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宫六院的传说 > 第五章 亵渎
    “还没有。”

    云啸‘哦了一声,随后看了一下天色,道:“我有事,先走了。”望着云啸看起来有些瘦弱远去的背影,洛慧仙一愣,有点不可思议。

    她的魅力已无需证明,校园里的男生见到她都巴不得跟她多相处一会儿,极尽讨好之能事。而这个云啸倒是奇怪,见到她没有一点热情,相反的,还有那么一点冷淡。

    不过,洛慧仙也仅是愣了一下,并没有深究。

    过了音乐部,云啸才长长深呼了口气,紧张的心弦稍稍松弛了点。说实话,在心里,云啸也想多跟这个人如其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人多呆一会儿,哪怕不说话,多看一下也好。

    在小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爸爸是谁,同学邻居很有多人骂他是杂种,云啸有胆量冲到那个人面前,狠狠给他一个耳光,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才是杂种。那个时候的云啸倔强着,尽管心中没有多少底气。但是面对洛慧仙,他有一种发自肺腑的无力感。

    所以第一次见到洛慧仙,他落荒而逃,第二次,见到她,他发怵。也许是因为那令他生不起丝毫亵渎之心的容颜,也许是因为洛慧仙那璀璨得有如明珠的光茫……至于是什么,云啸说不清。

    云啸在太华酒店的工作,一个月中有五天假期,今天是假期的第三天。从学校出来后,云啸踩着脚踏车径自往云妈妈面摊子来了。

    在昏黄的路灯下,云啸远远就看到了云妈妈忙碌的身影了。

    “妈妈,我帮你。”云啸撩起衣袖便帮妈妈做事。

    “不用了,你回去看书吧。这里交给我来就成了。”

    云妈妈的面摊虽是刚开始做,但是由于她做的面又脆又香,价格公道,仅几天的时间,生意便得好。尤其是晚上的时候。

    面对络绎不绝的客人,云妈妈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这时又来了一位青年。他道:“来一碗卤面。”

    “好的,您稍等。”云妈妈也没空跟云啸说,连忙拿料切菜……

    而云啸则在一边收盘子,收钱。待云妈妈面煮好后,忙端给客人。到最后,云妈妈也只是随他了,她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

    如此这般忙活了三个小时,到十点的时候,街上冷清了许多,难见人迹,面摊子也没有了客人。云啸母子两人才得空休息一会儿。

    “小啸,你晚上吃饭了没有啊?”

    云啸憨厚地摸了摸肚子,笑道:“还没有呢?”

    “那一定饿坏了吧。”云妈妈慈爱地看了云啸一眼,道:“那妈妈给你下碗面条吃。”

    “妈,现在街上那么冷,回去后你在下给我吃。我看现在没有人了,我们回去吧。”

    “也好。今天还剩下两条火腿,回去后,妈给我做火腿面。”就在这时,从对面的黑漆漆的小巷子中,跑出一位很漂亮的少女。少女跑出后,慌恐的眼神四处寻找着,待她见到正在收拾工具的云啸母子,眼睛一亮,跑了过来,手紧抓着云啸的肩膀,苦苦哀求地道:“大哥,有人追我,求求你帮帮我。”

    这时,云啸才看清那少女的模样。少女年约十七八岁,秀发披肩,眉如远山,一双眼睛大大的,清澈无比,有如两泓清潭,小巧的瑶鼻,嘴如樱桃,红润异常,一张柔和的鹅蛋脸滑如凝脂,吹弹可破,修长的身体上穿着一件亮晶晶的吊带短裙,露在外面的香肩跟手臂白花花,水嫩嫩的,包裹在短裙内的圆滚滚的,挺翘无比,短裙下,两截雪白修长,浑圆有致的曲线足以令一些腿控者为之销动。

    这么晚了,一个穿得这么暴露的女孩子被人追,里面涉及到的东西,稍微想一下,便能猜出七八分来了。云妈妈眉头一皱,道:“姑娘,我们帮不了你,派出所就在前面,你去吧。”

    少女如救命稻草似的紧抓着云啸的手,因为委屈的缘故,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道:“阿姨,没用的,他们那些人跟公安局是一伙的,大哥,你行行好,帮帮我吧。我不想回去,他们要逼我接客。”

    “她跑前面去了,快追。”一个很哄亮,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巷子里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少女如闻猛兽,娇弱的身体一阵轻颤,脸色更加的苍白,道:“彪哥追来了,大哥,你行行好,救救我吧。”如果不是云啸扶着,少女可能就跪下去了。

    云妈妈叹了口气道:“姑娘,不是我们不想救你啊,只是我们小老百姓,真的帮不了你。”云妈妈的冷淡,云啸有些听不下去了,道:“妈,我们……”

    云妈妈紧绷着脸,对云啸喝道:“没你的事。”说完对少女道:“小姑娘,乘他们没有追来,你快走吧,我们要收摊子了。”

    然而事与愿违,在云妈妈话声刚落,从对面的巷子中跑出来了三个的黑衣大汉。领头的是一位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剃着一个光头,身着一件黑色弹力背心,浑身的肌肉一块块凸起,充满了暴发力,两条手臂上各纹着一条黑蛇的大汉。

    光头见到少女,眼睛闪过一丝怒色,道:“苏晓清,你过来。”

    那叫苏晓清的女人听到光头的声音打了个寒颤,摇了摇头,求道:“彪哥,我求求你,你放我回家吧。”

    光头身后的一个瘦小汉子喝道:“你他妈的,你以为我们这里是旅店啊,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彪哥回头对那个手下喝道:“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话落,对苏晓清招了招手,嘴里半是恐吓,半是安慰道:“苏晓清,你若现在跟我回去,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苏晓清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脸色一下子又白了下来,摇头道:“不,我不回去。彪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苏晓清一副梨花带雨,楚楚的可怜的样子,云啸恻隐之心顿起,插嘴地道:“既然人家不跟你们回去,你们何必强人所难呢?”

    “这里有你什么事了,你他妈的插什么嘴,欠揍是不?“光头大汉身后的一个打手恶狠狠地看了云啸一眼,大有动手打他的意思。

    云啸好歹也跟人干过几场架,多少有点眼力,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些人跟那些三流的街头混混不一样,从他们身上的彪悍气势看,这些人绝对都是放过血的。不管是别人给他们放过血还是他们放别人的血,这些人都比一般的混混难缠。以后妈妈还得在这里摆面摊,所以没有必要,他绝对不愿意跟这些人扯上一丁点的关系。

    “各位大哥,她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请你们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吧,这份恩情,我们感激不尽。”

    站在背后的云妈妈清楚地看见云啸将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的情景。不因屈辱而愤怒,进退取之有度,儿子,你骨子里流的到底是叶家的血啊!

    “你他妈的是谁啊,我凭什么给你面子啊?”彪哥吐了口痰,不屑地看着云啸。确实,他左瞧右看的,面前这个看样子还在读书的小青年没有一点让他刮目相看的资本。

    云啸呵呵一笑,挠了挠头,那张普通的脸还有点小红,稚嫩得如青苹果。

    “小杂种,滚开,老子没空跟你磨噌。”大汉后面的瘦脸手下,走了上来推开李强,径自走向苏晓清。

    “你说谁是杂种?”云妈妈站了出来,狠看着那大汉,眼里闪发着怒火。云啸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看过云妈妈发过火了。这时见她生气起来,那真是威风凛凛。

    另一个黑衣大汉见此,禁不住打趣:“老三,怎么了,给一个女人喝住就腿软了?还说什么是妇女杀手,我看你都是吹牛吧。”

    说实话,那大汉暗叫邪门,刚才他给那个女人定眼一看,心里竟有些害怕,一下子给那个女人的气场镇住了。

    这种感觉,他在彪哥,甚至是老板面前都没有感觉得到。惟一的一次,就是见到那个阮公子时。当然,他并不是怕阮公子这个人,而是畏惧他手中掌握的资源。说实话,若是单纯的较量,他一个人可以放倒三个那种纨绔子弟。

    而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不一样,那种盛气凛人的气势绝非阮公子那种凭着父辈资源在外面胡作非为的人可以比拟的。莫非这个女人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想此,他又打量了一下云妈妈,虽有容貌,不过已经老了,而且一双手长满了老茧,若是有地位的女人,怎么可能这样子呢?

    想想大汉都颇感好笑。这时听到同伴的打趣,心中更是恼羞成怒,喝道:“老子说的是他,管你什么事啊?”

    “他是我儿子。”

    那大汉哦了一声,哈哈笑道:“原来你是杂种的妈妈。”话刚落,就听‘啪’的一声,那黑衣大汉的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耳光。

    黑衣大汉在这条街道上横行霸道惯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动他一下。他轻抚着自己的脸,恶狠狠地看云妈妈,喝道:“你他妈,你这个臭女人的敢打我?”话落,大手抬了起来……( 三宫六院的传说 http://www.biqukuxs.com/8_8677/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