自打她回国来到这里工作就一直跟在她身边,她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来培养他,现在好不容易他能够独立完成实验了,居然就这么走了,真有一种失掉左膀右臂的感觉。

    “我也跟他说虽然他有责任,但是也不至于辞职的地步,可是他不听非要走,我也没办法啊。”

    “也许是他找到了更好的去处呢。”莫啸白若无其事的插了句话。

    曾岚转过脸来,一双眼睛紧盯着他,片刻之后移开视线,她轻叹了口气,“王主任,你放心,我会今早出院回归实验室的。”

    她的那些实验交给秦征都不放心,更何况是那个不大熟的赵研究员。

    “也不用那么着急的,你还是养好身体。”王主任觉得曾岚身边的两道视线略犀利,额头上的汗都快出来了。

    王主任一走,曾岚就又看向莫啸白,眼神直逼他的双眸。

    “是你吧,你和秦征说了什么?”曾岚问。

    莫啸白知道瞒不住了,也只好承认,“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就是劝他好好想想自己的将来而已。”

    事实是他那天用特别倨傲且冰冷的语气对秦征说,你如果想一辈子躲在一个女人的影子里做个窝囊废,就请继续你的科研事业。反正我是一点都不担心我老婆哪天会真的在意你。

    对付秦征这种没什么担当的小男孩,莫啸白根本都不用动真格的,几句话就能把他逼得回家找妈妈去。

    曾岚叹口气,已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转过头去不再看他,沉默不语。

    莫啸白知道自己这是又把她惹生气了,便赖皮的凑过去,与她脸贴着脸,柔声道,“宝贝,你生气了?秦征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曾岚余光瞥他一眼,严肃的问:“如果我说他对我来讲确实很重要,你会怎样?”

    莫啸白挑挑眉,“也不会怎么样,就是会不开心。”

    “啊?”曾岚哭笑不得,对着这一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只觉得太阳穴发麻。

    “因为我爱你,所以不喜欢你身边有别的男人对你好,即便是对我毫无威胁的秦征也不行。”他说的很霸道。

    曾岚神色一怔,眸光清淡的开口道:“那我看到你搂着别的女人出入公共场所,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

    他心头猛地一颤,笑容僵住,所以她还是记得这件事的。这么多天了,她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这一直是他心中最不安的一点。

    “如果我们两个互换位置,那天是你看到我和别的男人一起走出电梯,你会做什么?”曾岚继续问。

    “我会杀了那个男人。”莫啸白的笑容收敛,眼神里透出一抹厉色。

    曾岚被他的眼神惊到了,与他对视了三秒之后,扯了扯嘴角,“那你借我一把刀,我现在就去当杀人犯。”

    这回换莫啸白吃惊了,他看着那张苍白的脸上隐约泛起的红晕,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想也不想就将她搂住,抱得紧紧的。

    “再也不会这样了,曾岚,我跟你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做任何让你伤心的事情!就算是逢场作戏,我也不做了。等你病好了,我就昭告天下,我莫啸白是有老婆的人了。”

    怀里的女人微微颤了颤,轻声问:“莫啸白,逢场作戏的感觉是怎样的?”

    他抱得更紧了些,“一点都不好受,宝贝你千万不要好奇,更不要尝试!”

    曾岚无奈的笑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去设计一个实验去尝试什么叫逢场作戏的。我的一夜情实验失败了,我的闪婚实验也”

    她忽然想不明白了,她的闪婚实验,结果是什么呢?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莫啸白也笑了,“就算你想要尝试,我也不会再陪你了。我已经陪你做了一夜情实验,又做了闪婚的实验,如果接下来要再进一步,我倒不介意陪你做一个养儿育女的实验,怎么样?”

    曾岚眯起眼睛,仿佛真的在思考一样。

    莫啸白趁热打铁:“宝贝,咱们生个孩子吧,这样季姝和楚晨的孩子就有伴了,多好。”

    季姝听到这里的时候,捂着嘴笑了半天。

    “你家这个莫啸白,不止擅长逢场作戏,还非常会玩得寸进尺。”

    曾岚笑笑,“其实他是更擅长转移话题。”

    季姝点头,“那你就这么放过他了?确定不再问问清楚到底逢场作戏究竟到了什么level?”

    曾岚摇头,“算了,知道了又能怎样呢?我不想再破坏自己的心情。”

    季姝眨着眼:“真不像你啊,你那求真务实的科研精神呢?就这么被他糊弄过去了也太亏了吧?”

    “季姝,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曾岚淡淡的说,“爱情这件事本来就不能用科学和逻辑来解释分析。”

    季姝笑起来,“曾岚,要我说你什么好?不过你总算开窍了,本宫甚是欣慰啊。”

    曾岚也笑了,“女王陛下,为什么我觉得你这笑容不像是欣慰,倒像是看热闹的?”

    季姝吐吐舌头:“不管怎样,你能成长都是好的。我也就可以放心了。我打听过了,那个女人是莫啸白的前妻,之前和莫啸白假结婚骗了几千万的嫁妆,结果在vegas几把就赌光了,才回来拿个什么配方敲诈你家官人,不但想要钱还想要人,也够贪的。不过现在已经被你男人整的人财两空了。所以说千万别跟莫啸白这种人作对,分分钟被玩死的节奏。”

    季姝觉得就算曾岚不在乎了,也还是有必要知道一下实情的。

    曾岚听了,面色波澜不惊。

    “所以其实你不必担忧什么,以莫啸白的智商,就算跟那女人玩逢场作戏,也不至于真会傻到**的地步。要不然他这些年的声色场就白混了。”

    季姝一边说一边打量曾岚的脸色,然后笑道:“有没有觉得松了一口气?”

    曾岚眼波流转,神情从严肃变成犹疑,继而浅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季姝。”

    季姝笑的更开心了,就知道曾岚这丫头在装淡定,到底还是躲不过的。

    爱情会让人染上洁癖。

    又有谁能幸免呢?

    “是楚晨告诉你这些的吧?”曾岚问,“他又去找你了?”

    季姝摇着头轻叹口气,“这么快就学会了你男人转移话题的坏毛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嗯,所以小白没**,乃们放心,这个后面还会再细说一点点。

    下一章是季女王和小晨子的事情~~~等着看小晨子被虐的不要错过~~~

    ==================

    周一七夫人入v,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本正常入v的文(之前三篇都言都是倒v……请叫我倒v小能手……),略忐忑,希望大家能去帮忙捧个场啊~~~小凛给大家鞠躬了~~~

    第69章 .楚安生

    确实是楚晨把这些事情告诉季姝的,也正是靠着这个说“正经事”的理由,他才有机会又靠近了季姝身边一次。(百度搜索 4G中文网 更新更快)

    季姝今天出门的时候,见到楚晨和秦凯两个男人正站在小区大门口,一左一右的靠墙抽着烟聊天。画面非常和谐。

    两个目的相同的情敌,居然还能结成盟友。季姝觉得这世界愈发的玄幻了。

    见到季姝走出来,两个男人都掐了手中的烟,凑了过来。楚晨笑嘻嘻的,秦凯却是一脸正色。

    “你要去医院吧,我送你。”秦凯说。

    季姝皱了皱眉,“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来找我了。”

    楚晨没说话,就在一旁一脸谄笑的看热闹。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这个时候需要个男人照顾你。”秦凯说的很实在。

    “那也轮不到你。”季姝一挑眉,对着一旁的楚晨使个眼色,“有他就够了。”

    楚晨乐呵呵的凑过去,露出一口小白牙,等的就是这声召唤。

    “秦凯,我的孩子是楚晨的,所以就算我要人照顾,也是他照顾,轮不到你。你老婆在家等你呢,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都是要当妈的人了,最受不了的就是朝秦暮楚不负责任的男人,所以你想在我心里留个好印象,就别再来了。给自己积点德,也帮我留点人品。”

    秦凯看看季姝,又看看楚晨。

    楚晨仍是贱笑,“你看,我就说吧。季姝是我孩儿他娘,我俩前几天就是闹点别扭,都老夫老妻的了,床头吵架床尾和你还不知道吗?抱歉了啊老秦,哥儿们这次不能跟你谦让了。”

    秦凯不再说什么,转头就走了。

    季姝默默舒口气,这男人比楚晨好对付多了。

    一眼都没再看身边的楚晨,懒得说话,转身就走。楚晨哪能放她走,像块胶皮糖一样,黏糊糊的又凑了上去。

    “你这也太过河拆桥了,我刚帮你料理了秦凯,你就不理我了?”

    季姝目视前方,余光都不看他,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别别别,被这么大火气,对孩子不好。我今天来是有正经事要告诉你的,你得给我点时间,这关系到曾岚和小白的未来!”

    季姝脚步放缓,眼锋扫他一眼,“说。”

    “在这说也太草率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坐下,咱们慢慢说。”楚晨眉开眼笑,得逞了。

    楚晨带季姝去的地方,是一家非常隐蔽低调,但是十分有格调的私房菜馆。门脸不大,看着很不起眼,但是里面装修的典雅舒适,只有几个包间,客人稀少。季姝看看院子里停的几辆车,果然来这吃饭的都是土豪。

    “这家店我早就想带你来了,他家以药膳闻名,做的都是清淡的菜式,但是很补身子。我看你最近脸色这么差,肯定是没怎么好好吃饭吧。现在是最重要的时期,不好好养着怎么行。”楚晨给季姝一边倒茶一边说。

    “我不喝茶,给我要杯热水。”季姝冷冷的说。

    “放心,这个不是普通的茶,这是专门为孕妇准备的玫瑰花茶,喝了美容养颜,还能舒畅心情。”楚晨把茶水递到季姝面前。

    精致的一只小茶碗里,盛开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季姝挑挑眉,拿起来尝了一口,味道不错,这才神色缓和了些。

    楚晨笑了,对着身后的服务生说:“告诉厨房准备上菜吧,跟你们经理说这个花茶给我拿几包。”

    派头很足,气场强大,财大气粗的楚少爷总算觉得有点面子了。

    季姝却看他一脸装腔作势的,觉得可笑。懒得戳穿他,直奔主题:“说吧,莫啸白是想让你来传什么话?关于那个女人的?”

    楚晨瞪着眼:“你怎么知道是小白让我来说的?”

    季姝揉了揉太阳穴,愈加的为将来季安生的智商担忧。

    “他想自己告诉曾岚事情的始末,但是又怕拿捏不好尺度反倒惹得曾岚想更多,所以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我去和曾岚说,第一是因为曾岚最信任我,第二是经我这个第三人之口讲出的事实,曾岚也不会想要刨根问底。这一招确实很高明,但我不一定会帮他这个忙。”

    “为什么?”楚晨愣愣的问。

    “你先说说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季姝懒得理他的疑问。

    楚晨把事情的经过仔细讲了一遍,季姝听得很认真。末了问:“小白真的没和那女人上床?”

    “反正他和我说是没有。小白这人以前虽然放荡,可对女人还是挑的很,当时他俩结婚时候小白都没让她进过家门,这次这女人玩了小白一把,小白恨得牙痒痒,怎么可能真上她。小白有了曾岚之后变了那么多,你也都是有目共睹的”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了。”季姝打断了滔滔不绝的楚晨。

    “那你帮不帮?”楚晨问。

    “你回去告诉莫啸白,不是我帮他,是他命不该绝。”季姝喝了口茶。

    楚晨笑了,“好咧,一定传达!”

    季姝不再说话,安静的喝茶,也不看他。不一会儿菜就一道道的端上来了,都是清炖水煮的,看上去清汤清水,做的却非常精致。季姝尝了一口,滋味确实好。

    “喜欢吗?”楚晨问。

    “还不错。”季姝答。

    “那好,我一会儿就跟他们经理说,以后天天准时给你送餐,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

    季姝一扬眉:“这家饭店还送外卖?”怎么看都不像吧。

    “别人肯定不送,但是我说句话还是管用的,你想吃就天天给你送。”楚晨得意的一笑。

    季姝放下筷子,目光直逼楚晨的眼睛,“楚晨,你到底想怎么样,说明白点。”

    楚晨眸光一闪:“我还能想怎么样,只要你能让我在你身边照顾你就心满意足了。”

    “啧啧,别说的这么感天动地行吗?你以为你是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吗?”

    楚晨站起身,从桌子对面走到季姝身旁,对着季姝的小腹伸出手去,“让我摸摸咱家宝宝,行吗?”

    季姝一手打开他的手臂,“滚!”

    “我听说你给咱孩子起了名?叫什么?”楚晨没有后退反倒更靠近了点。

    季姝叹口气,“季安生。”

    “安生,这名字起的真好。不过,你难道不想让宝宝姓楚吗?楚安生,不是也挺好听的?”

    楚晨蹲□子,伸手从侧面搂住季姝,头就贴在季姝的小腹上,“让我听听,小安生有没有动静。”

    季姝觉得心里莫名的难过。手却使劲儿拍在楚晨的头上,“你是白痴吗?这孩子还不到三个月,怎么可能会动!”

    楚晨被打了,仍是不松开手,“季姝,我知道我挺没出息的,除了有点钱以外一无是处,但是我保证会对你和孩子好的,你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求你了。”

    季姝忽然想起高兴的话,“你那么爱他,要怎么才能割舍掉这个人?”

    心里更加的难过了。这感觉就像被困在一个慢慢沉入水底的笼子里,想要挣脱却出不去,想要躲避,冰冷的水却从四面八方涌进来。有种东西就是无孔不入。

    这种东西叫爱情。

    可是,她根本想不明白,她怎么会爱上楚晨?用曾岚的话讲,这不科学。

    季姝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向来都是有的放矢的。比如山本道格拉斯,她见他第一眼,就确定了,她喜欢这个男人,接触得再深一点,就更加确定了,她爱这个男人。她总觉得既然都是出来玩的,就别搞那一套日久生情的把戏,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目标明确,有发有收,收放自如,才是她的风格。拖泥带水的那种暧昧游戏不适合她。

    可是对于楚晨这个傻缺二货,她是真的快被磨疯了。

    她见他第一眼就确定这个男人的智商堪忧,换句话说从一开始这个小子就被归类去玩都懒得玩的那一类里了。可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纠缠了这么久,还有了他的孩子?

    传出去简直丢人。

    可是,此时此刻,当他抱着她神情款款的说,“你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的时候,她竟然觉得心里那么难受。几乎窒息。

    “楚晨,你爱我吗?”她问。

    “我当然爱你,要不然你以为我这么低三下四的缠着你是为了什么?”他说。

    “你爱我什么呢?”她继续问。

    “我我爱你全部。”

    就在楚晨犹豫的那零点零一秒,季姝便已经看透了一点,这货根本不懂爱。

    我爱你全部,全部你妹。

    这种毫无意义的弱智回答,还能再敷衍点吗?

    季姝轻声笑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你爱我什么吧。”

    作者有话要说:

    季女王要开虐小晨子了~~~

    民那觉得是季安生好听还是楚安生好听?

    第70章 .保护欲

    有人说,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也有人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季姝说,少给我来这一套明媚忧伤的伪文艺,有这功夫劈情操,怎么不去大明湖畔陪夏雨荷。

    爱情其实特别傻逼,而且特别肤浅。所以其实她并没指望楚晨能给她讲出什么深刻的回答出来,更不会期待他能向曾岚和莫啸白一样把爱情分条陈述列出个一二三。

    可是楚晨迟疑的那零点零一秒,却已经足够证明了一点,这白痴根本不知道答案。

    高中时候季姝是文科生,最擅长做的一类题目就是论述题。给你一段模棱两可的陈述,让你选择同意或者不同意这段观点,然后逐条写出你的理由。通常季姝做这种题目的第一步是,随便选择一方,先站住脚,然后再绞尽脑汁慷慨陈词一番,有理有据,通情达理。至于最初的那个选择,却大部分都是随机做的。

    正反都有理,只要你写的有理有据让人信服,谁又真的在乎你支持哪一方?

    但是其实,这些题目都是禁不起细想的。因为越想就会越混乱,左右为难。所以其实很多时候,做出最初的那个选择,才是最困难的。

    我爱你,我不爱你。我可能爱你,我可能不爱你。我不可能爱你,我不可能不爱你。简单的几个字,反复加上了一堆逻辑判定词语之后,就变得无比复杂起来。说出最初的三个字时候的决绝,也会在说出最后的那七个字之后,变成犹豫不决。

    楚晨说爱她的时候没有停顿,楚晨说为什么爱她的时候,却犹豫了。

    这就像做论述题时候随机选了一个正方观点,等到分条陈述的时候才发现有点力不从心,纠结要不要从头改过来,却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死掰下去了。

    我爱你全部。

    你怎么不说你爱我海枯石烂,山无陵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啊!

    季姝叹了口气,神色格外的平静。

    “楚晨,让我来告诉你,你到底是怎么爱上我的吧。其实你爱我无非三个理由。第一,自然是因为我漂亮,有风情,床上功夫好。你觉得对吗?”

    楚晨想了想,点头。确实,与季姝的第一夜是他这许多年来对**的一晚。

    季姝笑了,男人都是感官动物,下半身思考的能力远比大脑强得多。

    “第二,我和其他那些倒贴你的女人不一样,我很高傲,对你不屑一顾。起初你可能以为我是对你欲擒故纵,但是后来发现我真的不在乎你,所以就起了逆反心理。总觉得不把我弄到手就不甘心,对吗?”

    楚晨又点头:“确实,一开始对你是非常不甘心的。”

    这小子承认的倒痛快。季姝暗自叹口气,说白了无非就是无聊的自尊心作祟罢了。

    “但是那只是一开始而已,我后来对你是动了真感情的!”楚晨忍不住补充道。

    季姝一摆手,“你别急,我还没说第三条呢。第三,就是你觉得对我有点愧疚。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却不要你负责任。你总觉得你要是不对我做点什么,就不能安心似的。尤其是当你知道我之前特别决绝的与你分手,是因为怀孕了而不是真的讨厌你之后,你总觉得我其实心里是有你的,但是又怕你对我始乱终弃,所以决定一个人孤独的把孩子养大,这样的我在你看来特别委屈,一下子就从一个强势的女王变成了弱势的小女子。所以就更激起了你的那点大男人的保护欲。你想担起一点责任来,你也怕被人知道了之后丢面子。我说的对吗?”

    这一次楚晨彻底呆住了,半张着嘴,却好久都吐不出一个字。

    季姝看着这样的楚晨,天真无辜的就像一个被道中心事的中学生。忽然就觉得特别没意思。这又是何必呢。

    许多事情真的不适合完全摊开来说。比如爱情。

    朦朦胧胧的时候,爱情是神圣的,笼罩着不可侵犯的圣洁光环。能把人的心照亮,然后所有的行动便都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爱情。

    可是当那层虚无的面纱被揭开了,露出来的却不过是一张残酷的近乎狰狞的脸孔,用最真实的表情告诉你,爱情不过是满足各种荒唐可笑的私欲的借口罢了。

    季姝笑了两声,吸了口气,压下去心中的那股情绪,继续说:“所以说白了,你对我的感情,不过是一时冲动。冲动是魔鬼你懂吗?”

    楚晨抿了抿嘴,“季姝,我承认我是冲动,我楚晨逍遥自在的活了三十岁,忽然冒出一个孩子来,冲动一把不行吗?”

    季姝仍是笑着,嘴角牵出一抹凄然。

    “冲动没有错,但是冲动之后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什么?”

    “是后悔。”

    就像上战场的战士们都会被号角红旗鼓舞的不顾死活的冲锋陷阵一样,在那个当口觉得就算是死了也光荣。临阵脱逃的是懦夫,是窝囊废,是叛徒。

    可冲动不过是大脑一时的肾上腺素亢奋罢了,又有几个人能坦然面对冲动之后的孤寂与后悔?

    “楚晨,我已经快三十岁了。我当时发觉自己怀孕的第一反应,其实是马上做掉。但是当我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忽然就后悔了。于是我留下了这个孩子,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后半生都活在后悔里。”

    季姝皱着眉头,仿佛极力克制着不让眼里的液体流出来一样。可眼底还是一片湿润。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也许将来我还是会后悔,因为养大一个孩子对我而言,究竟有多么艰难我根本就不知道。”

    “我可以陪你一起养。”楚晨说。

    季姝苦笑着摇摇头:“楚晨,你根本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我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为我大洒金钱天天给我买私房菜的闪光男人。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忍受我生了孩子之后的身材变形容颜老化,可以不厌其烦的陪我一起在半夜哄孩子不哭,给孩子换尿布,孩子长大了教他读书写字,孩子叛逆了教育他改邪归正,孩子离家了陪我一起看夕阳的人。你懂吗?我将再也不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夜店女王,从今以后我只会是一个越来越老越来越无趣的半老徐娘。”

    不过是从风花雪月掉进柴米油盐罢了,又有谁能幸免呢?季姝既然怀了这个孩子,就早已有了这个觉悟。但是,将这一切明明白白的说出口的时候,还是不禁又凄凉了一把。

    楚晨听了这话,冷笑了两声,“所以说白了,你就是不相信我会一直对你好,你怕我将来反悔了,抛弃你和孩子对吗?”

    他楚晨就这么没有信誉么?凭什么这个女人永远都要把他看得那么一无是处?

    季姝摇头:“我不是担心你将来抛弃我,我知道以你的为人,一旦决定了一件事情肯定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所以就算将来你觉得后悔了你也会死不承认,然后咬着牙委屈自己继续和我过日子。但这才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一点。我不想让你觉得和我和孩子在一起是煎熬,却还是勉强自己。勉强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它会一点点蚕食你的意志,让你变得颓废,对人生不再有希望,最后变得连自己都讨厌自己。”

    “季姝,你为什么这么悲观?为什么?”楚晨已经崩溃了,声音都不觉颤抖起来。

    季姝苦笑,“是啊,我也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悲观。可能是从小养成的坏毛病,这么多年来把自己武装的太好,都快忘了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样了。”

    只有真的爱上了,才会患得患失,才会变得那么在乎。

    楚晨脸色铁青,眸色深沉,眼底翻滚着风暴似的黑云,手早已握成拳头,碰的一下,一拳打在桌面,震得那小茶碗中的玫瑰花都跟着翻腾了两下。

    “好,你不就是想要我离开你再也不找你吗?行,我楚晨今天在这跟你发誓,我tm要是再死皮赖脸的缠着你,我就乌龟儿子王八蛋!”

    季姝噗嗤一声笑了,“立个誓都这么幼稚,真是无药可救。”

    楚晨咬着牙,又狠狠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之后,抬腿就走。包间的门被摔的哐的一声,单调的闷响,仿佛也在抱怨着这充满残酷的人生。

    季姝嘴角仍是弯着的,只是眼角终于留下泪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自言自语,“季安生,你看到没,你妈妈今天做了一件多么英明的蠢事。”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季姝这么悲观,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讲到。

    不过,如果你是季姝,在这种情况下,你会选择接受楚晨么?楚晨这种纨绔子弟,真的值得相信么?其实相不相信是一码事,因为有决心不一定就能坚持到底,生活的打磨是最残酷的。

    第71章 .学坏了

    曾岚觉得最近的莫啸白对她保护的有些过度了。自打她出院以来,他每天坚持开车接送她上下班,晚上更是亲自下厨给她做饭。家务事一样都不许她碰也就罢了,连她泡澡时间长一点他都要担心的进来看看她是不是晕过去了。

    实验室里少了秦征,曾岚的工作量陡然增加了一倍。莫啸白知道了以后第二天就打着跟进项目的名头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研究所,傲慢且霸道的要求王主任马上给曾岚配一个新助手。并且特意明晃晃的暗示,性别女。

    于是曾岚又收了个新徒弟,一个a大硕士刚毕业的女孩,叫王莹,其实只比曾岚小了四岁,看上去却是无比的新新人类。卖萌装可爱撒娇小偷懒,样样精通,实验技能知识水平却是马马虎虎大手大脚。经常不懂装懂也就罢了,做事还极其不认真。短短一个星期,就已经让曾岚头痛的要抓狂了。

    于是更加无比怀念秦征在的日子。都说国内研究生素质水平下降了,可也不带这么个降法吧。

    王莹这姑娘,来的这几天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赶在快下班的时候趴在实验室的窗口,一见到莫啸白的车子驶入研究所大院,就兴高采烈的跑去告诉曾岚,岚姐岚姐,你老公来接你了!

    曾岚始终就没想明白,明明是她老公,王莹如此兴奋是为哪般。

    莫啸白走上了楼,满面春风的见谁都笑着打招呼。这家伙现在完全沉浸在“曾岚老公”这个称谓里不能自拔,俨然一副研究所好女婿的姿态。

    见到兴奋的王莹,莫啸白也会笑着跟她闲扯两句,曾岚的实验室里再也没有了其他男人,心情简直不能更好。

    曾岚坐上车子,系好安全带,对着一脸漾笑的莫啸白,认真的问:“你好像很喜欢王莹?”

    莫啸白挑挑眉,莫非是醋了?心花怒放,却还是装出一脸严肃道:“小姑娘挺开朗的,人不错啊。”

    曾岚无奈的摇头:“除了开朗之外,研究员最需要的品质是认真与严谨。这个女孩实在不适合搞研究。”

    原来是在认真的探讨这个姑娘的品质问题。莫啸白略失望。

    “这些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强将手下无弱兵,她跟着你肯定能慢慢改好。”

    曾岚的眉头微蹙,转过脸来,一双眼睛盯着他看:“你果然是挺喜欢她的?”

    莫啸白的心跳就这么被她的一句话说的砰砰的加快了两拍,笑的无比舒爽。所以曾岚确实是醋了。

    正好赶上一个红灯,莫啸白脚踩着刹车,忽然就转过头去亲在了曾岚的脸颊。

    “宝贝,我怎么这么喜欢你为我吃醋呢?”他笑得十分顽劣。

    曾岚当即红了脸,白他一眼,“谁吃醋了,你想多了。我只是非常怀念秦征。”

    莫啸白脸色一沉,“不许想他!”

    曾岚憋着笑,“绿灯了快点走吧。”

    “晚饭想吃点什么?”

    “都可以。”

    “吃鱼怎么样?提神醒脑,老公我给你露一手我的绝活。咱这就去买条活鱼。”

    “好。”

    曾岚虽然只回答了一个字,心里的甜蜜却已经满满的溢出来了。她抿着嘴,余光瞄着开车的莫啸白,他的侧脸正好映在夕阳里,干净英俊,越看越好看。

    “想看就别忍着了,看你老公还这么偷偷摸摸的。”某人大言不惭。

    曾岚很听话,直接转过头去,认真的面对着他的侧脸,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

    莫啸白反倒被她的目光看的有点不自在了,“宝贝,你也不用看的这么豪放吧?”

    超市里人特别多,毕竟已经接近年关,到处都是人挤人,却也十分热闹。莫啸白推着一辆手推车,一只手拉着曾岚攥得紧紧的,生怕她丢了一样。曾岚却觉得被他这样牵着很碍事,因为她买东西时候的习惯是至少拿三样产品放在手上仔细对比,分析各项成分,检查有无防腐剂,确定包装材料是否符合规格。一只手被牵住,严重影响了她的行动力。

    于是有点不耐烦,“你去那边买鱼吧,我在这好好对比一下这几种营养麦片。”

    “有什么好对比的,直接买最贵的那个就行了。”某人十分财大气粗。

    女博士却一脸严肃的摇头,“价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成分配比。我想顺便买两包拿去给季姝,对待孕妇食品的质量问题必须严格把关。”

    莫啸白投降,知道如果跟她争辩下去,这一晚上都不会安宁。便悻悻的推车去了生猛区。

    曾岚总算多空出一只手,又拿起一包不同品牌的麦片,站在货架边上核对着营养配比表。

    身后有人挤过来,曾岚被撞得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她抬起头,见到不少人从她身边经过,而就在这条货架的前方,围了一群人。应该是什么商品在搞限时促销。她不是爱凑热闹的人,所以看到这种情形,第一反应是离开这里给人流让路。

    转身的时候,却与一个人四目相交。

    那是很久违了的,一双熟悉的眼睛,可那目光却又是那么陌生。

    杨缪穿着一身鲜亮的衣服,见到曾岚,还是习惯性的推了推他的眼镜框。曾岚知道,他这个动作表明他心里的不知所措。

    曾岚犹豫了三秒,是大方的走过去和这个人打招呼,还是假装不认识直接走过去。

    她的决定还没做出,杨缪却先一步的走上前来,开口道:“曾岚,好久不见。”

    声音还是熟悉的那种闷闷的声音,语气也还是熟悉的谦卑随和。可是眼前这个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穿着格子衬衫套着起球的毛衣的那个人了。

    “好久不见。”曾岚的声音不悲不喜。

    “你,过得还好吗?”杨缪问。

    老套的台词,丝毫没有新意。如果此刻季姝在场,一定会这样吐槽。

    “很好。”曾岚回答。

    “你好像,有点变化。”杨缪又打量了一下曾岚。

    曾岚今天穿着很简单的素色毛衣,蓝黑牛仔裤,头发很自然的披散肩头,仅此而已。她本来就不怎么热衷打扮,莫啸白又天天抱着她说他老婆穿什么都好看,更加助长了她的穿着随意之风。

    “是吗?”她淡淡扯了扯嘴角,也不问哪里变了。

    跟这个人没什么好说的。

    “嗯,你变得更漂亮了。”这句话杨缪说的倒是非常诚恳。

    如果季姝听到这句,肯定会翻个白眼,骂他一句,俗。

    曾岚只说了句:“谢谢。”

    便迈开步子,想要离开,“我先走了,拜拜。”

    “曾岚。”杨缪忽然叫住她,“那个,哪天如果有时间,咱们见一面聊聊天怎么样?”

    还有什么可聊的?

    曾岚刚要开口说一句“不用了”,就见到杨缪身后走过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一时间有些凌乱。

    是那个女人吗?怎么几个月不见变成这样了?

    “老公,你怎么还没过去啊,晚一点那个洗衣粉就被抢没了!”

    那女人走路姿势略艰难,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还推着手推车。见到曾岚,脸上的不满化作惊讶,她看看杨缪,又看看曾岚,神色更加变幻莫测了。

    “哎呀,这位,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博士?”女人挽住杨缪的手臂。

    杨缪挣脱了一下没成功,“曾岚,这是小惠。小惠,这是曾岚。”声音别提多别扭了。

    曾岚对着那女人近乎狰狞的笑脸,觉得太阳穴发麻。“你好。”然后便没了下文。

    她本就不会客套,更加不会和前未婚夫的现任妻子客套。

    “我先走了。”她迈开步子,几乎是落荒而逃。

    身后却听到那女人尖利的嗓音,“你看看,亏你还偷偷惦记人家,人家早就没把你当回事了吧?”声音大的引来不少人注目,堪比超市促销员。

    杨缪无奈的闷声说:“你就别丢人了,小点声不行吗?”

    那女人却愈加变本加厉,“怎么着,现在觉得我土了,丢人了?我可不是土吗?怎么能跟人家女博士比啊?你看人家,都快三十的年纪了,还一副清纯学生妹打扮呢!”

    曾岚觉得恶心,低着头,继续加快脚步。她真是厌恶这种被围观的感觉。

    然后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一只大手抚上她的头,温柔,踏实。

    莫啸白笑意盈盈,“走路也不看清楚,这样乱撞,就知道让我担心。”

    曾岚与他对视,心里忽然就不那么堵了。“走吧,鱼买好了吗?”

    莫啸白指了指一旁的手推车,“很新鲜,有机农场的,无污染。”

    曾岚笑了,拉着他的手便要走。某人却站住不动。

    “好像那边有你的熟人啊?不给我介绍一下?”莫啸白眼波流转。

    曾岚回头,见到那女人扔在滔滔不绝,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走吧,我不想见到他们。”

    莫啸白搂住曾岚的腰,亲昵的吻在她的头发,“好,那就不见。”

    转身前莫啸白又回头望了一眼,恰好与手足无措的狼狈崩溃的杨缪四目相对,目光交汇那一刹,杨缪觉出一股沉沉的寒意。

    回家的路上曾岚心情仍是不大好,与莫啸白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却总是走神。

    “怎么不开心了?见到那人过得那么不好,难道不应该开香槟庆祝一下吗?”莫啸白故意说的语调十分滑稽。

    曾岚被逗得一笑,“也不是这样说的,虽然我之前确实恨他。但是如果不是他的背叛,我可能到现在都还是过去的我。”

    莫啸白眼睛一亮,“所以你更喜欢现在的你?”

    曾岚点头:“至少我懂得事情比过去多了。”

    “多了什么?”莫啸白眼中掩饰不住的期待。

    曾岚看着他的眼睛,浅笑着,故意说:“不告诉你。”

    “我知道了。”莫啸白也笑了,“我知道你多懂了什么了。”

    “什么?”曾岚却好奇了。

    “耍滑头啊!你老公我的绝技之一,你已经得到真传了!”他笑着吻在她耳畔,“还有,嗯嗯技术。”

    曾岚笑着捏了他一下。“是跟着你学坏了。”

    “老婆,你刚刚发现了一个矛盾没有?”莫啸白忽然严肃起来。

    “啊?什么矛盾?”曾岚有点蒙。

    “提示你一下,那个女人的肚子那么大了,你觉得怀孕有几个月了?”小白问。

    曾岚又回忆了一下,思索着回答:“嗯,感觉好像预产期近了,怎么也得有八个月到九个月大吧?”

    莫啸白笑意更深,“嗯,然后呢?”

    曾岚“啊”的一声,恍然大悟。她与莫啸白结婚四个半月,与杨缪分手六个月,算上杨缪逃婚失踪的那一周,杨缪与那女人认识也不过六个半月。

    “那孩子不是杨缪的。”她得出了结论。

    莫啸白点头,笑道,“跟楚晨不一样,这位仁兄才真是喜当爹了。”

    作者有话要说:矮马终于写到了这一章,我憋得好辛苦啊有木有!这一章是不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啊!

    三千五百字啊,很肥啊有木有,打字打得手残了有木有~~赶紧撒个花安慰一下我吧。

    ===============================

    下面是广告时间,咳咳。跟大家郑重推荐我亲基友的一篇都市文《千里挑一》,老古写文的特点就是快节奏,接地气,和……冷幽默……有兴趣的亲去看一眼吧,我最近追的头破血流哈哈~~~

    风格和我很不一样,她更接地气更痞一点,本人更学术严谨一点。给大家当个调味料,生活才开心。

    传送门在这,点击图片吧。

    ps:这个封面也是我给做的哈哈哈,好看吧!自恋中~~~( 骗婚精英 http://www.biqukuxs.com/8_8533/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