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懂了是吗,好。明天RU开晨会,我会宣布新的人事任命。”她深深的凝视我,清晰的字句从她的口中吐出来。我甚至能从她的瞳孔中能看见自己的身影。

    “行,我知道。没什么事我走了。”

    “你等等。”她把包和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来,看见照片已被删除。

    “不然你在这等等我,下班我们去吃饭。”她说。

    我困惑地看她,心说她不是有约了吗?还是跟什么部长的儿子。哼。

    “怎么啦?你不方便?”她突然转向了逆光的方向,让我看不清她的脸。

    “你确定你下班后有空?”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抬起眼说:“有约也推掉,先抚慰你的小情绪。”

    嘴比心更快的、乐开了怀~如果刚才还有什么阴霾,现在也一扫而空了。

    其实我心里清楚,如果公司不能按规矩办事,那么很多额外的麻烦就会找上来。我虽然心里不快,但绝不是针对子衿。作为一个领导者,她做的很对。

    在RU当副总的这半年,我每天都深感人在高处的责任重大。而我的能力又不足以承担这些责任,于是每天都在积郁着各种情绪压力……

    我知道子衿是清楚的,也明白我的苦处。她对我的关怀是细致入微深入于心的,我很感激她。

    “你忙你的吧,我吃过来的。你放心,我不会闹情绪,绝对服从你的安排。”我故意把音调放轻松,好让她明白。

    子衿一扬眉,刚想说话却被电话横□□来打断。我忙比划着让她接电话,然后我出去了的手势,她点点头。

    出了XX,我深吐出一口气,似吐出的是心中的块垒。

    第二天,子衿果然去了RU宣布了人事调整,我被降职处分。不过公司的核心部门运营部还是我主管。

    子衿是个大忙人,开了晨会就要赶回XX开会。我下去送她。

    她在停车场止住脚步对我说:“真的不往心里去?”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呀?”我哭丧着脸,心说我又不是小孩子,她这么紧张干嘛。

    “嗯。”她点头:“好好干。”

    “行啦,我知道。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斜目看她,才发现她穿了一件扣配腰链裙,特别的清雅高贵。我趁四下没人斗胆拢过她的腰,贴上去。她的发很好闻,脖颈修长。有人说,从一个女人的脖颈能看出她的保养程度。那么我的子衿显然在各个细枝末节都无懈可击。

    与她相识相爱已经两年,深知她的高傲和强势。她不喜欢向我表达“我爱你”,但会做出让你感动的事;当然,她更会把自己的弱势掩藏的很好,即使是亲□□人如我,也不那么容易探知。好在此人EQ比较高,不会让对方感到她强势得让你抬不起头,冷傲孤绝到难以近身。于是我才水深火热不知何时才能出人头地吧?

    她伸出一只手臂搭上我肩,在我耳旁说:“今晚去我那,嗯?”

    我听后像被龙卷风卷向了天空,脸火辣辣的烧疼。她看见后就笑,揉我耳垂:“你怎么还这么羞涩啊。”然后亲了我一口:“晚上见。”

    我挥着虚弱的胳膊:“晚上见。”

    结果我一天都心不在焉。

    下班时间一到,我就迫不及待往出跑。其实平时我在RU的形象还挺庄重的,虽然有个小实习生曾经没大没小的跟我说过:“副总你就算板起脸来的样子也是很和蔼可亲的。”我听后脸就垮了。

    跑到电梯发现隔壁的医疗器械公司在招人,最近一直是人来人往的,据说还是世界500强。我正想着,电梯门瞬时打开,刚进去想关门,就见一个人快步赶过来,我忙按开门键。

    那人进来之后,对我伸出手晃了晃:“HI~”

    我一看,睁大了眼:“是你?”

    “真巧呵。你手机拿到了吧?”

    “啊,拿到了。谢谢你。”这人就是那个捡到我手机的打篮球的美女。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遇到她。

    “你怎么?你在这工作?”我问。

    她笑笑:“我是来应聘兼职的,想课余时间赚些零用钱。”她谈吐落落大方,气质也是,而且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舒服,有亲和力。

    “这公司似乎不错。”

    “呵呵,是吧。不然我也不会过来。”

    我突然想到手机在她那里,她有没有查看图片?这个顾虑一直盘亘在我心底,只是刚才惊讶于与她的再次偶遇,现在这念头又冒出来,就显得特别的胆战心惊。

    我试探着问:“你捡到手机是怎么联系到,嗯,我朋友的?”

    她好像在回想:“因为不知道你的号,所以就回拨了你的通话记录。”

    “……”我没话说了,总不能直截了当的问她图片的事吧。

    于是,我打算放长线钓大鱼:“你认识何优洛吗?”这时电梯正好到一楼,我和她边走边聊。

    “不认识。”

    这点令我失望,本来我还企图通过优洛对她进行公关。不过我看这孩子干净磊落,就算看到什么也不会怎样吧?不过,一想到她看过子衿的身体,我整个人就像被霜打了的小白菜,都快结冰碴了。

    “我去对面坐车,你呢?”她问我。

    “我和你相反的方向。”

    “哦,那再见。”她再次晃了晃手,还挺帅气的。

    “啊等等,我想找个机会请你吃饭可以吗?”我又补充一句:“当作对你拾金不昧的报答,呵呵。”

    她想了想,说:“好啊。”嗯,这孩子真是爽快,我喜欢。

    “我叫黄彤,你呢?”

    “我叫梁笑然,微笑的笑。”( 跌进美女老板的爱情陷阱(二)——祝我幸福(GL) http://www.biqukuxs.com/8_8692/ 移动版阅读m.biqukuxs.com )