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流术士 > 第三章 心怀鬼胎
    “目前看来,我是没有选择了!你说吧,我需要怎么做!”江水寒对之魔神说道。《+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你真是婆婆妈妈,早点听我话照做不就得了!非得出去被人刺激一次,才知道自己是男人啊?说实话,那个胖子都比你要对我胃口,最起码人家知道有马子一定先骑过爽过再说……”

    江水寒郁闷的发现之魔神其实是个蛮喜欢废话的神灵,如果能够用肢体语言表达的话,他一定会对他竖起中指:“老母,就算你老母是创始神,老子也干了,因为老子今天很不爽!”

    眼看着江水寒熟练的爬上大树,然后从窗户翻进了卧室,庭院的阴影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纤细的少女身影。

    她身上是一袭黑色的紧身衣,整个人都与夜色完美协调的结合在一起,她的肢体纤细柔弱,身材也远不若露茜丰腴火爆,但是她周身都散发出一种生人莫近的强者气息,彷佛无声的向外界宣告,在她身体里面隐藏着恐怖的力量。

    她缓缓拉下面罩,那是一张如同天使一样美丽精致的面孔,如果江水寒在这里,他一定会惊呼出口,因为这个少女正是他的侍女奥黛丽!

    奥黛丽望着江水寒的卧室,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少爷,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帮你,经过今晚的事倩,希望你能够振作起来,重新恢复江家的荣耀!”

    想着刚才在酒馆中看到的场景,奥黛丽的秀目中蓦地多了几分凌厉的杀气:“不过,我现在也向祖先发誓,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为您割下安切尼的人头,不论是谁都不可以侮辱暗行者一族的主人!”

    奥黛丽悄无声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换上了可爱的睡衣,躺在那舒适的床上,呈着天花板,从枕头下面取出了一枚小小的指环,套在自己的小拇指上,瞬间,她身上强者的气息消逝得无影无踪,那如同星辰一样灿烂的双目也恢复了往常天真少女的纯洁无瑕、清纯如水。

    “在您还拥有未来的时候,我就只是默默守护您的小侍女。”奥黛丽轻声说道:“但是,请您相信,当您被人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一定会用自己的力量和生命扞卫您的尊严,不只是因为祖先永久效忠江家的誓言,也不是因为你一直待我很好,更是因为你就是……我生命的意义。”

    “伟大的创世神啊,作为暗行者,我是一个没有神灵信仰的人,因此每晚睡前只能向陷入永久沉睡中的您祷告,您如果愿意保佑他一生平安喜乐,我愿意向您奉献我灵魂,我的一切……”

    江水寒完全不知道身边的这个小侍女拥有的秘密,他正在苦恼如何把她带上自己的床。

    按照之魔神的指导,江水寒没有费太多周章就把那颗丑陋的魔晶石融合进了自己的身体,按照之魔神的说法,当他跟女孩子欢好的时候,这颗神魔晶就会根据女孩子的体质特性,自行启动魔炼金法阵,只要他不是阳痿早泄的体质,能够顺利把身下的女孩子送到欢乐的顶峰,那么炼金法阵就会给赐予他丰厚的回报。

    可是,奥黛丽实在是个固执而且有原则的女孩子,她说要满十六岁后才向江水寒奉献自己的身体,那么她一定会说到做到,对于能否说服她顺从自己的意志,江水寒实在没有一点信心。

    这种利用男女来提供能量和材料,听起来就秽邪异的炼金法门,无论如何是不能让那个纯洁女孩知道的,那么该利用什么借口呢?

    头大啊,江水寒一连几天都窝在卧室里面,翻看历代祖先留下的几十本情爱笔记,寻觅能够让少女主动献身的各种法门。

    几十本情爱笔记?没错,江家从先祖逝世之后的一百年,唯一能够引以自豪的,就是帝国第一种马的显赫名声,江家的男人在祖先神将荣耀还未曾坠落的时候,利用豪门特权,更是毫不吝惜挥霍着祖先留下的财富,追逐各种各样的女人,纵情享用美色,而且很有一些包的祖先,在自己笔记中记载详细勾引女人过程,甚至对女子的容貌身材、乃至具体到上床后女人脸上的表情,的声音,还有自己的次数等的细节都一一列下,从中可以看出,江家这些胸无大志、醉生梦死卧入真是落寞无聊空虚变态到极点,只能在女人身上寻找乐趣。

    江水寒不耻历代祖先行为的同时,也是大为艳羡,奶奶的,这些王八蛋,为了一夜欢娱就能大把的金币花出去,害得我现在穷得当了裤子都不够还债!

    可惜啊,那些千奇百怪勾引女人的法门虽然多到江冰怀看花眼的程度,但是对于如何拐骗自己的贴身侍女上床,却没有一个可以参考的实例,是啊,那些贵族如果想让自己的侍女服侍,根本不用多话,只要一个眼神过去,他们的侍女就会满心欢喜的脱光衣服,把自己的赤裸胴体送到主人坏里,等待恩宠了吧?

    会为如何让贴身侍女心甘情愿上床侍奉的这种白痴问题发愁的贵族,大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有江水寒一个人了。

    不过,阴错阳差之下江水寒整日沉迷阅读秽笔记的行为,却让奥黛丽忧虑焦急起来。奥黛丽开始还以为他是从祖先笔记中寻找走出困境的法门,后来才发现他看得全是一些让她看了会脸红心跳的内容。

    “莫非……他是想勾搭上某个贵妇,从而获得资金资助?”奥黛丽只能这样想。

    在帝国,被丈夫冷落的寂寞贵妇是一个数量相当庞大、既有权势又有财富的一群人,她们对于心爱的秘密情人,向来舍得花钱,水寒的英俊相貌和健壮的身体条件,如果走这条路,倒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如果能够勾搭上一个男爵夫人,甚至是伯爵夫人,收拾区区一个安切尼,真是不在话下!

    想到一直暗恋和有所期待的男人可能会走上吃软饭的道路,奥黛丽真是伤心死了。之后几天,给江水寒的饭菜中,有意无意的就会多放一点醋或者少放一点盐,让江水寒暗自奇怪,奥黛丽的做饭水准怎么会突然下降得这么厉害。

    当然,这绝对是奥黛丽使用的手段,她作为侍女,自然不方便冒然向主人提出自己批评的意见,她可是严格恪守侍女的本份,如果主人主动找她说话,那么情况就不同,她就可以借机向江水寒说些什么了。

    终于,怔水寒再也忍受不了那难以下咽的食物,找来奥黛丽询问是不是最近又出什么问题。

    “求你了,请停止虐待我肠胃的行为吧!”江水寒信誓旦旦向奥黛丽保证:“我以我未来下半身的幸福发誓,我最近几天绝对没有偷看过你洗澡!”

    “少爷,真是很抱歉,我确实是因为某件事情,所以才会心绪不宁……”奥黛丽的大脆睛一眨一眨,说不出的无辜:“少爷能够整天待在家里读书用功,当然是好事情,但是少爷如果不再想办法赚点钱回来,我们马上就要没有钱买食物了!”

    “哦!我就是一直在想办法,实在不行,就把我的盔甲卖掉吧……”江水寒挠着头说道。

    现在江家真是家徒四壁,唯一剩下的值钱物品就是江水寒的盔甲和长剑,再有……就是他的马了,那是他打算逃跑时候用来代步的,绝对不能卖,而剑,则一定要留下,帝国境内盗贼横行,那是防身必用啊!

    “少爷,就算卖了盔甲,也只是解决暂时的困难,不知道您有什么长远打算吗?”奥黛丽旁敲侧击,想套出江水寒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但是有些……那个不好对你讲出来啊!”江水寒怎么也无法说出“只要你跟我上床,那么就可以解决一切难题”。

    不过在奥黛丽看来,江水寒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尴尬表情,算是坐实了他要做小白脸吃软饭的嫌疑。

    “少爷,其实我也有些话不太好对你讲……”奥黛丽叹息一声,说道:“您是个堂堂的男子汉,一定要勇于面对一切困难啊!”

    江水寒瞧着奥黛丽离开的窈窕背影,暗自挠头,不知道她是那里不对了。

    不过,这一番谈话还是蛮有效果的,晚餐除了煮豆子、煮马铃薯,居然有一只烹调极为可口的鸡作为主菜,更有一瓶味道相当不错的葡萄酒佐餐。

    江水寒吃得眉开眼笑,更掰了一只鸡腿给奥黛丽,笑道:“其实你做的菜还是非常好吃的,最近你也辛苦了,吃个鸡腿补一体吧!”

    奥黛丽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并没有像往日那样推托,任由江水寒将鸡腿放到自己的盘子里面:“谢谢少爷。”

    如同往常一样,江水寒努力回忆最近镇上发生的趣事,并且掺和上一些暧昧却不秽的笑料段子,一讲给奥黛丽,奥黛丽则是摆出一副用心的姿态,努力睁大眼陌,使自己不至于睡过去,听着江水寒讲述她早已经熟知的那些事情。

    用过晚餐,江水寒则被奥黛丽带进了浴室,那里早有一个装满了热水的大木桶,这也是江水寒的祖先留下的古老遗物,据说这还是他在东方征讨另外一个国家的时候,获得的战利品,叫做“凤吕”。

    祖先曾经说过,自己生平最快活一段时光,就是在那个国家作为占领军的时候度过的,那里虽然贫脊苦寒,却温泉众多,女子更是温柔大方,晚上洗澡的时候,当地那些漂亮的蛮女不论已婚否,都会大方跟其他男子同浴,不避嫌疑。

    后来他官位渐高,回国的时候,更是不嫌麻烦,带了一个室内泡澡用的“凤吕”和十几个侍浴的蛮女。

    后来王朝更替,国内战乱云起,他没胆跟那些不世猛将交战,早早坐上一条大船,在海上飘了几年,终于寻找到帝国这个安乐福地,打拼出来这片天下。

    现在江水寒坐在木桶里面,用水瓢浇洗着身体,遥想昔日祖先身畔,蛮女云集争相侍浴的场景,不由向往艳羡,暗自叹气。

    这时,一只雪白娇嫩的小手突然从一旁伸过来,拿走了他手中的水瓢。

    “奥黛丽?”江水寒惊讶的叫道:“我说怎么感觉今天吃饭的时候,你有点不对劲呢,原来你是打算看我洗澡,作为报复啊!”

    “奥黛丽小脸涨得通红,羞嗔道:“以为你身体多好看啊?真是丑死了!”

    奥黛丽将水浇到他的背上,用毛巾用力帮他擦着背,闪烁其词说道:“你不要乱想,我这只是……只是为这几天没有给你做好吃的饭菜赔罪而已!”

    “唔……好舒服,如果以后能天天这样,让我吃比原来难吃十倍的饭菜都可以……啊,轻点,你想把我的皮搓下来啊!”江水寒懒洋洋攀在木桶边沿上,享受着这难得的服侍。

    不知过了多久,木桶里面的水部有点凉了。

    江水寒挥挥手说道:“好啦,谢谢你,你辛苦一天了休息吧,我也该出来擦干身体了,再在木桶里面赖下去,我也会不好意思了……嗯,我是说,那样我就会感冒了。”

    “没有关系,让我服侍您出浴吧,反正小时候,我也早看过少爷的身体了!”奥黛丽的声音中透露出那一丝刻意的镇静,反而越发凸显她内心紧张。

    “奥黛丽……今天你是怎么了,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江水寒诧异的回过头亥,他不知道为何昔日那个害羞的小姑娘变得这么豪放洒脱。

    在下一个瞬间,江水寒感觉自己似乎被晴天霹雳打中,在他面前的奥黛丽,似乎也是刚刚出浴,发梢上面还有没有擦干的小水珠,她脸蛋红扑扑的,白里透红,身上只裹着一块短小的浴巾,上边刚好遮住了胸前那对娇嫩诱人的玉兔,下面则勉强垂过腿根,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中……江水寒敢跟任何人打赌,她那晶莹如玉的皮肤一定是比顶级的香脂、绸缎还要柔软润滑。

    “神啊,你这是诱惑我犯罪啊!”江水寒已经将手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却舍不得再下移半寸,遮住自己那正恣意欣赏无边秀色的贪婪目光。

    “奥黛丽,如果你不想我变成一只野兽的话,最好赶快离开!”江水寒的声音突然变得沙哑无比,彷佛困在沙漠中三天没有喝水一样。

    “少爷,您不是一直想得到我的身体吗……”奥黛丽有些畏惧他目光中的疯狂和贪婪,但是却勇敢挺起了柔软的胸膛,说道:“只要少爷答应我,无论多么艰难,您定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就愿意服侍少爷……”

    “奥黛丽……”江水寒彷佛读懂了她眼睛中的期待,从木桶中站起身,豪气干云的说道:“你放心好了,我可是天天早晨都能够一柱擎天的真正男子汉,今后的时光,我一定会让你性福!”

    “什么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奥黛丽目瞪口呆看着他因为受到刺激,已经高昂着头的充血,突然惊叫一声,朝外面逃去,她彷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自言自语道:“毛毛虫怎么会变成了大鼻子象了?这一定是幻觉……呜,如果那样……一定会痛死……少爷……还是不要了吧!”

    跟少女想像中温馨浪漫的爱恋场景,完全是两码事,江水寒像是一头发情的公象,赤条条从木桶中跳出来,追上了跌跌撞撞的逃跑少女,将她拦腰抱起,丢到自己床上,紧接着,他扑到了女孩身上,开始了对未知欢乐之旅的艰难探索……

    “奥黛丽,请相信我,我是如此爱你,我一直都不曾违拗你的意愿,因为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一起享受这人间欢乐的极致……”江水寒不愧看了几天的情爱笔记,口中的情话如同长河之水,滚滚不尽,滔滔不绝。( 九流术士 http://www.biqukuxs.com/8_8672/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