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骗婚精英 > 76-79
    第76章 .一辈子

    自打曾岚把曾母从机场接回江枫苑起,曾母就觉出了不对劲儿。《+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这房子虽然不算太大,但是装修不俗,而且环境好,依山傍水,居然还是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位置。就算曾母长期住在新加坡不了解国内形势,也还是看得出来这房子绝对不是女儿自己买得起的。

    “岚啊,这房子就是你说和杨缪一起买的那套?”曾母站在客厅那面巨大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滔滔江水问。

    “不是。”曾岚回答的很老实。

    其实她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把妈妈带回自己的房子。但是最终还是回了莫啸白的家。莫啸白虽然下午跟她说了在他家隔壁又买了一套房子让她和母亲住,可他下午报告会结束后就消失了,那新房子自然也是进不去的。

    但是她也清楚,如果是把妈妈带去自己的家,她和莫啸白的事情或许还有瞒住的可能性,可现在带来了莫啸白的家,他们闪婚的事是怎么都瞒不住了。

    所以其实回来的路上,她就已经做好了坦白的心理准备。

    “嗯,那这就是那位莫先生的家?”曾母转过脸来问。

    “是的,妈妈,我们其实已经住在一起了。”说这话的时候曾岚还是不自觉的低下头。

    曾母愣了一下,然后叹口气,“果然和你方姨说的一样,你现在已经彻底跟了这个人了。”

    这事曾母早就听说了,不过一直不能确信。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那么守规矩的甚至可以说是木讷的一个孩子,怎么会不清不楚的就和男人同居?其实曾母是个很开放的人,未婚同居什么的这种事情在现代年轻人里也不算什么了,但是真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还是觉得心里不大舒服。

    尤其是自己女儿好端端的被那个渣男逃婚之后,突然就这么快的住进了另一个男人的家里。这怎么看都是头脑一热被蒙了好不。

    “岚,你和他住一起多久了?”曾母问。

    “快五个月,不过我们不是未婚同居,妈妈,其实我们已经结婚了。”曾岚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语气非常弱。

    “啊?”

    这次曾母是彻底呆住了。

    结婚了?女儿居然一声不响的跟个男人结婚了?

    曾母反复盯着曾岚看,甚至有些不确定这就是自己养育了二十年的女儿。什么时候这孩子变得这么冲动了?都说女大不中留,这女儿离开自己太久,在外面独立太久,连妈妈都不放在心上了吗?

    “对不起妈妈,我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曾岚知道妈妈这次是生气了。

    “岚,你是不是觉得你二十八岁了是个大人了,所以做什么都不用跟父母说了?”曾母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椅背坐下。忽然觉得特别累。

    “妈妈,我给你倒杯水,你别急让我慢慢跟你说吧。”

    曾岚想到母亲坐了这么久飞机,一进门就遭遇这等打击,又懊悔了几分。

    “岚,杨缪那个人,你和他相处了好几年还看不透呢,这位莫先生,你才跟他认识多久居然就结婚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曾母觉得自己真是老了,原本听说女儿有个新男朋友还挺高兴的,但是同时又很担心,所以急急忙忙的把曾父一个人扔在新加坡自己跑来看人,为的不就是给女儿好好把把关。谁都说她这个女儿生的好,本性纯良,天资聪颖,可她这个做妈的还不清楚,曾岚和她那个爸爸一模一样,表面看着清冷,其实就是天然呆啊!

    才被一个男人背叛,就马上又被下一个男人骗,能不呆吗?

    想想都急得要落泪。

    “妈妈,我们之间的婚约其实是个实验。我们约好了结婚六个月之后就离婚的。”曾岚给妈妈倒了一杯水。

    “啊?”

    曾母觉得这个世界更玄幻了。

    “是这样的,你听我给你解释。”曾岚吸了口气,尽量平复心情,整理好逻辑,将她与莫啸白从认识第一面,到闪婚,再到现在,所有事情简明扼要的讲了一遍。

    曾母听得连生气都忘了生,让她震惊的事情一个接一个的从自己女儿的嘴里说出来,最后听完了,只剩下一声绵长的叹息。

    生了这么个傻女儿,是她的错吗?

    被男人稀里糊涂的骗的结了婚,现在连心都给骗的死心塌地,这是她引以为傲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吗?

    这个莫啸白,手段真是太高明。

    “岚,那你现在是打算怎么办?就跟这男人这样过一辈子了?”曾母问。

    “我想,我还是会在一个月之后与他离婚的。”曾岚说。

    曾母笑了,这女儿虽然傻,但是好在傻的始终如一。估计这位莫先生,现在肯定也急得直跳脚了吧。

    “妈妈,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曾岚问。

    季姝摆明了不支持她的决定,这让她一直都很不安。既然现在母亲都知道了,问问母亲的意见也是好的。

    “孩子,你都这时候了才想起来问你老妈的意见?之前被骗的五迷三道的时候干嘛去了?本来你身边有个季姝在我还挺放心的,怎么那死丫头看着你往坑里跳也不提醒你,等我明天见了她非教训她不可。”

    “妈妈你不要怪季姝,她提醒过我很多次的,只不过我没听。”曾岚的声音愈加低了。

    “啊”曾母气结。

    “妈妈,对不起。”

    “呵话说你这位莫先生,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呢?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积极表现一下,像对你外婆一样讨讨我这个岳母的欢心?”曾母问。

    “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迟到的。妈妈,我先给你做饭吧,你坐了一下午飞机肯定饿了。”

    莫啸白站在门口,目光对上曾母的眼神,一瞬间就觉出一股寒意。

    完了完了,原本计划的好好的,现在全砸了。接机没接成,新房子没送成,那瓶1954年的穆萨干红还落在了程孟樵家。

    看曾岚母亲这个神情,他就已经猜出来,他老婆肯定又是傻乎乎的把大实话都说出来了。他这个处心积虑的骗婚形象,算是坐实了。

    他走进去,对着曾岚母亲又是干干一笑,“阿姨,不好意思,今天突发状况太多,我”

    “先去换身衣服吧。”曾母打断了莫啸白的话,一只手捂住鼻子。

    莫啸白灰溜溜的上楼洗澡了。

    曾岚把他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再走出来的时候见到母亲脸上一丝笑意都没有。

    “妈妈,他不是故意迟到的,都说了是突发状况了,你怎么还这样不开心呢?”

    “岚,让我不开心的是因为他迟到吗?”曾母反问。

    曾岚语塞,走过来凑到母亲身边,“今天也晚了,要不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早点休息好不好?”

    阻止矛盾恶化的最佳办法就是,搁置。大家都需要冷静一下。

    莫啸白已经洗了澡,换了一身居家服走下来,整个人看上去清爽了很多,心态也从容了不少。

    他笑道,“曾岚说的是,阿姨你旅途劳顿,应该早点休息的。我在我家隔壁刚给曾岚买了一套房,正好这几天你们母女可以住进去,这样来回走动也方便。”

    曾岚愣了,这房子,怎么成给她买的了?

    曾母也愣了,懂的给彼此预留空间,这小子果然精明。

    新房子果然就在莫啸白家对门。简直不能更近。

    曾岚走进去时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装修家居一应俱全,而且纤尘不染,一看就是有人时刻准备着让她们入住呢。

    莫啸白把行李拎到楼上,很有礼貌的走到门口,“那我就不打扰阿姨休息了,有什么事就随时敲门,我就在对面。”

    “莫先生,谢谢你为我们娘俩费心了。”曾母说。

    莫啸白笑笑,“阿姨客气了,都是分内事。”说着就要走。

    曾岚看了一眼母亲,又看了一眼莫啸白,跟上去说,“妈妈我要过去拿点东西,换洗衣服什么的,你先洗澡休息吧。”

    曾母看着大门关上,又是无奈的一声叹气。

    曾岚才跟着莫啸白进了自家门,莫啸白就突然转身把门一锁,抱着曾岚狠狠的亲起来。怀里的女人软软的,也不挣扎,任他放肆啃咬,他抱得更紧,恨不得将人攥紧骨头里,化成水融进血液里。

    不过分离了半个下午,他就已经发疯的想她。尤其是看到苏绵命悬一线的躺在病床上,那苍白的脸,又让他回想起曾岚住院那一次。仍然心惊胆战。

    其实到家见到她第一眼时,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抱她了。可是丈母娘在,而且,态度如此冷淡。所以他一直忍,在她为他脱外衣时,为他解领带时,拼命忍。

    刚刚他说要自己回去的时候,都不敢看她。生怕自己眼神暴露了心思,被曾母更加讨厌。

    可是她居然跟来了!

    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他一俯身将女人打横抱起,大步走到客厅,直接压在沙发上,狠狠的亲,狠狠的揉,狠狠的咬。

    这个女人怎么会钻进他心里,扎根扎的这么深。实在是太可恶了!

    “莫啸白,你,你别闹,我妈”曾岚嘴里的话已经支离破碎的不成句子了。

    “别叫我莫啸白!”他用力捏着她的胸,那柔软的感觉几乎从指缝间溢出来。

    “你别闹,我,已经和我妈妈全说了。”她的澄澈的眼波也被揉碎了。

    “那不是正好,宝贝,你都多久没有喊我一声老公了?”他已经破罐破摔了。

    “老公”她红了脸,呼吸有些凌乱。

    他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被这一声叫的,刚刚全身那股抑制不住的冲动,瞬间化成了一股温温的暖流涌遍全身。

    他吻了吻她的唇,柔声道:“宝贝,我爱你。”

    身下的女人淡淡笑了,“莫啸白,我也爱你。”

    “宝贝,咱们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吧,好不好?能有一个爱人在身边,每天开开心心的活着,不就够了?”

    爱着,活着。

    她眸光闪动,却没说话。

    他心里一阵难受。也不再说话,就这么压在她身上,侧脸在她胸口轻轻的磨蹭着。

    她的手轻轻抚在他的头发上,“你的头发还没干,当心感冒。”

    他笑了,第一次有一种被她爱抚的感觉。

    “宝贝,你妈妈好像不喜欢我,怎么办啊?”

    “你问我做什么,连我外婆你都能讨好,还会担心我妈妈不喜欢你吗?”她说。

    他笑得更浓,“可是你外婆只以为我是你男朋友,你妈妈现在已经知道我把你骗的结了婚,还能原谅我吗?”

    她也笑了,“你终于承认你是骗我结婚的了?”

    他仰起脸,对她对视,双眸里有星光闪动,“对,我不止要骗你跟我结婚,我还要把你一辈子都骗到手。”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曾岚妈妈是很气愤的,想想也是啊,自己辛苦养大的女儿稀里糊涂就被骗的结婚了,还不告诉她,能不气吗。小白有的忙了。

    ====================

    最近赶稿赶得有些元气大伤……我果然不适合两篇v文同时佳作……

    内什么,已经在构思下一本都言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把大纲写完……骗婚这本结束之后大概休息两三周,然后就会开新坑了,所以,内什么,去一下啊,这样开新坑就有提示了,我的新文实在不想再像这本一样,默默无闻了一辈子最后再夕阳红了……俺要做旭日东升啊!!!

    第77章 .看开了

    高兴停了车,走进凤九天大门的时候正好撞见季姝。

    眼前的这个的季姝变化实在有些大,一身很随意的棉服,头发特别懒散的挽了一个发髻在脑后,不施粉黛,平底鞋。不过这些都是外表的变化,不足为奇。真正的变化却是在于眼神,现在的季姝,眼睛里没了以往那种高傲又艳丽的女王架势,却变得无比平和。这副贤妻良母的样子,他看着觉得挺新鲜,也为她高兴。

    季姝见了高兴,对他挥挥手,也是眼神灵巧的打量了他一番。

    高兴这小子最近也变了不少。虽然还是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可看上去总觉着稳重了许多。果然失恋的打击是男人成长的最佳催化剂。

    “最近怎么样,看上去心情平复了不少嘛。”季姝先开口了。

    高兴笑笑,“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这日子总还得过啊。我看你好像也不错嘛,越来越符合单亲母亲的伟大形象了。”

    知道嘴贱了,看样子这小子确实恢复了。季姝笑笑:“当然了,我抗打击能力多强啊,这世上最彪悍的人就是孕妇。”

    “说的好啊!不过你有事也不用都一个人撑着,这不好有我吗?作为季安生的干爹,你也得给我机会多表现表现。”高兴伸手就夺了季姝的包,“我帮你拿吧。”

    “拿个包这点小事你来什么劲啊,我倒是真有点事情需要你。”季姝说。

    高兴拍拍胸脯:“有什么事尽管说,随时听候组织调遣。”

    “我下周二预约了产检,你陪我去吧。”季姝说。

    “没问题。”高兴回答十分干脆。

    季姝笑了,拍拍高兴,“够义气,关键时刻还是得亲闺蜜啊!”

    其实她本来打算让曾岚陪她去的,但是一般人家产检都是夫妻一起去,顺便听个讲座。她和曾岚两个女人去了一次,总觉得周围人的眼神儿有点不自然。其实她们倒也没多在乎,只是这一次季姝想着曾岚母亲来了实在不能耽搁她们母女团聚,便想要找个其他人。

    然后很无力的发现,竟然除了高兴,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所以说到头来,能依靠的还是只有最亲近的这两个人。

    莫啸白订的包厢在凤九天9楼,九重天,最好的房间。虽然说是家宴,可这毕竟是他拜见丈母娘的第一次,还是得隆重点。但是一想着就他们三个人,人数实在有点少,怕冷场,便听了曾岚的话叫季姝也过来一起。而曾母听说季姝要来,便顺便开口说那就把高兴也叫来吧。

    于是高兴就来了。

    他其实一点都不想来。这桌饭一听就知道是莫啸白那小子讨好丈母娘的酒席,他去做什么?可是,他还是来了。因为,他相见曾岚。

    自从上一次医院被莫啸白逼走之后,他就再没与曾岚碰见过。确切的说是他偷偷去医院瞧了几眼曾岚,但是曾岚从未见过他。还有一次被季姝捉住,数落了一番。

    季姝骂他没出息,他也觉得自己这样很怂。

    可毕竟是爱了二十几年的女人。

    他最近一直在反思,他和曾岚怎么就落得这番田地。明明他才是一直守在她身边,离她最近的那个人。可是百思不得其解。

    前几天去泽园那边拍广告,路过寒影寺,一时心血来潮的便去庙里找人算了算命。那个老和尚据说很灵,他给他看了八字,相了面,老和尚问他要算点什么,他只回了两个字,姻缘。

    老和尚手上的签筒一晃,掉出一支命签。拿了签文递给高兴。

    “来婚挨年坷渐强,推强事中坎年前。命郎大障过末行,女比姻无走地经。”

    高兴拿着签文看了半天,读不懂。

    老和尚双掌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前途坎坷,还望看开些,早日了结吧。”

    他走出那寺庙的时候,顺手将那签文扔进了香炉里,烧了。

    方玲电话里告诉他,其实曾岚的母亲挺喜欢他的,但是即便如此,方玲还是劝儿子放手。

    “这不是那位莫先生的问题。是曾岚心里根本就没有你。”方玲如是说。

    他觉得特别无力,为什么每个人都这样告诉他,他们都钻进曾岚的心里看过了?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曾岚心里没有他。只是要放手,总是放不下。

    他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与旁人无关,是他自己的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与其说是他对曾岚的执迷不悔,倒不如说是他跟自己的这场较量,已经焦灼不堪。

    这一切早已经与爱情无关。

    莫啸白见到高兴,很客气的走过去打招呼,举手投足间都是主人的架势。曾岚很安静乖巧的坐在莫啸白身边的位置,见到高兴,眼里的目光带着几分歉疚。

    所以她也觉得自己是欠了他的。

    曾岚做人从不食言,对高兴,答应了两次离开莫啸白,却都没有做到。

    曾母见到季姝这副样子,又吃了一惊。这些孩子都是怎么了,这世界变化太快了。

    莫啸白开了那瓶1954年的穆萨干红,这是程孟樵特意差人送过去他公司的。他给曾母倒了酒,动作娴熟优雅,却中规中矩,眼神里也不带半分的刻意讨好。

    他甚至没有说这酒的年份和来历。

    倒是曾母自己看了看那瓶身,会意的笑笑,“1954年的穆萨,哪里买来的?”

    莫啸白笑笑:“不是买的,昨日去个朋友家讨来的。”

    “难为你费心了。”曾母也没多说什么。

    但是高兴已经看出来了,曾岚妈妈其实挺开心的。他从小就常去曾岚家,对曾岚的母亲非常熟悉,这位阿姨和外婆不一样,其实是个热情开朗的人。现在她老人家故意端着态度,无非就是想给莫啸白增加点压力。但是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会露出本性的。

    他有意无意的又看向了曾岚。

    莫啸白倒酒的时候,曾岚在他身边,特别贴心的将桌布压住,免得与莫啸白的西装扣子相刮。莫啸白倒完了酒,她又顺手拿了一块餐巾递给他擦醒酒器的边缘。莫啸白坐回位置的时候,他们相视一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人竟然如此合拍了。

    高兴觉得心里某个地方的疼痛又涌了上来。

    身边的季姝用胳膊撞了撞他,“去给我要一杯热牛奶,我喝水喝的烦死了。”

    高兴被季姝的话拉回现实,随即站起身,“好,你等着。”

    季姝笑着点头,看着高兴走出去,对着曾岚淡淡一笑。曾岚会意,也微笑着看过去。

    “季姝啊,你这孩子真打算一个人带?”曾母问。

    “啊,一个人带不是挺好?”季姝回答的很轻巧。

    “孩子长大,没个父亲在身边总归很多不方便的。我看高兴和你挺配的,不如你俩搭伙过算了。”曾母道。

    一语话毕,所有人都“啊”了一声。

    季姝笑的扶额,“阿姨,你就别这样乱点鸳鸯谱啦!”

    曾母却很认真严肃,“听阿姨的没错。这感情呐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关键还得是两个人合得来。更重要的一点啊,就是相互间的真诚,不能有一方总是藏着掖着什么心眼儿,把另一方骗的团团转,那这婚姻肯定不能持久。”

    这话说完,莫啸白觉得额头三条黑线。

    “阿姨,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只要你情我愿,管那么多做什么。感情这事还不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季姝笑道。

    曾岚默默喝了口酒,垂眸不语。

    高兴回来了,手上拿着热牛奶递给季姝,“他们只有盒装奶,我让人开了盒用微波炉热的,没问题吧。”

    季姝笑笑,“谢谢啦,高兴,刚刚阿姨要撮合咱俩搭伙过日子呢,你怎么看?”

    “啊?”高兴也叫了一声。

    然后一桌子人都笑了。

    “阿姨你看到了吧?我俩根本不可能。所以说这爱情啊,其实跟认识的时间长短没关系,像我跟高兴认识这么些年感情自然是深,可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啊。像有些人虽然才认识几个月,但是就是能被电晕啊。”季姝眼神看向曾岚和莫啸白。

    “最怕的就是电晕,晕了之后什么都不明白了,稀里糊涂的就被骗到手了你说可怎么办?婚姻又不是发电厂,哪能成天都是那么高伏电压作业啊。日子还是得稳稳当当的过,细水长流才对啊。”曾母接话接的也特别痛快。

    曾岚又默默喝了一口酒,然后一只手偷偷的被人在桌子底下握住。

    她余光看了一眼莫啸白,发现此人表情倒是格外镇定。被他握住的手也渐渐有了点踏实感。

    莫啸白其实觉得挺高兴的,因为有了季姝替他说话,既不用担心接不上曾母的话,又不用怕自己说的太多了给曾母留的印象更糟。这种话题,他作为当事人,真的不适合参与太多。也只有这样坐在一旁默默无闻,才是王道。

    季姝笑了,“阿姨,您的想法啊和以前的曾岚一模一样。”

    曾母挑眉,“我的女儿,当然得继承我的思想。”

    季姝摇头:“阿姨,您别怪我说的太过了。我是真觉得您这个思想啊,有点老了。不适合我们这代人。您看曾岚之前一直听您的话,找了个杨缪,结果怎么样?”

    曾母皱眉,“那是她没挑对好男人。”

    季姝又摇头,“男人都是一副死相,好男人也会变坏,坏男人也会变好。这世上其实根本就没有好男人和坏男人之分。只看你怎么对待他,他就会怎么对待你。杨缪会背叛曾岚,难道阿姨您就不该反省一下吗?”

    曾母瞪眼:“我反省什么呀?”

    “您教出来的女儿,连个男人都看不住,您还不该好好反省一下呀!您先别生气,听我仔细跟您说哈。杨缪这男人,看着老实,中规中矩,可是为什么老实人就一定要老实一辈子?换句话说现在的年轻人谁不想活的起劲儿点,他老实了三十年,想要叛逆一把也是必然,有压迫才有反抗啊。这话又说回来,他为什么对别的女人好,却不要曾岚了呢,就是因为曾岚满足不了他了啊!婚姻这回事,细水长流是不错,可偶尔也是得来点高压电伏刺激一下的。曾岚跟杨缪在一起,婚还没结呢,就不思进取了,那又有谁愿意跟她一起进坟墓啊?”

    曾母听着,愣了半晌,眉头舒展,笑了,“你这孩子,回头把错全推我身上了?”

    季姝嬉笑:“阿姨,我就是这么一说,您也别往心里去。你们老一辈的人啊习惯了过安生日子自然是不能理解我们这些人心里想的什么。甭管是什么人,婚姻想要长久,找个老实人不是关键,关键是你得会经营。要是两个人在一起,都那么无趣,谁都不肯花点心思让对方高兴,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高兴在一旁听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又看了眼曾岚。

    曾岚眼中有惊讶,有喜悦,还有,感动。她微微侧过脸,看向莫啸白。两人又相视一笑。

    高兴看着两人在桌子下面握着的手。

    忽然就不恨了。看开了。

    也不想再执着了。

    他这么久以来都在干折腾些什么呢?

    又是何必呢?

    于是忽然就笑出声来,这一笑顿时吸引了全桌人的注意。

    他仍是笑着,然后拍拍季姝的肩道:“季姝你说的真好,两人在一起过日子,关键是要让对方高兴。看吧,我高兴就坐在这呢,所以今儿个咱们大家伙儿都高兴。”

    第78章 .好好的

    张逸白大老远的就见到季姝和高兴两个人从电梯里走出来,顿时错愕了三秒。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女的是小白老婆的闺蜜,前阵子怀了孕要来打胎。这男的号称是小白老婆的朋友,还打了小白两拳。

    向来热爱各种八卦的他,顿时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

    什么情况?难道这女的怀的孩子是这小子的?看着不像啊。

    越想越迷糊,不过他没有过去打招呼,而是拐了弯进了VIP病房。程孟樵的老婆苏绵还在住院,其实已经没什么大事了,不过碍于交情,他还是得每天过来瞅一眼。

    一推开房门,嚯,好一派春意盎然的百花园。各种探病的送来的花篮水果篮什么的,快把这一间全院最大的VIP病房堆满了。他不禁又抬头看了一眼房号,没错啊,他没进错,这不是什么首长大官的病房。这就是程氏集团长孙程孟樵老婆苏绵的病房。

    房间里面站了几个人,张逸白定睛一看还居然都是熟人。程孟樵,程池,谢林森,还有楚晨。能不熟嘛,且不说这些人都是从小混到大的,除了楚晨以外,光是这几个人的老婆情人什么的,就都在他手底下治疗过。

    老白默默感慨,这些个人成天都瞎折腾些什么,就知道给他添麻烦。

    又看了一眼楚晨,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想说你小子也给我安分点,可别哪天你老婆也送进来了。再想想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楚晨那小子哪来的老婆。楚晨和他张逸白一样,都是坚守单身贵族统一战线的好同志。

    “你们几个倒挺齐全啊,要不我給你们支一桌麻将在这打打算了。”张逸白笑呵呵的走过去。

    楚晨笑着拳头砸在张逸白身上:“怎么说话呢,我们这不是来探望嫂子吗。”

    “老张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地球人都知道。”谢林森默默插句嘴。

    程池笑而不语。

    程孟樵也笑笑,眉间仍是掩不住的忧郁。

    苏绵躺在床上,清淡的容颜上挂了几分笑意,“张医生,麻烦你了。”

    “不麻烦,都是兄弟媳妇,还有什么麻烦的。不过你也看到了,你这一闹腾把孟樵吓成什么了,以后可别想不开了啊。”张逸白说。

    苏绵笑意减淡,眼神飘向程孟樵,却没再说话。

    程孟樵也不说话。

    屋子里气压顿时降了几个海拔。

    楚晨看看几个人,实在受不了那份压抑,便开口道:“那什么,嫂子你好好养着,我们几个就回去了。”

    张逸白看着几个人要走,自己也不想多留,便跟着出去了。只留下程孟樵一人陪着老婆。

    一出门楚晨又恢复了嬉皮笑脸,胳膊捅捅程池,“程二,听说你差点把小孟老婆撬了,怎么样挖墙脚成功没?”

    程池懒得理他,只温温的看他一眼,不说话。

    张逸白在后面忍不住嘴贱搭话:“小孟人都追去了外地,你说能成功么?”

    楚晨笑着又拍拍谢林森的肩:“老谢,听说你老婆怀孕了?你不怕生出来个丑八怪啊?”

    谢林森一巴掌拍在楚晨脑袋,“丑八怪我也乐得养,总比你这被孩子他妈嫌弃的强。”

    一句话说完,楚晨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逸白却忽然来了兴趣,“什么情况?楚晨你小子也有娃了?还被孩子他妈嫌弃了?”

    这种八卦他怎么可以不知道!

    “去去,别烦我,你们谁都不许提这事。”楚晨瞪了一眼张逸白。

    “孩子他妈是谁啊,我们认识不?”张逸白无视了楚晨,直接问谢林森。

    谢林森回答:“我听秦凯说的,不知道那人是谁,不过好像挺漂亮的?”

    “那当然,季姝比你老婆漂亮多了!”楚晨一得瑟,就说出口了。

    “季姝?”张逸白重复了一句。

    然后瞬间秒懂了。卧槽这样也行!这地球太小了。还敢不敢再乱点!

    “那个,我刚才就见到季姝了,她和一个男的一起去三楼做产检呢。”张逸白向来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话音刚落,这边楚晨就飞奔下楼,跑没影儿了。

    季姝躺在床上,侧着头看着显示器里那个跳动的小生命,忽然就流了泪出来。

    高兴在一边站着,急忙拿了纸巾给她擦泪。

    “胎儿发育很健康,一切正常。”蔡医生说。

    季姝坐起来,整理好衣服,笑笑,“我发现我自打怀了孩子,这眼泪就流不完了似的。”

    “这都是正常的心理状态,你平时注意保持愉悦的心情,不要大悲大喜。”

    “我还哪来的什么大悲大喜,都这岁数了还有什么能让我大悲大喜。”季姝笑着道。

    高兴陪着季姝走出诊室,“季姝我现在真是特别佩服你,我要向你学习。”

    季姝挑眉,“向我学什么?当单亲妈妈?”

    高兴笑了,“这个我想学也学不来啊。我是要学习你这种看淡人生的态度。没有什么事能让你大悲大喜。”

    “行,你陪我去把那个讲座听完了,姐姐好好传授你一下人生大道理。”

    季姝看着这样的高兴,心里特别安慰。自从那天晚上高兴在曾母面前说的那一番话,她就知道,这小子终于放下了。其实她那晚那么滔滔不绝的替莫啸白说话,本来是为了安抚曾母的,想不到却把高兴这小子给说通了。世事就是这么奇妙。

    这样多好,大家都看开了。曾岚和小白有了幸福,高兴也放了手,而她自己,也已经是个不再大悲大喜的母亲了。

    然后就听到后面一声呼唤,“季姝!”

    她转过头去,看到楚晨跑过来,呼哧带喘的,目光岌岌。

    楚晨走近了,脚步却放慢了,他看清了站在季姝身边的男人,原来是高兴。顿时尴尬的不行。

    他喊什么喊啊,丢死人了。

    之前说的那么决绝,再也不见了,怎么一听到这人名字,就控制不住自己跑下楼了呢。

    季姝也有点尴尬,眼神闪烁着,犹豫是无视他还是说句话。

    “我,听老张说看到你来产检,就,过来,随便,看看。”楚晨一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哦。”季姝懒得客套。

    高兴在一边看的开心,想要主动离开给他们两人点时间,便说:“我去里面给你先占个位子吧,离讲座开始还有一会儿,你们慢慢聊。”

    “季姝,那个,你和孩子都好吧?”楚晨问的语气很勉强。

    “嗯。”季姝回答的也很勉强。

    “上次,我的话说的太过了,对不起。我其实”

    我其实还是爱你。

    我其实特别想你。

    我其实想要天天守着你,哪怕被你骂也甘愿。

    我其实特别恨自己为什么不争气,不能做一个让你看得起的男人。

    想说的太多,一时间却大脑阻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楚晨特别沮丧的叹口气。

    季姝看着这样的楚晨,心里又漫起一股惆怅。她笑笑,故意做出一个很轻松的语气,“没事,都过去了。楚少,你以后会过得很好。我和季安生,也会过得很好。”

    能说出口的祝福,都是淤在心里化不开的伤。

    他们都会过得很好,他会很好,她和孩子也会很好。但不是他们在一起过得很好。

    季姝转身,“我进去了。”

    楚晨站在原地,想要拉住她,那只手举到半空,却还是落下。

    他突然特别讨厌现在的自己。

    季姝走进讲座的屋子,在高兴身边坐下,神色如常。“一会儿陪我去买个新枕头吧,我最近总是睡得不好,可能是那个枕头真的不舒服了。”

    高兴答应,“好,如果你觉得买个枕头就能解决你的心病,就买吧。”

    季姝瞪他一眼,“什么心病,姐姐心里健康着呢!”

    “其实楚少人不错,你干嘛非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长得不错,人品不差,还有钱有势。姐姐你还想要什么?”高兴忍不住问。

    “就是因为他样样都好,我才不要他的。要不然我不是跟那些拜金的想要挤破头嫁入豪门的小姑娘一个出息了。”季姝白了他一眼。

    “哎,季姝啊,你看你,说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怎么一到自己的事情就这么畏首畏尾了呢?你连曾岚和莫啸白在一起都支持,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楚晨?”高兴很感慨。

    “行了,别跟我提这人,影响心情。”季姝直接强硬的结束话题。

    “对了,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那个人得了癌症,怕是不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张逸白和楚晨这俩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嘴贱,哈哈~~~

    谢林森(老泪纵横):被人传说了两本书,今天终于又有句台词了……

    第79章 .认输了

    曾岚的母亲还是不大喜欢莫啸白。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心思太重,虽然看得出对曾岚确实是付出真心的,可还是觉得曾岚跟了他,将来肯定不安宁。

    她看走眼一次,坚决不能再看走眼第二次。所以这次她决定进行实地考察。

    她跟高兴打听了莫啸白公司的地址,上午等曾岚和莫啸白都上班走了之后,便自己打了的士到了新天地。莫啸白的公司在19层,楼下五层是一个卖奢侈品的大商场。

    前台小姐看到这样一位衣着不俗的老妇人走进来,都有些错愕,但猜也能猜出这位阿姨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态度热情又礼貌的与曾母打招呼。

    “您好女士,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前台的姑娘长得不错,声音也甜。

    曾母微微扬起下巴,神色平静的说:“我找莫啸白。”

    “请问女士您贵姓,有预约么?”

    “没有预约,但你放心他肯定会见我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四处看看。”

    两个前台姑娘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拿不定主意。

    周小文正好走了过来,一个前台姑娘急忙走过去,低声跟周小文说了几句。周小文听了觉得诧异,走近了仔细看看曾母,瞬间就觉得眼熟了。

    曾母的长相就是五十岁的曾岚。

    虽然只见过曾岚一面,周小文却对这张脸记得清清楚楚。因为莫啸白告诉她,这是他的老婆。天知道那时候她有多吃惊。

    “您好,我是莫总的秘书周小文。您该不会是,曾小姐的母亲吧?”周小文问的很客气。

    曾母打量了一下这位秘书,长相不俗,倒也不媚,看着挺精明,还很会来事。明明没见过居然一眼就认出自己的身份,蛮有眼力。莫啸白倒是会挑人。

    不过不知道这姑娘有男朋友没有,结婚了没有。

    总裁和秘书之间这种关系,总是特别微妙的。新加坡电视剧里最爱演的就是这种办公室恋情。

    “我是曾岚的母亲,周秘书,莫啸白在吗?”

    “真是不巧,莫总刚刚出去开会了,可能得中午才能回来。您要是有急事,我打个电话问问他?”

    “那也不用,我来就是路过,上来随便看看罢了。周秘书,你就带我参观一下莫啸白的公司吧。”

    人不在最好,这才符合实地考察的精髓。

    公司真的不大,只占了这么一层楼。但是布置的还算有格调,员工看着也都挺有文化。曾母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最后被周小文引到了一间小会议室坐下,周小文很热情的给曾母倒了茶。

    “周秘书,你给我说说,你们莫总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呐?”曾母问。

    “嗯,工作起来特别认真,特别拼命,做事稳准狠”

    “等会儿,我没叫你夸他。”

    曾母无情打断了周小文的滔滔不绝。

    “说说缺点吧。”

    “啊?这个莫总人很好的,没什么,缺点。”

    “周秘书,你觉得我今天来是为了听你们给他歌功颂德的么?”

    周小文头上一滴汗,心想那我也不能背着老总说老总坏话吧,再说你是他丈母娘怎么说都没事,我就一个小员工,你要我怎么说!

    “你们莫总在人际关系方面如何?我指的是异性。”

    “呃,莫总人缘好,所以挺,挺受女孩子欢迎的。不过最近这一段时间他几乎没怎么出去应酬,所以也没什么绯闻。”

    “嗯。”曾母很满意的点头。

    莫啸白一进公司大门,前台小姐就急忙把周小文留的话转达了。听说曾岚母亲驾到,莫啸白顿时背后一阵小凉风。这丈母娘太绝了,玩突然袭击啊。

    他走进小会议室时,恰好听到曾母问周小文,“周秘书,我看你年纪挺小的,刚毕业吧?”

    周小文笑了:“哪呀,都毕业三年了。”

    “哦,有男朋友了吗?”曾母问的很随意。

    “啊?还,还没有”周小文头顶又是一滴汗。

    “这么好的姑娘怎么没男朋友呢?是不是眼光太高了?”曾母又问。

    莫啸白站在门口,心里觉得好笑。轻咳了两声,然后走进门,“阿姨,您怎么来了呢,也不提前说一声。”

    曾母抬抬眉毛,“什么?”

    莫啸白即刻会意,笑道:“妈,我的意思是您来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好接应您啊。”

    曾母满意的点点头,有意无意的又看了一眼周小文。虽然她还没承认莫啸白这个女婿,可是在这位没有男朋友的周秘书面前,这声“妈”还是必须要叫的响亮的。

    看着周小文走出去,曾母板起脸:“你们这些总裁什么的,是不是找秘书的第一条就是要长得好看没男朋友啊?”

    莫啸白尴尬的笑了,“阿姨,您要是看小文觉得不错,有合适的就给她介绍一个呗。”

    替女儿吃飞醋的妈,真心让他无奈。

    “莫啸白,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女儿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给了你,你得先把你自己身边清理清理。”曾母严肃的说。

    “是,阿姨您教训的是。”莫啸白只能认栽,特别狗腿的点头。

    “怎么又叫我阿姨了?”曾母问。

    “我想叫您一声妈,怕您不愿意听啊。我知道您还没承认我这个女婿呢。毕竟我用不正当手段把曾岚骗的结了婚这事,在您看来很无耻。所以,这声妈在外人面前叫叫是让他们认清他们的位置,可现在就咱俩在这屋里,我也得必须认清自己的位置。”

    这一段话说完,曾母终于忍不住的笑了。

    这小子太聪明,让人恨都恨不起来。

    “小白啊,阿姨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你这样的男人,或许在别的母亲眼里是最理想最优秀的女婿,但在我这,你真心不是我想要给女儿配的郎。”

    莫啸白干笑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你这孩子长得好,有钱有事业,又会做人。如果别人家,肯定争着抢着要把女儿嫁你。但是我们家不同,我和曾岚的父亲从来就没想过要让曾岚嫁个钻石王老五。物质财富向来不是曾家人看重的,就算女儿嫁个穷光蛋,只要人品好,我们也是双手赞成的。但是你,心眼儿太多。就算你真是爱曾岚,也保不齐会不会拿出百分百的真心对她。可是你也看到了,我那傻女儿现在,早已经是把一整颗心都交给你了。莫啸白,你真的担得起曾岚的感情么?你要怎么跟我保证你不会伤害她?”

    莫啸白倒吸一口凉气。

    “阿姨,我知道就算现在我掏出心窝子跟您保证,您也不会百分百相信我。毕竟未来的事情没人能说清。我以前一直觉得这男人跟女人之间其实和做生意一样,有赚就有赔,可我是生意人,所以我从不做赔本买卖。所以跟曾岚最初在一起时,我承认,我是一门心思的就想让她爱上我,就像赌博非要当赢家一样。但是慢慢的,跟她在一起久了,我也说不清是怎么了,就被她给净化了。所以现在我敢肯定的一点是,我爱她一定比她爱我更多。所以和曾岚的这场较量,其实我早就已经输了。”

    这是他第一次,正视自己对曾岚感情的变化过程。也是他第一次,在一段男女关系中,承认自己是输的那一方。

    曾岚母亲听着,嘴角微微扬起,却仍是板着脸的。其实心里已经非常高兴了,甚至有点后悔怎么没拿个录音笔把小白这段深情表白给录下来。如果女儿听到了,该多高兴。

    “小白啊,你这人太会说话了,其实也不好,因为总是让人不放心你说的比做的太好听。”

    莫啸白仍是陪笑着,“阿姨您教训的是,我以后争取少说话多做事。”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女儿都不能这么白白给了你吧?结婚哪能这么儿戏的?”

    “阿姨,其实我早就已经想过了。反正一个月之后,就算我不提,曾岚也一定会要与我离婚的。既然这样,我就答应她。和她把这个合约完成,让闪婚实验结束。这样从道理上讲,也不会再算是我骗她结婚了对吧?”

    曾母挑眉,想不到这小子想的还挺周全。本以为他会求自己劝曾岚不要离婚,居然这么有气度的答应离婚了。拿得起放得下,关键是有那份自信。

    曾母觉得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子了。

    “你倒是看得开,就不怕离了婚之后曾岚不会再理你?你就这么有把握再把她追到手?”

    莫啸白脸上显出一抹凄楚,“没把握也要追,就算是追的头破血流也要追。没办法,谁让我爱上的就是您这个科学严谨的女儿呢?如果我死赖着不离婚,她一定不会开心,到时候只怕事情会更糟。阿姨,这就是我追曾岚路上的最后一道坎,还请您多帮帮我。”

    曾母见他可怜兮兮的表情,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走过去拍了拍小白的肩,“没事,你也不用太担心。我生的女儿我最了解,她现在早就对你死心塌地了,离婚结婚什么的,也不过就是个形式罢了。但是还是得按规矩办事,这就是她最遗传她那个老爸的一点。死倔呢,我一点办法都没。”

    莫啸白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曾母,莫啸白喘着气,用手拭了拭额角。这大冬天的,额头都冒汗了。

    接待丈母娘什么的,容易么。

    作者有话要说:初步决定周小文是下一本都言的女主角,咳咳,所以才给她一点戏份,让她跟大家混个脸熟( 骗婚精英 http://www.biqukuxs.com/8_8533/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